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70章 道不同!(四千字第一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道兄竟也知曉無龍心法?!”

    周青面色一變,笑意頓時收斂。

    這無龍心法乃是他自一處不可言說之地所得,除此之外,過去未來,無盡時空長河之中都不會有。

    便是他也是機緣巧合才得到。

    這武祖雖然強橫無敵,但到底未曾踏出最后一步,竟能自大道之中捕捉到無龍心法的痕跡?

    “知曉一部分。”

    顧少傷微微頷首。

    無龍心法,早在無盡歲月之前他便得道一縷信息,當然,當時所得,只是人龍拳法。

    在當時,他修為尚未大成,略微推演一二,只得到養龍心法,造龍心法,圣龍心法,對他之道雖然有些用處,卻也沒有太過了不起。

    唯有他之后推演而出,名為無龍心法的殘片,才讓他都有些驚訝。

    那無龍心法,內蘊含著文明,紀元,一切道,一切法,并非是簡單的神通秘法,更似是一尊無敵巨頭的道。

    不過,他隱隱能察覺,若是推演出完整的無龍心法,將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是以當時他并未繼續推演。

    “道兄境界高遠,超脫不遠。”

    周青不由贊嘆。

    能夠窺視到被大道遮掩的太始紀,縱使尚未超脫,只怕也不遠了。

    “超脫?”

    顧少傷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轉過話題,道:“教主身上的隱秘不少,顧某心中極為感興趣,不知可否解惑?”

    他與周青初次見面,尚且是在西游大宇宙,那時兩人分明是初見,但周青卻好似對他頗為熟悉。

    那時顧少傷心中便有了一絲猜測,直到此時,他心中才有些了然。

    周青,應當便是與王超一同前去太始紀的幾人之一了。

    “道兄心中或許已然知曉了。不錯,我的確去過太始紀,和幾位道友一同前去的。”

    周青平靜道:

    “太始紀對于諸多混元,乃至于大羅來說,都算不上什么秘密,正如太易紀之時,便有大能窺視乃至于涉足太初紀一般,只不過,一紀與一紀之間,皆有大道的遮掩,莫說大羅,便是混元都難以涉足。無極前去,都不是簡單之事。”

    “確實如此。”

    顧少傷微微點頭。

    大羅者已然超脫原本宇宙之藩籬,宇宙滅而我不滅,一切時空種種皆不再是束縛,時空的定義都不再相同。

    對于大羅以及其上的存在而言,自身所處才是現在,去往過去,現在就是過去,過去就是現在,未曾涉足的才是未來。

    回溯過去,窺視未來不過是基本操作而已。

    然五方紀元事關大道之演變,便是超脫者想要插手,都會遭受到壓制,甚至大道都會降劫。

    知曉太始紀,不代表有資格前去。

    就如大道青牛曾分身入蒼茫大陸,除了留下一滴血以及一張牛皮之外,什么波浪都沒有掀起。

    太始紀,自然也不是誰想去便能去。

    “萬界諸天之中,諸位無極巨擘,窺視太始紀,乃至于嘗試前去的不是少數,登臨太始的,也不是現在的我,而是未來的我。”

    周青眸光中泛起一絲回憶:

    “太始紀,有形而無質,一切概念與太易,太初都有不同之處,我視之為未來,其中的生靈也視我為未來.......”

    周青并未有所隱瞞,洋洋灑灑的將自己所知的一切系數說出。

    “其道尚未大成,已然能一招擊敗六尊無極聯手?”

    顧少傷眸光一凝,這一點,他此時也未必做得到。

    他自忖,也只有斬去神皇不二刀,方才有此把握。

    看來,太始紀,果然拔高了超脫的門檻。

    無極之上,太之下,出現了更高的境界。

    “不錯!”

    周青眸光晦澀難明,帶著一絲不可思議:

    “我等六人踏入太始,因大道之壓制,不得不接觸太始紀的修行,以此而重回無極,不想,六人聯手,被其一招所敗.......”

    無盡無限多元宇宙何其之浩瀚,每一剎那誕生的多元宇宙都是一個常人想象不到的數字。

    大羅者,遠比宇宙要稀少太多了。

    一方完整的多元宇宙,自誕生到終結,生靈何止京兆?幾多天驕,幾多人杰,卻未必有一人能成大羅。

    更在其上的混元,更是奇跡中的奇跡,神話之中的神話。

    遑論無極?

    六尊無極為人一招而敗,對于無極心境之沖擊,可想而知。

    “一招擊敗六尊無極,若我再進一步,或此時的大天尊,應當是可以做到的.......”

    “只不過,若如我所料,那六人是王超,周青這樣級數的無極......”

    顧少傷想了想,心中也有些感嘆。

    “無龍心法,便是其道之所在。”

    周青緩緩吐出一口長氣,平復心境:

    “讓道兄見笑了。”

    “談何見笑?”

    顧少傷擺擺手,易地而處,他若是周青,也未必能坦然接受。

    混元為道,道為心,神,意,道路,一切法理,一切修行之總結,道為人碾壓,所帶來的沖擊,可想而知。

    絕非是心性修為不夠。

    “未來無定數,你們所去的也未必是真的太始紀。”

    顧少傷看了一眼周青,道:

    “那或許,只是大道想讓你們看到,經歷的。”

    無極者,洞徹真幻虛無,某種意義上除卻彼此已然是全知全能,但也未必不可蒙蔽。

    “或許吧。”

    周青嘆了口氣:

    “我思故我在,大道可以蒙蔽我之感知,卻不可能扭曲我的記憶。”

    “教主此番尋我,便是要與我談一談太始紀?”

    顧少傷轉過話題,道:

    “亦或者,是要邀請我前去太始紀?”

    “道兄所言不差,周某此番前來,的確是想要邀請道兄前去太始!”

    周青點點頭,沒有隱瞞:

    “太始紀一行,我得之不少,失之更多,道兄為諸天斗戰第一,大天尊之下幾無敵手,若你我同去,或可改觀。”

    “教主所說的那位,顧某人也想見一見,只不過,卻不是現在,也不會主動去尋他。”

    顧少傷神色平靜。

    去太始紀做什么?

    是要扼殺可能存在的威脅?

    還是提前見證拔高之后的超脫上限?

    還是要攥取未來那位的機緣功果?

    這對于此時的他來說,毫無意義,也太過無趣了。

    “道兄的意思是?”

    周青微微一怔。

    “太易我見證,太初我經歷,太始也罷,太素,太極也好,總歸都是要一一見證的。”

    顧少傷輕撫諸天鏡,眸光垂流,淡淡道:

    “我立于巔峰之上,等他,以及未來那一位位冠古絕今的存在前來挑戰。”

    與其窺視巔峰,倒不如,自己先成為巔峰。

    俯瞰一切后來者,本就是古老者最為巨大的優勢。

    “道兄要見證五太?道兄難道不想超脫?”

    周青心頭一震,自顧少傷只言片語之中捕捉到了某些東西,這讓他悠然而生一種震怖感。

    自太易之前,到如今太初之初,諸天萬界之中強者層出不窮,但超脫的門檻,也越來越高。

    這也就意味著,大道越來越強大。

    太易之前,盤古以大羅絕巔之身可觸及超脫門檻,太易之末,鴻鈞道人以無極絕巔之身證道身隕。

    而一旦太初演變至鼎盛,無極絕巔甚至都不足以超脫了!

    縱使以周青的眼界,也很難想象到了太極之末,大道將會強橫到什么地步,超脫的門檻,又會高到什么地步。

    “超脫?超脫又有什么意義呢?”

    顧少傷笑了:

    “我之修行,為的不是超脫,而是突破自我極限!若大道之下,無極之上還有前進之路,超不超脫對我而言都毫無意義。”

    “超脫毫無意義......”

    周青眉頭聳動,最終化作一聲苦笑。

    他所見過的無極之中,沒有超脫之念的,怕是只有這尊武祖了。

    明明已經站在超脫門檻之前,卻能夠平靜的看著超脫門檻的拔高,這種心性,已然超越了絕大多數的無極巨擘了。

    “是啊,毫無意義。”

    顧少傷淡淡一笑,話也沒有說絕:

    “若有朝一日,大道之下,再無我前進之路,再說超脫吧。”

    超脫為的是什么?

    修行為的是什么?

    求道求道,求的難道是大道?

    并不是!

    至少對于顧少傷來說,并不是。

    他之修行,只為突破自我極限,日日有進步,今日勝昨天,明日勝今日。

    他所求的道,也不是大道。

    而是吾道!

    超脫門檻的拔高,對于他來說,簡直是再好沒有了。

    這相當于,給了他另外一個選擇。

    一個不超脫的選擇。

    “.......”

    周青無言以對,你以為超脫很容易?

    “如此,在下便告辭了。”

    既無言,周青也只有告辭了。

    混沌氣流繚繞之中的神山之巔,看著遠去不可見的周青,許久之后,顧少傷才微微搖頭:

    “道不同。”

    “道不同,道不同,走到最后,終究是道不同。”

    混沌虛無之中,羲輕嘆的聲音傳來:

    “不超脫,不超脫,好一個不超脫。”

    .......

    混元洪荒界之中,隨著顧少傷的一一拜訪,仙道九天舉界搬移,祖巫紀元封界不現世,九重魔淵遁逃,蒼之神魔紀元破滅。

    唯有仙秦紀元,在大戰之后漸漸一統混元洪荒界,以及原本屬于其他四方紀元的所有附屬多元宇宙,次元時空。

    除卻遁逃在混沌深處的寥寥一些魔神之外,仙秦已然再無敵手。

    而隨著時間的流轉,混元洪荒界與蒼茫大陸也漸行漸近,到了數萬年之后,兩界之中的先天神魔,已然可以遙遙可以看到另一界之中的景象。

    兩界交匯之日,已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這一日,遮天蔽日的黑龍戰艦來到蒼之紀元之外。

    呼呼呼~~~

    一艘艘黑龍戰艦劃破虛無,蕩起一道道混沌氣流,鐵血之意流溢諸天。

    黑龍王船之上,高冠博帶,面如冠玉的公子扶蘇微微躬身,遙隔無盡混沌高聲道:

    “弟子扶蘇,求見帝師!”

    隨著扶蘇拜倒,黑龍旗下,披甲執銳以守護的蒙恬也微微躬身拜倒:

    “弟子蒙恬,求見帝師!”

    隨即,一艘艘黑龍戰艦之中,皆有大將躬身高呼:

    “弟子陳慶之,求見帝師!”

    “弟子周星,求見帝師!”

    “弟子王通,求見帝師!”

    ......

    一道道震動法則大道而發出的浩蕩音波滾滾流蕩在蒼之神魔紀元之外。

    嗡嗡嗡~

    隨著音波震蕩,滾滾流溢之中的混沌陡然分開,一尊著黃衣的中年人踏步走出,來到仙秦軍團之前。

    “這仙秦......”

    看著彼此氣機相連,鐵血兵戈之意鋪天蓋地一般的黑龍戰艦群,中年人心中微微一驚:這氣勢之強大,比起造化仙王執掌的造化天庭還要強大無數倍了。

    “來者何人?”

    黑龍旗下,蒙恬心中一動,開聲詢問。

    “我是主人座下人皇筆。”

    人皇筆收斂神情,拱手道:

    “主人不見你們,只有一句話要告誡你們。”

    “人皇筆?”

    蒙恬眸光一動,才看出面前這尊高手,本相赫然是一支矗地通天的巨大神筆。

    “原來是帝師大人的先天靈寶?”

    扶蘇上前一步,微微躬身道:

    “不知帝師有何旨意傳下。”

    “主人說,兩界合一之后,不必要的殺伐,能省便省了吧。”

    人皇筆輕咳一聲,模仿某人的口吻道:

    “除此之外,一切爾等自決。”

    “我等謹遵帝師旨意,必不會殺伐過重。”

    扶蘇與蒙恬等人對視一眼,皆是微微松了口氣。

    “恩。”

    人皇筆拿捏態度,點點頭,便要回去。

    “等等,等等!!”

    就在這時,某一艘黑龍船之中,一聲大喝之聲響徹混沌,叫住了人皇筆。

    “段兄,你想干什么?!”

    “段德不可沖撞帝師!”

    “大膽!還不速速停下!”

    扶蘇等人面色一變,就看到一道身影自黑龍戰艦群之中一躍而起,向著人皇筆追去。

    蒙恬更是勃然大怒,一步踏出,長劍斬天,就要攔住段德。

    “咦?”

    人皇筆也有些訝然,正要出手。

    就看到來人扯著嗓子凄厲大喊起來:

    “大帝,大帝我知錯了,你就讓我回去吧!我以后再也不盜.......”

    混沌繚繞的神山之巔,顧少傷眼皮微微一顫。

    一指彈出,將某個鬼哭狼嚎的胖子一指彈飛到無盡虛無之中。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北京快乐8几号开市 麻将多少张 重庆快乐十分属于福利彩票吗 捕鱼平台注册送分活动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 黑龙江体彩61走势图 互联网怎么可以赚钱 股票114在线配资查询网站 安徽快3开奖软件 短线炒股平台 大地棋牌客户服务中心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小说 南京期货配资网 今天河南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