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68章 老家伙,時代變了(四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蒼之大陸上罡風呼嘯,氣流激蕩。

    看著釘在蒼祖胸口之上的兵戈長槍,顧少傷面色泛起一絲幽冷。

    那一桿兵戈長槍乃是大祭司乾蒼梧的兵戈大道所化,無堅不摧,縱使無極巨擘的肉身都能夠貫穿。

    不過,縱使是這一桿兵戈長槍,都沒有能貫穿蒼祖大道,否則,便不會外顯了。

    亦或者,是在這無數年中,蒼祖將貫穿其肉身的兵戈道蘊生生的逼了出來。

    由此可見,這蒼祖,的確是比之全盛之時的大祭司要強上一籌,便是那尊妖之太一,也比他不過。

    “哈哈哈!”

    神山之上長笑震天,無盡時空隆隆而動,蒼祖那一頭披散的頭發飛揚而起,顯現出其下好似刀削一般冷酷面容:

    “你要殺我?那可是太巧了,太巧了!同樣的話,我聽過很多次了......”

    蒼祖大笑!

    自他被羲所傷,遁逃無盡時空亂流之中直到如今,他早已習慣了太初人族的追殺。

    算上此次,是幾次了?

    咔嚓!

    大笑間,蒼祖手掌前伸,五指開合間發出兵戈碰撞之音。

    在顧少傷的注視之下,握住了直插在胸膛之上的兵戈長槍。

    猛然一拔!

    噗嗤!

    血流宛如瀑布一般倒流而出,將內里殘存的所有兵戈道蘊全都擠壓了出來。

    無盡山峰登時被血雨所籠罩!

    嗤嗤嗤~

    隱隱可見,那噴薄宛如道道天河垂流的血雨之中,道道極致鋒銳的光芒閃爍,割裂時空維度,一切有形無形之物。

    蒼祖森然一笑,便有一道無比可怖的氣息擴散在無垠虛空深處。

    霎時間,整個蒼之大陸,連同其下的無窮時空大界都猛然間為之一沉,好似承載不住這一道可怖的氣息。

    那蒼之大陸所收束的無窮大界,更是好似狂風席卷之下的稻草一般,拋飛不定。

    “這是,那個老怪物?那武祖,竟然找上了那老怪物嗎?”

    南極天大殿,南極神色一動,眸光頓時一凝。

    混元洪荒界五方紀元之中,算上被扒皮拆骨,化作仙秦黑龍旗,始皇劍,護國龍神的祖龍,共有六尊無極巨擘。

    其中最為深不可測的,不是祖龍,也不是后土,而是這尊被釘在神山之巔的老怪物。

    他曾親眼見到這個老怪物單臂擊退計都大魔神。

    更曾在無盡時空長河之中,看到過他擊殺數尊大敵的畫面。

    這是混元洪荒界之中最讓他忌憚的存在。

    “蒼之紀元.......武祖要獨霸太初,總歸是要與這老怪物見個高低的。”

    祖巫紀元之中,后土神色平靜,倒是并不意外。

    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督促諸多后輩收束祖巫紀元。

    “又是無極大戰!”

    “仙道紀元,祖巫紀元,神魔紀元.......那武祖竟是一個個找上門去,他要干什么?”

    “干什么一目了然,那武祖,瞧上混元洪荒界了!”

    上蒼戰場之中,正自與仙秦軍團交鋒的諸多魔神都被這一道氣息驚動了。

    微微感應,便感覺到一尊無可形容的偉岸存在于蒼之紀元之中漸漸復蘇過來。

    .........

    蒼之紀元,時空震蕩,天地反覆。

    神山之巔,蒼祖拔出兵戈長槍,凌空而站:

    “太初人族,十大混元,本座已然殺過九個........”

    看著掌間漸漸破碎的兵戈長槍,蒼祖長發翻飛如魔神,面色漠然而冷酷:

    “加上你,也正好湊一個整!”

    蒼祖心中殺意激蕩,面前這尊太初人族,體量大的不可形容,甚至還要超越曾經的遠古八皇!

    若不阻其路,將來只怕再難制。

    “廢話太多了。”

    顧少傷負手立于無盡罡風之中,直到蒼祖拔出兵戈長槍之后,才開聲打斷了他的話:

    “說完了,便去死吧。”

    他知曉,能讓遠古八皇連同大祭司都栽在手上的人物絕非是弱者,但是,

    我更強!

    話音吐露的剎那,顧少傷一步踏前,將無垠大地之上的兆億神山統統踏碎成為最為渺小的粒子。

    抬臂出拳,便直接貫穿了寸寸虛空之下的無窮時空,諸多維度!

    讓那無所不在的時空長河,為之斷流!

    一切過去未來,一切概念變量,一位維度時空,統統在這一拳之下!

    以看似不急不緩,實則遠遠超越一切時空限制,念頭極限的速度,橫擊蒼祖而去!

    轟隆隆!

    頃刻之間,蒼之大陸之中的穹天為之破滅,滾滾漣漪擴散無盡,好似一道道無窮大的同心圓,覆蓋了十方無盡,一切存在!

    毀滅!

    毀滅!

    這一刻,混元洪荒界,幾方紀元,諸多先天神魔,大羅存在,全都為之側目。

    全都感受到了這一道不加掩飾的意志。

    這一拳,拋卻一切外顯外相,一切異象道蘊,純粹到一個讓人心驚的地步。

    此來,只為毀滅而來。

    擋我者,死!

    一時間,上蒼之上的戰場之中,仙秦兵鋒都不由微微一滯,無盡鐵血之意都稍稍黯淡了一瞬,被其奪去光華:

    “帝師大人!”

    “大帝?!”

    甲胄好似被血浸泡千萬年,整個人好似都被染成了紅色的段德忍不住撮了撮牙花子。

    遙隔不知幾多時空,幾多歲月,段德都感覺心頭發寒,好似心靈之光都快要被湮滅了一般。

    簡直難以想象,直面此拳的人,承受著何其巨大的壓力!

    “這人族......”

    一道道足以撕天裂地的罡風吹拂之中,蒼祖瞳孔深處泛起大浪。

    一個成道還在乾蒼梧之后的小輩,居然能夠達到這般程度?!

    “混沌!!!”

    一驚之后,蒼祖揚天長嘯,震破無窮時空。

    時空在此刻為之扭曲,無盡的混沌暗流彼此糾纏著,宛如一道道狂龍般奔騰起來!

    嗡嗡嗡~~~

    地覆天翻一般的蒼之大陸在此刻都為之震動起來,道道神光自虛無之中誕生,混沌之中映照,彼此交織間,勾勒出一尊莫可形容的偉岸人相!

    “那老怪物竟然如此之強?!”

    “混沌蒼茫,萬物不生,寂滅無物,混蒙枯寂!這老東西,證的是混沌之道?不對,不可能是混沌大道。”

    “蒼之紀元,竟是他的內天地?不,不對,他是要將整個混元洪荒界都納入他的體內!”

    時空震動之間,混元洪荒界之中頓時喧嘩起來。

    即便是交戰之中的計都大魔神,都忍不住眺望而去。

    只見,那無盡混沌光華勾勒之間,一尊無可形容的巨大神人于混沌之中起身,手臂舒展之間,便好似橫斷無盡時空長河的堤壩一般!

    大的不可思議!

    竟好似混沌為道,欲要將混元洪荒界化為其身!

    “混元洪荒界.......”

    至高天庭之中,一道眸光垂落,便看到那一尊好似橫斷時空長河的偉岸人相:

    “天地混沌無一物,混沌為無,倒是個不錯的念頭,可惜,無中生有難,有化為無又如何容易?”

    啪~

    皇極凌霄殿之中,中年人丟落指尖的魚餌,面上泛起一絲笑意:

    “劫將至,又如何?”

    大天尊眸光偏移,至高天庭之外,一輪明月湛湛生輝,昆侖界堵在天庭大門之外。

    無數神將神色凝重,如臨大敵。

    昆侖界大殿之中,西王母高踞寶座之上,縱使察覺到無盡混沌海之中的波動,面色仍舊平靜無波。

    清冷的眸光之中,唯有那一座皇極凌霄殿,以及其內坦然而坐的中年人:

    “姓張的........”

    混元洪荒界震動之時,無盡混沌海各處,皆有一道道意志騰起。

    無盡海浩瀚無垠,時空長河無邊無際,但此時所站起的那一尊神魔,卻好似無所不在一般,映徹在任何時空,任何維度,任何大界之外。

    但有所覺,便可見之!

    仙道九天,南極天之上,那懸掛于穹天至高處,揮灑無窮光芒的太陽星中,一道眸光閃過:

    “只盼你,不要后悔吧.......”

    呼!

    一朝現出本相,蒼祖深吸一口氣。

    蒼之大陸之下,無窮時空,億萬萬無量大千世界便悉數為之搖曳,并于一瞬之間,被其吞入口中!

    然后,于顧少傷拳印橫擊而來的剎那,他也五指垂下,捏出一個蒼涼古老的手印。

    一擊而已,便匯聚了整個蒼之無限大陸,乃至于冥冥之中那好似無所不在的道蘊。

    以橫推古今未來,一切次元,一切時空的霸絕姿態,向著顧少傷。

    橫擊而去!

    “蒼.......”

    顧少傷眸光一動,迎擊而去!

    轟!

    一道道意志注視之間,驚天碰撞爆發了!

    無邊可怖的戰斗漣漪自無垠大陸之上擴散開來,沿著一道道不可見的軌跡,蔓延向無窮時間線,無數大千世界之中!

    余波蕩漾間,便于無垠混沌海之上,更是蕩起一道又一道足以淹沒兆億大世界的巨浪!

    不同于與南極交手之時,此時的顧少傷全力出手,恐怖的不可思議。

    彈指間,時空坍塌,拳落時,維度卷縮,次元坍塌,宇宙大爆炸!

    縱使混元洪荒界五方紀元早已被無極大能彼此截斷,此刻也都被一道道漣漪覆蓋。

    所過之處,無數星辰天體隕落如雨。

    一時間,縱使正自交戰的計都大魔神與仙秦始皇帝,都不由停手剎那,隔絕余波蔓延。

    轟!

    轟隆!

    這兆億分之一剎那的光陰,在此刻被極度拉伸開來,好似成為了永恒一般。

    縱使混沌海之中掀起一道道恐怖巨浪,時空長河為之截流,千百萬大世界的命運都在兩人交手之間被改變了。

    說是一擊,實則兩人已然在無窮可能,無數時空線之中碰撞了無數次。

    但,兩人之交手,也只是這一剎那!

    蔓延無窮時間線,無數次碰撞,也只是一剎那而已!

    也正是因為交手的這一剎那被截取出來,才可不至于醞釀出一場席卷混沌海的滔天大劫。

    “羲之一擊而已,便讓你蹉跎了如此漫長的歲月嗎.......”

    那好似永恒的剎那光陰之中,一擊無功,顧少傷卻反而嘆了口氣:

    “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弱啊!”

    太初之初,蒼祖能與羲爭鋒無數歲月,當然不是對手,可是,羲那一擊,便讓其蹉跎了無數歲月。

    遠古八皇與大祭司乾蒼梧的追擊固然沒有將其擊殺,但卻將他的腳步死死拖住。

    以至于,如今的蒼祖,比之曾經,沒有一絲進步。

    “弱?!”

    罡風激蕩之中,蒼祖面容沉了下去,無窮時空維度,一切有形無形之物都好似凍結了一般。

    自他誕生至今,無數歲月之中,他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被冠上這個字眼。

    他是什么人?

    生而先天神魔,雄霸太初無數歲月的巨擘,縱使那因太初人族氣運跌落低谷,秉承整個太初人族氣運而生的羲,在很漫長的歲月之中,都被他壓在下風。

    他何時被人如此小視過?

    一凝之后,便是足以燃起諸天萬界,一切紀元時空的無窮怒火噴薄而出:

    “豎子焉敢欺我!!!”

    轟隆!

    無盡煊赫的戰意熊熊燃燒十方無垠,蒼祖再度出手,捏動維度,把握時空,覆壓十方無極。

    這一擊打出,蒼祖周身神光大炙,無窮無盡的時空大界在其體內為之破滅為空。。

    伴隨著他一掌壓下,一同爆發出來!

    “抱歉,刺痛你了。”

    永恒的剎那光陰之中,顧少傷踱步而行,說著抱歉,面色卻沒有一絲變化。

    只在蒼祖再度出手之后,才一踏,而出:

    “你不錯,只是,不如我而已。”

    一聲輕嘆之間,顧少傷已然再度出手,仍然是五指輕捏,便泯滅了一切沸騰的時空混沌。

    隨即再度一拳打出!

    嗡~

    拳印打出剎那,時空凝滯!

    這一永恒的剎那間,寰宇失其聲,大千失其色,一切都好似不存在了。

    “這怎么可能?!”

    拳印落下,蒼祖只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怒吼,就被顧少傷一拳打爆在剎那之間!

    足以震破大千寰宇的怒吼聲中,蒼祖被打爆的身軀再度浮現:

    “你明明還沒有走到那一步,怎么會.......”

    蒼祖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一擊之中,兩人碰撞何止兆億次,他看的清楚,這尊太初人族雖然體量甚至還要超越他,但是卻沒有走到最后一步。

    還不如超脫之前的羲!

    但之前那一拳之中,卻蘊含著讓他都不能夠抵擋的恐怖意味,那是超脫的氣息!

    “你想知道?”

    顧少傷神色從容,眸光冷冽無比。

    太易之前,大羅絕巔即可超脫,太易之末直至如今,無極都難以超脫。

    這個變化,自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潛移默化。

    蒼祖自然睡得自然不算久,可惜,誰讓某個人推動了太初的車輪,生生加快了這個過程。

    顧少傷已然能感覺到,隨著紀元演變,大道轉動下,大變將至。

    “無他......”

    一嘆間,顧少傷再度一拳平平打出:

    “老家伙,時代變了啊!”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河北福彩彩票恢复时间 金7乐中奖结果查询 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网赚手机 七个数学家禁止入赌场 甘肃11选5任选5中3 在网上可以赚钱的软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浙冮体彩6十1历史数据 新大洲a股票最新消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 2020年买马12生肖号码图 江苏11选五玩法奖金 中国股票指数根据什么来涨跌的 湖南快乐十分任选5遗漏 德国甲级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