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74章 人族起源(四千二百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顧少傷眸光開合間,看到了曾經于九鼎世界所見到的那位玄天邪帝......

    他看到了一個個的本世界天命之子南宮問天的悲慘人生,花樣被輪回者吊打.......

    看到了無可量計的天晶,虎魄......

    更有甚者,整個世界都被輪回者們摧毀,一寸又一寸的搜尋著.......

    此方世界兆億無量平行宇宙,無數被主神殿重啟覆蓋的時間線,全都一一映照而出。

    最終,世界的一切外相剝離開來,無窮無盡的時間線在他的眸光注視之下開始顫動,并行的開始相交,不相干的開始交叉......

    漸漸的,那無數條時空線勾勒之間,在顧少傷的眸光之中,化作了一方無窮巨大的五色十面棱形晶體。

    那十面棱形晶體綻放五色豪光,好似永恒存在一般。

    只是一般人看不到。

    “五彩石?”

    顧少傷眸光微微一凝:

    “果然是媧皇.......”

    看到這面晶體的瞬間,他便知曉主神殿為何找不到了。

    媧皇的痕跡并非是無意留下,而是她特意留下,若非其自動現身,便是他想要找出來,都不容易。

    這縷痕跡自己不現身,便是將此方大界連同無數平行宇宙一同捏碎了,也是絕對看不到的。

    顧少傷心念一動,一縷神意已然跨越無垠時空長河,沒入了那一面晶體之中。

    嗡~

    沒入那枚晶體的剎那,顧少傷只覺一道蘊含了世間一切色彩的光芒充斥了他的眼底。

    “時光?”

    顧少傷心中一動,沒有抵擋,任由那一道光芒將其籠罩其中。

    嗡嗡嗡~

    光影流轉之間,萬般氣象在顧少傷的視線之中徐徐開來,宛如一幅絕美的畫卷。

    山川河岳,草木河流,瀑布晴空,大日云霞......

    以及,一位背對他,依河而坐的女神。

    那女神人身龍尾,氣息純凈祥和,蘊含無窮造化生機,身軀無瑕,宛如天成。

    看到她的瞬間,便只覺天地間一切光彩,一切生機,一切的一切,全都為之黯然失色,成為最為微不足道的陪襯。

    “媧皇......”

    顧少傷微微躬身,拜見這位人族圣母,創世尊神。

    女神背對顧少傷,龍尾輕輕擺動,蕩起一道道波紋,自言自語:

    “為什么用石頭雕刻不出我自己呢?”

    顧少傷心中一動,才發現,自己并未真正走進這一道痕跡之中,伸手觸摸,如凡人觸摸水流,輕易的便穿了過去。

    “此方天地是太易?”

    眸光自媧皇身上偏移過去,顧少傷才看出這段畫面的底細來。

    這應當是媧皇超脫之后,截走的那一段時間線,是他在重開太易都不曾見到的時間線。

    自然,一同掩蓋的,還要人族的起源。

    “如此說來......”

    顧少傷心念一動,再度一步踏出。

    嗡~

    虛空似水流般蕩漾開來,顧少傷緩慢而堅定的,擠進了那一道時間線之中。

    “你是哪里來的神魔?”

    這一次,不必顧少傷開口,依河而坐的女神便回過了頭,純凈眸光落在顧少傷身上,帶著一絲驚訝,一絲好奇:

    “你知道我為什么雕刻不出自己嗎?”

    “雕刻自己?”

    看著女神手里攥著的一枚還未有輪廓的石刻小人,顧少傷心中一動,閃過關于媧皇的一些神話傳說。

    似乎,這位人族圣母,最初造人,用的就是神石,而最初也不是為了造人,而是因為寂寞,在河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么此時,她是想要以神石刻出自己?

    那么,這顆五彩石之中的媧皇,不是超脫的她,而是尚未造人之前的她?

    心中動念,顧少傷便主動回答:

    “大道衍生混沌,混沌孕育神魔,任何神魔,都是唯一,怎么雕刻的出來呢?”

    若此時,是媧皇造人之前,那么此時的媧皇,還未成為圣人。

    要雕刻出另一尊自己,自然是不可能的。

    “是這樣嗎?”

    女神看了看手中的石像,若有所思。

    “你所拿的神石雖然是混沌孕育的先天神材,但比起混沌神魔還是不及,雕刻完整的神魔,自然是不可能。”

    顧少傷眸光泛著一絲漣漪:

    “不過,何不試試雕刻別的東西,比如,非混沌神魔。”

    “非混沌神魔?你說混沌兇獸嗎?不好,不好,混沌兇獸只有殺戮暴戾。”

    女神微微搖頭。

    “非神魔,又非是只有混沌兇獸。”

    顧少傷說著,微微一頓。

    太易之初,洪荒之中沒有任何后天生靈可以存在,唯有那一個個本體不同,千奇百怪的混沌神魔,以及更為面目可憎的混沌兇獸。

    這,就是認知的限制。

    凡人無法想象與其認知完全無關的東西,大羅也不可以。

    認知之外便是無!

    真正的無中生有,可不是自虛空之中造出萬物,開辟世界,汲取元氣,而是要接觸一切認知之外,真真正正的無,并將其化作有!

    這,便是所謂的無中生有!

    大羅,是做不到的。

    就如太易之初的西王母,其衍生而出,可絕非太初之時那位高冷孤傲的女仙之首,也不是人形人相。

    大多數混沌神魔之誕生,其本體法相皆是源自大道。

    完全沒有認知的東西,又如何能夠造的出。

    “也幸好人是媧皇所造,若是換成喵喵,豈不是捏出個四不像來?”

    顧少傷想著,不由搖頭。

    “非神魔,非混沌兇獸.......先天靈寶?”

    女神眨眨眼,露出一絲疑惑來:

    “我刻不出自己來,大抵也是刻不出先天靈寶的。”

    混沌神魔,先天靈寶皆是某種程度上的道蘊之體,想要臨摹變化都要對那一道了若指掌,連最為熟悉的自己都刻不出,還能刻別人嗎?

    “恩.......”

    顧少傷沉吟。

    顧少傷抬頭,注視著這位看起來似乎很青澀的媧皇,心中轉過無數念頭。

    最終,還是決定繼續下去:

    “以盤古大神之模樣,拋去一切道蘊法理,單純的刻畫形體,應當是可以的。”

    “拋卻道蘊.......”

    女神點了點頭,手中便有了動作。

    寥寥幾個勾勒,便將掌中的石像的頭,身軀,四肢.......全都勾勒出來。

    然后輕輕一吹:

    “呼!”

    只是一吹,那面目刻畫出來的小人便一個翻滾,跌落在地,掙扎兩下,然后站了起來,茫然的看著四周,呆呆愣愣。

    “咦?他真的活了?”

    女神眨眼,有些喜悅,隨即又皺起眉頭:

    “這般弱小,可怎么活的下去.......”

    洪荒一日九變,混沌之氣不散,又有混沌兇獸肆孽,不時還有先天神魔大打出手,這小東西孱弱的吹口氣就死了,怎么活的下去?

    “這就是天地間第一個人?”

    顧少傷面露驚奇,按理說,這個小人便是天地間真正的第一個人,人族之始。

    沒有什么大道功德,沒有什么天地異象,好似也沒有什么大氣運加身。

    此時茫然無措的站在那里,呆呆愣愣,只有一身泥水。

    “人?”

    女神看了眼腳下的小人:“這個名字不錯。”

    “人是名字?”

    顧少傷有些愣神,這么隨意的嗎?

    “他非神魔,非兇獸,便稱之為人吧.......”

    女神認真的想了想,為自己的造物取了個名字。

    “果然,媧皇最初根本沒有把人族當回事,連個名字都沒有......”

    顧少傷看了一眼腳下茫然四顧的小人無名氏,默默的嘆了口氣。

    “人,人.......”

    女神念叨了幾遍,許是看那小人一個人有些孤單,便又取出神石,雕刻起來。

    不一會,便雕刻出了一地滿地亂跑的小人。

    后來,許是嫌慢了,女神隨手折了一段藤蔓,在那河流之中一抽,濺起無數水滴。

    那水滴落在泥土之中,一抖間,化出無數小人來。

    如此反復幾次,這偌大的山谷之中,便幾乎被一個個小人所占據了。

    只不過,比起神石雕刻的小人,泥水所化的小人,不免就顯得更弱小了,風一吹死一片的可能不小。

    “原來也很簡單.......”

    女神自言自語了一句,看著一個個奔跑的小人,不由有些喜悅。

    看著滿地亂跑的人之始祖們,無名氏們,顧少傷嘆了口氣,不知作何表情。

    什么天生不凡,萬物之靈,果然是后輩們吹出來的。

    一句天生不凡,天命共主,便能抹殺無數人族先輩篳路藍縷的堅信?

    就這些初代人族,能在洪荒大地活下來都不是個容易的事情。

    能夠成為雄霸萬古諸天的最強種族,其中之困難,不言而喻。

    嗡~~~

    這時,虛空蕩起層層漣漪,無窮光影開始扭曲,最終宛如氣泡一般在顧少傷的眼前破碎開來。

    啪嗒~

    風雪中,顧少傷緩緩睜開眼,手掌緩緩攤開,將五色晶石握在掌心。

    這一枚五色晶石非真非幻,既不是此界的來源,也不是此界的本源。

    此界無數平行時空的交匯,只是尋到它的一個途徑而已。

    不止是此方世界,一切有媧皇痕跡留存的世界,都可以通往這處晶石所在的時空。

    “人族起源.......”

    這時,顧少傷已然知曉媧皇留下來的是什么了,這一枚晶石之中,便是人族起源。

    想來,是媧皇超脫之前,為了防止其他大能出手算計人族,而故意掩蓋。

    而此時現世,必然是察覺到了什么。

    否則,縱使顧少傷也未必可以看到這一枚晶石之所在。

    “想不到,有人在打著我人族起源的主意.......”

    顧少傷眸光漠然,帶著思量:

    “源?還是......羅睺?”

    握住這枚晶石,顧少傷心中泛起一絲冷意。

    大羅者,跳出時空外,不在五行中,一切時空自在永恒,自然不會在意過去未來的消散與否,沒有過去,未來,對他們也沒有任何影響。

    但是一切未曾登臨先天,證道大羅的人族,便皆不能夠避免了。

    無父則無子,無祖,哪有族?

    ........

    宏偉空曠的大殿之外,是一望無際,好似無有邊際的巨大廣場,一顆純白色光球宛如大日一般高懸在無窮高遠的穹天之上。

    “這便是主神殿嗎?”

    看著那一輪宛如大日一般的光球,王中超眸光一凝。

    嗡~

    下一瞬,包括王中超在內的幾人全都感受到一股無可形容的龐大意志垂流而下,發出漠然宏大的天音:

    

    

    天音隆隆之中,王中超等人只覺心神一片壓抑,一股無形的波動,伴隨著一道冷冽無情的倒計時充斥了他們身軀的每一個細微之地:

    

    “被發現了?!”

    王中超面色一變,這什么主神,居然發現了他們是外來者?

    加龍,獨孤風等人也全都面色一變,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好似下一瞬他們全都要被從世間抹殺一般!

    僅僅他們所感受到的這一道無可形容的意志就不是他們可以抵抗了。

    更不必說,據他們所知,這還只是那主神分散在無數輪回小隊之中微不足道的一縷化身了。

    這系統要坑死他們?!

    “什么?這些人全都是外來者?!”

    不遠處,順利歸來的黑甲男子三人聞言更是大吃一驚,心中直冒寒氣。

    他們本來還為自己等人全員團滅對方而興奮,以為他們小隊有了這些新人就要崛起。

    哪里想到,這些人居然都是未來者?

    什么樣的勢力,居然敢入侵主神殿?

    “主神?”

    白光籠罩之下,楚玄平靜的眸光中帶著一絲嘲諷,以及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

    “我.......選擇不加入!”

    “楚玄!!”

    “你瘋了!”

    鄭乍與張衡全都面色狂變。

    “瘋了嗎?明明加入主神殿就能活,居然拒絕了?!!”

    黑甲男子三人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些人是想死嗎?

    

    果然,楚玄話音還未落地,一道冰冷無情的漠然天音再度響起。

    與此同時,一道蘊含著無盡毀滅的恐怖力量陡然在楚玄身軀之中迸發而出!

    “楚玄!!”

    時空在這一刻好似凝固了一般,眾人的神情也徹底凝固了。

    唯有楚玄,感受著身軀之中爆發的毀滅之力,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抹殺?真是期待已久了!......”

    在鄭乍,王中超等人的眼中,楚玄的身軀好似在這一刻開始光化,幾乎只是眨眼之間,便化作無窮渺小的粒子消散在空間之中!

    “啊!!!”

    鄭乍怒而長嘯,瘋了一般撲向楚玄消失的空間而去,卻哪里能抓得到什么。

    “不要動!”

    王中超一步跨出,按住鄭乍肩膀:

    “楚玄不是自尋死路之人!你看!”

    鄭乍身軀一震,頓時冷靜下來,抬眼看去,就看到一道道神光宛如長虹貫日一般,向著那高懸的光球沖去:

    “主神毀滅計劃,發動!”

    就在楚玄被抹殺的同時,無數個輪回小隊,無數個任務世界,數之不盡的“楚玄”全都觸犯主神的禁忌。

    主動選擇抹殺!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买股票用什么软件好 甘肃11选5软件 韩国快8开奖结果 网上捕鱼棋牌平台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体育彩票6+1中奖规则 信用卡跨境盗刷产业链 体彩开奖 辽宁35选7玩法特别号码 信誉比较好的打鱼平台 2011中长线股票推荐 云南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六至尊平特一肖论坛 怎么查股票融资比例 青海快三查询 股票做长线还是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