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67章 送你去見大祭司(二更八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亂子要來了.......”

    老嫗看著顧少傷遁破此界的痕跡,微微搖了搖頭。

    “娘娘.......”

    許久之后,才有一尊魁梧昂藏的巨漢來到部落之中,躬身拜倒在老嫗身前:

    “您怎么做如此打扮?”

    老嫗眼中的渾濁漸去,淡淡的瞥了一眼巨漢:

    “老身一向是如此打扮,你不記得了?”

    “咳咳!大概是俺記錯了.......”

    巨漢面色漲的通紅,拼命點頭。

    “你這憨貨。”

    老嫗瞪了巨漢一眼,擺手道:

    “自今日起,封界罷。”

    “娘娘,刑天大兄還未歸來,我們若是封界了,刑天大兄歷劫歸來,豈不是不再是巫族了?!”

    巨漢大驚失色。

    所謂封界,便是收束一界之中的所有時間線,平行世界,一切道蘊法理都將不再與外界等同。

    說是封界,簡直就好像將自己埋葬了一般。

    “你認為什么是巫?”

    老嫗輕嘆一口氣:

    “若說血脈,后土也不是巫了.......”

    族群又豈只是血脈,肉身?

    族群,是文明,是歷史,是信仰,是語言,是傳承,是認同感,是歸屬感.......血脈,只是最為微不足道的一環而已。

    若單論血脈,莫說是大羅,便是無數的后天修行者,也早已不是原本的血脈了。

    事實上,萬界諸天之中,一旦逆轉先天,便不認為自己還是原本的種族的,也大有人在。

    若自人族中歷劫歸來便是人,于人道中歷經萬萬劫的大天尊,豈非也是人族?

    若逆轉先天便非人族,顧少傷又豈是人族?

    “娘娘說的哪里話?孩兒這就下去安排,封界,必須封界.......”

    巨漢頭皮發麻,再不敢說話,忙不迭的退下。

    “巫,巫,巫......”

    巨漢退下以后,老嫗不禁有些黯然:

    “世間還有真正的巫嗎?”

    “娘娘還是放不下啊。”

    老嫗黯然間,傳來一聲輕嘆。

    輕嘆之聲好似自無盡遙遠的過去時空傳來,又好似就在眼前。

    老嫗抬眼看去,一人已自虛空之中踏出。

    見得來人,老嫗點點頭:

    “天道教主有心了。”

    “周青成道不乏巫族助力,雖不是巫族,總要念幾分香火情。”

    周青擺擺手,笑道:

    “再說,周某人最壞的打算,也只是與武祖論一論口舌,交手都不會,可當不起娘娘的謝意。”

    “不管怎樣,還是多謝了。”

    老嫗也笑了笑:

    “倒也沒有真要教主與武祖論一個高低。”

    “誰高誰低,我是不怎么在意的。”

    周青收斂笑意,道:

    “實不相瞞,我此來,除了此事之外,還有一事。”

    “天道教主有事,便直說吧。”

    老嫗好似并不意外。

    “十二位祖巫的烙印痕跡,也是時候還給娘娘了。”

    周青眸光一動,緩緩說道:

    “其實,早已用不著了。”

    “你......”

    老嫗眸光一凝,有了驚訝,帶些恍然:

    “真是后生可畏啊......”

    .......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虛無之中,顧少傷瞥了一眼收束諸多時空線,附屬大宇宙的祖巫紀元,搖頭失笑。

    他知曉,這是后土在向他表示,即便是兩界交匯,蒼茫重現,巫族也不會出世的意思,要他安心。

    當然,也可能是怕他后悔。

    后土或許有所隱瞞,卻并非故意示之以弱,而是如今的巫族,的確很弱。

    至少在如今的他面前,的確是孱弱。

    不過,顧少傷的確也沒有出手的意思,不說如今巫族與他沒有沖突恩怨。

    他畢竟也是做過盤古的人,也絕無掐滅巫族最后一支苗裔的念頭。

    當然,物極必反,若他真個要滅巫族,那位老嫗,可也不是真的老的動不得了。

    否則,巫族早已滅了。

    “不過,那位天道教主倒是有趣了。”

    顧少傷眸光微微一動,敢來插手他的事,那位天道教主,隱藏的可是有點深了。

    “看來此事之后,倒是要去見一見他了。”

    輕抖袖袍,顧少傷踏入了混元洪荒界之中,最后一處紀元。

    蒼之神魔紀元。

    ......

    蒼之紀元,是最初的混元洪荒界,也是如今混元洪荒界五之一。

    其中,生存著的,是真正的神魔種族,蒼族。

    蒼之紀元中,無盡的星辰天體,大千宇宙都是最為微不足道的陪襯,真正的中心,一方無垠大陸。

    這方大陸,便是蒼之紀元無數時空的匯聚,萬界交匯之地。

    大陸之上,是無盡洶涌肆孽的混沌之氣,任何不至先天的存在,踏入其中一步,便是生死危機。

    能夠于此方大陸上行走的,唯有先天神魔,以及混沌衍生的混沌兇獸,亦或是概念生物。

    蒼之大陸,兆億群山聳立之間,有一座座城池坐落其間。

    每一座城池皆是先天材質,于混沌肆孽之中屹立不倒。

    藍海城,便是靠近兆億群山邊緣的一座城池,內里聯通不知幾多小世界。

    城主,蒼藍海。

    啪嗒~

    虛空蕩漾間,顧少傷自藍海城長街之上出現。

    與無垠大陸之上的荒涼相比,藍海城中卻是“人”潮涌動,來往行人絡繹不絕,十分之熱鬧。

    不過,縱使長街之上行人極多,卻好似沒人能察覺到顧少傷的到來。

    “看來,真正的蒼族早已死的差不多了,才會學著吸納其他大千世界的天驕。”

    顧少傷淡淡一笑。

    他自然知曉這是為什么,蒼祖最初受到重創,混元洪荒界自發捕捉混沌海之中的大千宇宙,最終引來了一頭老龍。

    那老龍攜界前來,生生霸占了一方地域,聚萬千大千之力,成就了祖龍無限界。

    而蒼祖,那是正在與遠古八皇爭斗,無暇理會。

    等到他打退八皇之后,不但那老龍立了足,連祖巫紀元,仙道九天,九重魔淵也都出現了.......

    之后發生的戰斗,不必想也知曉是多么激烈。

    不過,最終,以蒼祖偃旗息鼓而告終,計都登上神魔紀元,卻被蒼祖打退。

    那一戰之后,蒼族才開始培養,吸納后裔。

    這一城的“人”,大多是蒼族點化而出的后裔。

    “閣下來自何方,遁虛破界來我蒼之大陸有何貴干?”

    片刻之后,藍海城中泛起一抹神光。

    一尊著藍衣,高達九丈,容姿俊美的女子,自穹天之中現身。

    “蒼藍海,蒼族后裔之中誕生的絕世天驕,于某方大界修行不過一混沌便逆反先天,真正成為蒼族.......”

    顧少傷看了一眼那女子,淡淡說道。

    蒼之一族,誕生便是先天神魔,而其后裔,多半也是神魔級數,比之天人族還要強的多。

    “你倒是很清楚。”

    蒼藍海立于穹天之中,神色平靜:

    “仙秦與九重魔淵此時正在上蒼之地血戰,那么,你應當是仙道九天,亦或者是祖巫紀元之人了?”

    “肆無忌憚的打量了這么久,才被我發現,當不是無名之輩了!”

    蒼藍海慢悠悠的說到最后,才驟然暴起,一掌劈下如天塌,就要將顧少傷斃殺,甚至絲毫不在意滿城蒼之后裔!

    “看來,那些老家伙死的差不多了,我絲毫不掩飾自己,這么久,也只有你一個人前來送死。”

    顧少傷神色恬靜,淡淡說了一句。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似乎都不足以被來往行人所聽到,但在他吐露出第一字之時。

    那穹天之上的蒼藍海已然神色震怖,面色驚恐到了極致。

    顧少傷一句話都未說完,整個人已然化作最為渺小的粒子,消散在虛空之中。

    而到了“死”字出口,無垠時空之中,便有一道道如鬼神哭嚎,仙神嗚咽一般的哀嚎之聲響起。

    一時間,蒼之大陸之上流溢的無盡混沌之氣都凝滯了。

    只是剎那整個藍海城也于無聲無息之間消失在茫茫虛空之中!

    隨即,只見一道莫可名狀的漣漪以藍海城為中心擴散開來,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圓,頃刻之間已然蔓延出兆億無窮大地!

    所過之處,天地失其色,草木失其生機,無盡大地之上的兆億神山都為之土崩瓦解!

    甚至于,那無垠大陸所聯通的無數時空,無量量諸天之中,也皆是天驚地動,虛空坍塌,群星隕落如雨!

    嗚嗚哇哇~~~

    漸漸的,混沌為之震蕩,散發出如哭如泣的哀嚎之聲。

    霎時間,時空自藍海城為中心開始扭曲,兆億無量量疆域之下蘊含的一處處時空為之坍塌破碎,重重維度都在此刻為之卷縮!

    一言未落,天地已然為之翻轉,掀起了足以破滅一方無限界的大劫!

    什么口含天憲,言出法隨,都遠遠不足以形容此刻所發生的一切!

    只是一個字,聞之皆死!

    “來者是誰?!”

    “敵襲!蒼藍海已然隕落了!敵襲,敵襲!”

    “發生了什么?是誰?敵人是誰?!”

    天驚地動一般的恐怖漣漪擴散在無窮天地之間,頓時便驚動了蒼之大陸之中的無數先天神魔。

    轟!

    轟~~~

    一道道強橫的神光沖天而起,自四面八方,宛如億萬條狂龍肆孽咆哮著,向著一切毀滅的源頭,藍海城橫擊而去!

    “被大祭司所在意的蒼族,原來如此孱弱嗎?”

    虛空之中,看著自四面八方滾滾而來的神通洪流,顧少傷輕嘆一聲,不但沒有一絲驚訝,還有些失望。

    這蒼族,弱的有點不可思議。

    比之仙道九天,還要不如。

    啪嗒~

    顧少傷輕輕一彈指,天地便為之大變!

    這一刻,好似天地間一切有形無形之物都被剝離了一切外相,自最為本源的粒子層面顯現出了本質。

    而在顧少傷一彈指間,那構成法理道蘊,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的粒子都開始運動,轉變,繼而發生出無可計數堪比宇宙大爆炸一般的波動!

    一彈指而已,所有對他出手的先天神魔,已然全都爆碎開來!

    甚至于,連哀嚎之聲都未曾留下一句。

    對于此時的顧少傷而言,任何混元之下的存在,都無法承載他的一擊,哪怕是合力。

    “蒼茫人族?!”

    顧少傷彈指之間,那兆億仙山拱衛,一座處于虛實之間,一座好似天柱一般的神山陡然間為之浮現!

    一聲低語間,那擴散在無垠虛空之中莫可名狀的波動,便為之平復下來。

    那好似徹底被剝離了外相的天地,也再度恢復了其顏色。

    “蒼祖?”

    顧少傷抬眉看去,之間那虛實之間,次元與時空夾層,無窮法理交匯之間,一座巍峨神山拔地超天!

    那神山矗地通天,似擎天白玉柱,如架海紫金梁。

    普一出現,便平定了足以毀滅天地的風波雛形。

    不過,出現在顧少傷眼中的,卻不是那一座神山,而是那神山之上,被一桿長槍釘在山巔,披頭散發的人形存在。

    一滴滴鮮血自那人形存在的胸膛流淌而下,染紅了那矗地通天的神山,并經由神山流淌在無數次元時空,大千宇宙之中。

    在無量量宇宙之中,衍生出無窮大級數的后裔。

    無極一滴血,已然足以讓大羅化道失我,宇宙歸墟寂滅,其蘊含的威能,足以在根源上徹底的改造任何一方達不到無限界的多元宇宙!

    而無數年中,被蒼祖之血影響的,可遠遠不是一方宇宙,留下的后裔,也是超乎想象的多!

    以顧少傷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其中潛修的高手,還要超出蒼之大陸。

    “又是你。”

    被釘在山巔的蒼族微微抬起頭,披散的長發之下,兩道森冷漠然,帶著無窮厭棄之意的眸光落在顧少傷身上:

    “原來,你果真是奔著本座而來。”

    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顧少傷了,正確來說,已然是第三次了。

    “兵戈之道......”

    顧少傷神色漠然,眸光中泛著一抹森寒。

    看到蒼祖的剎那,他心中便浮現出了大祭司,給大祭司留下不可治愈道傷的,便是這尊蒼祖。

    而以兵戈之道將其釘在山壁上的,自然也是大祭司。

    可惜,兵戈之道外顯,卻并非貫穿其道源本質,看起來可怖,實則遠遠不如他曾經留給大祭司的道傷更嚴重。

    赤紅山巔之上,蒼祖神色冷酷無比,眸光中更好似有無盡冰寒流溢而出:

    “你讓本座想起了乾蒼梧......”

    “正巧,我也想起了大祭司......”

    顧少傷輕彈袖袍,平靜說出心中最決絕的殺意:

    “你不必急,今日我便送你去見大祭司!”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浙江11选5奖励 海南4+1玩法介绍 四川金7乐奖金设置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捕鱼大师安卓版现金版 二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天涯论坛股票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西游之大圣捕鱼 闲来安徽麻将4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前一遗漏 德甲主客场积分榜 重庆麻将规则公式 香港图库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