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73章 媧皇留下的痕跡(四千字第二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蒼茫九十九天,人皇天。

    “兩界交匯已然近在咫尺了.......”

    看著那遮天蔽日,覆蓋了整個人皇天的陰影,圣輝王俊美無雙面容上泛起一絲憂慮。

    隨著兩界交匯之日越來越近,劫運彌漫之下,她能感覺到,整個人皇天,乃至于整個蒼茫大陸,都開始躁動起來。

    大劫降臨之日,就是兩界交匯之日了。

    “劫數到了,這一次,或許會比中古,遠古,神話,混沌,鴻蒙等紀元所發生的劫數還要更可怖。”

    圣劍王面色凝重:

    “而此時,大祭司未歸,人皇閉關,祖廟也數萬年未曾開啟過了........”

    “你我都能感受到劫運匯聚,遑論大祭司與人皇?此時不出來,或許時機未到吧。”

    圣輝王嘆了口氣,說起最近發生的奇怪事:

    “說來,那位來自外界的元皇,不知以什么手段,很是召集了一批我等關注的老古董.......”

    “關于那位元皇,我等不要管。”

    圣劍王神情微妙:

    “這是人皇陛下閉關之前下的命令.......前些日子,人皇陛下的親信,那位苗先生,已經下了人皇天了。”

    “人皇陛下?”

    圣輝王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自萬族俯首共拜人皇天之后,人族已然徹底取代了妖族的霸主之位,想要鎮壓一些歷劫歸來的老古董自然不是辦不到。

    只不過,人皇似乎別有想法而已。

    圣劍王看向人皇天,恍惚間好似又看到了那尊白衣如雪的人皇負手而立:

    “劫需人祭,他們不但不能死,還要活得好好的。”

    “只怕還不夠啊。”

    想起人皇最后一句淡淡的嘆息聲,圣劍王背脊有些發涼。

    ........

    呼呼呼~

    無垠混沌海深處,氣流漫卷千萬界,巨浪拍擊重重天。

    顧少傷漫步其中,不急不緩。

    某一刻,顧少傷停下腳步,眸光垂流而下,映徹出蒼茫輪廓:

    “快開始了,我也需快一些了。”

    微微自語一句,顧少傷手掌抬起,一輪白色光團在他掌間冉冉升起。

    那白光看似純粹至極,實則內里蘊含著好似無窮無盡的道蘊,意志。

    若說一方多元宇宙自誕生到終結,其內一切有情無情存在多產生過的念頭一共為一,這一小小一輪光球之中的繁復道蘊,便已然遠超恒河沙。

    而這輪光球,還只是顧少傷在主神殿之中那一枚大光球上撕扯下來的。

    比之那大光球本身,只是最為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就好似一個人畢生所產生的念頭之中其一。

    “源......”

    顧少傷眸光微微一動,這一輪光球對于主神殿自然微不足道,但對于他來說,卻是一枚鑰匙。

    一枚徹底打開主神殿大門的鑰匙。

    主神殿作為一個橫跨萬界諸天,諸多維度,無數時空的巨無霸勢力,其能存在萬萬劫,便可說明其強橫。

    縱使混元無極,都無法摧毀。

    以他當時裹挾太易大勢,身化盤古的無匹力道,也不足以摧毀主神殿。

    成就無極之后,想要一舉摧毀,也不是那么容易。

    這么鑰匙,便至關重要了。

    “是時候了解恩怨了。”

    眸光垂下,最后看了一眼蒼茫大陸,顧少傷一步踏出,消失在無垠混沌海深處:

    “真正的戰斗剛剛開始......”

    時至如今,縱使是蒼茫大劫,在他眼中都沒有了多少興趣。

    或者說,有王原始與仙秦同在,縱使還有無極想要插手,也再無余地了。

    即便是大道還有偏轉,那也只能映照在太始紀了。

    自他成就無極那一刻,太初已經宣告提前結束了。

    ........

    轟!

    轟隆!

    無盡時空長河沸騰激蕩,一道道席卷萬千時空的浪花拍擊十方。

    一道白光如舟劃破時空長河,于滾滾時空浪花之中遁入某一處時空大界之中。

    .......

    嗚嗚~

    北風呼和,大雪漫天,天地一片白茫茫。

    一處白樺林外,白光閃過,十數人瞬間閃現而出。

    “六,七......十二個新人?主神搞什么鬼?老子上個世界差點團滅,這次又是十五人難度?!”

    其中一著黑甲,體魄雄壯高大的男子掃了一眼身后橫七豎八的新人,頓時勃然變色:

    “這是給老子補充人手,還是要坑死老子?!”

    “十五人難度?!主神搞什么鬼?我們剛團滅,團戰便算了,十二個純新人?!”

    “帶著十二個新人玩團戰,找死都不是這么找的!”

    另外兩人一人身著白袍蒙面,一人背弓跨箭,此時也全都色變了。

    “嗯?!”

    三人變色失聲的同時,三人身前躺著的人都有了動作,一個發色黑紫,眸子泛著酒紅色的昂藏巨漢豁然坐起,冷冽的眸光掃過四周,定格在那黑甲男子身上,如視螻蟻:

    “這里是什么地方?”

    “你......”

    黑甲壯漢心中升起怒火,剛要發作,陡然心頭發寒,好似被一只巨龍盯上的兔子一般,雙腳一軟,險些跪倒在地。

    “哦?這個新人的素質不錯啊,好久沒見這么處變不驚的新人了。”

    背負弓箭的青年人略帶憐憫的看了一眼那巨漢:

    “可惜,第一次來到主神殿便碰上了團戰,還是十五人的團戰.......”

    說著,青年頓了一頓,看了一眼其他陸續起身的新人,不由的有些訝異,這一次加入的新人素質似乎都有些高啊,全都這么冷靜?

    “主神空間?”

    王中超拍了拍加龍的肩膀,站起身來,微微拱手道:

    “請問三位,主神殿是什么?”

    “必要的消息,自己查看腕表,來到這個地方,有人覺得是幸運,有人覺得是不幸,但無論怎么想,來了,就回不去了。”

    白色法袍男子淡淡開口。

    “腕表?”

    王中超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手腕。

    嗡~

    一縷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白光緩緩騰起,化作一道道數據顯化而出:

    

    

    

    

    

    “異類?不能夠復活?”

    王中超與同伴對視一眼,皆看到彼此眼中的詫異。

    不能復活的玩家,算什么鬼玩家?

    這個副本,似乎有點古怪,不但壓制力量,還不能復活?

    “好了,你們應當已經知曉了一切,也知曉了我們必須完成的任務。”

    白袍男子打斷了眾人的沉思:

    “這方世界,名為神兵玄奇世界!這方世界雖然只是勉強能稱之為中級的世界,但背景卻極為神秘,相傳還有元始天尊,女媧大神,蚩尤魔神等等神話中人的存在.......”

    白袍男子洋洋灑灑的向一眾人講述此界的背景,以及自己等人的任務:

    “我們的任務,就是奪取天神兵與天魔兵!并且,要與炎神小隊團戰!團戰必須以一方全滅,或者一方完成所有任務才可以回歸。”

    “元始天尊,女媧大神?!”

    加龍突然開聲,打斷了白袍男子的話:“你憑你們,也敢打這兩尊上古大神的主意?”

    經歷過封神大戰,加龍可是知曉那幾位是什么級數的恐怖存在。

    這三人身上的氣息雖然還算能入眼,但比之那些大神來說,說是螻蟻都抬舉了。

    “哼!”

    背負弓箭的青年臉色頓時一沉:

    “新人,注意你的態度!”

    “嗯?!”

    加龍面色一冷,正要說話,王中超已然一步踏出,擋在了加龍身前:

    “我們都是新人,看來,炎神小隊比我們要強。”

    “不錯。”

    背負弓箭的青年還要說什么,之前被加龍一個眼神嚇得腿軟的黑甲男子開口了:

    “炎神小隊會比我們晚一年半進入此界,我們要抓緊時間先去搜集天神兵了。”

    說著,他拉著背負弓箭的青年就向著遠處走去。

    “隊長?”

    青年詫異的看了一眼黑甲男子。

    “趕路!”

    黑甲男子頭也沒回。

    他不知曉之前那個對視是不是他的錯覺,但哪怕有一絲可能是真的,他都不會主動與這些人發生沖突。

    會加入小隊的,不一定是新人,也可能是轉隊的強者。

    “既然來了,咱們就是一個小隊的隊友了,走吧,跟著隊長走,注意不要掉隊。”

    白袍男子搖了搖頭,告誡了眾人一句,便快步跟上兩位隊友。

    “隊長,此次任務只怕有古怪,那三人身上的氣息,我從未在任何玩家身上感受過。”

    獨孤風低聲提醒了一句:

    “我們要潛入主神殿,便不能暴露自己,暫且還是跟著這三個人吧。”

    “這三個人估計也沒安什么好心。”

    封覺笑了笑:

    “說什么隊友,連名字也不問的隊友嗎?”

    “先跟上再說吧。”

    王中超只是點點頭,踏步走入風雪之中。

    加龍,獨孤風,封覺,趙七四人踱步跟上,立于一旁的鄭乍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楚玄:

    “要不要跟上他們?”

    “跟上他們?”

    楚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淡淡道:

    “那倒沒有這個必要了,咱們的任務,和他們可不同。”

    鄭乍點點頭,他雖然與王中超私交不錯,但到底不是一個小隊。

    ........

    “神兵玄奇?元始天魔,女媧大神?”

    一處險峰之上,風雪彌漫之中,顧少傷負手而立,眸光之中似有大千起伏,無盡的流光以極快的速度流轉而過。

    這方世界,是主神殿收束的時空之一,屬于自留地,其內時空早已不知重啟了幾千幾萬次。

    不知多少批輪回者在其中歷練過,也不知有多少天晶,虎魄被輪回者帶走。

    但是主神殿還是一批又一批的向這個世界派遣著位面輪回者,似乎在搜尋著什么。

    一眼看去,此方世界的過去,未來,已然發生的,將會發生的,可能發生的一切,已然了然于心。

    包括曾經他曾經于九鼎世界有過一面之緣的,玄天邪帝。

    除卻主神殿搜尋無數次也沒有搜到的東西,女媧的痕跡。

    “這方世界,有媧皇的傳說,這可是有趣了。”

    顧少傷垂下眸光,淡淡一笑。

    太易之年,包括三清,女媧在內的大神通者,曾經為了追尋前路,而開辟了一個又一個的世界,或是用來驗證自己的猜想。

    或者便是單純的留下一些記錄。

    如一世之尊世界,便是三清試探太之前路的一方大界,這方世界,或許便是媧皇曾經留下的?

    到了如今,能吸引顧少傷的東西不多,但女媧超脫之前留下的東西,他自然還是有興趣的。

    畢竟,那可是自太易至今,第一位真正的超脫者,太易之年,燭照萬劫的存在。

    縱使他收束了整個太易的時間線,都沒有看到媧皇的一縷痕跡,消失的無比徹底。

    好似除了一段傳說之外,任何時空,任何世界,都沒有了她的一絲痕跡。

    呼~

    這時,一道無形的波動以極快的速度掃過此方世界,連同無數的平行世界。

    “每次重啟時間線,都要掃視一遍,看來,你對這方世界,很重視啊。”

    顧少傷眸光一動。

    以他的手段,又有部分權柄在手,除非源親至,否則絕不能發現他的痕跡。

    自然,這一道波動只是例行檢查。

    這更加說明,主神殿對于此方世界的重視。

    呼~

    心念一動間,顧少傷踏入風雪之中,如尋常凡人一般,沒入了風雪之中。

    表面上,就好似一個普通的旅人,向著十數里之外,屹立于風雪之中的北冥山莊而去。

    實則,在沒有人能夠察覺的平靜之中。

    他同時橫跨諸多平行時空,向著此界的過去,未來而行,細細的感應著此界的絲絲縷縷。

    一時間,顧少傷無所不在,甚至是已然被主神殿重啟過無數次,本該已經被新的時間線覆蓋的時間線中的過去未來,也同時出現了顧少傷的身影.......

    好似只是剎那,又可能已然是無比漫長的時間。

    呼嘯的風雪之中,北冥山莊之前,顧少傷緩緩抬起頭,眸光中少見的泛起一絲期待:

    “找到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湖北11选五玩法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湖北30选5走势图 广西快3大小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计划 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 五分彩个人技巧和心得 江苏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网上免费赚钱软件 51配资 福建快3预测 30选5一等奖多少钱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捕鱼游戏怎么玩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手机版下载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