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77章 夢魘與心魔!(四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玉景道人掌下一拍,便有白、青、赤、黑四色堂煌而出,揮灑出兆億無窮道足以撕裂宇宙貫穿始終的劍氣。

    “曾殺蒼生曾殺仙,斬過大羅斬混元......”

    繚繞劍光之中,玉景道人垂眉微嘆:

    “道友,品我這一劍如何......”

    轟隆!

    下一瞬,混沌揚波,無盡時空長河都為之沸騰起來,只見兩道無窮煊赫的劍光再度交鋒!

    一時間,不知幾多宇宙拋飛,幾多時空為之隕滅!

    ........

    “無極出手,仍是蔚為壯觀!”

    無盡混沌海之中,李寒沙不緩不慢的走著,在其眸光之中,映徹出一場場可怖的大戰。

    這一刻,出手的遠遠不止是紀寧,玉景道人,時空之主,輪回道主,李寒沙一眼看去,此刻爆發在混沌海之中的混元之戰,就有不下十起。

    每一個剎那都有無數的宇宙時空被大戰波及,或為之拋飛,或走向寂滅。

    在真正的混元大戰之中,縱使先天神魔,宇宙本身,都脆弱的不可思議。

    “顧少傷,源.......”

    看著無垠混沌海深處,那兩道縱橫交織在無窮時空,無盡宇宙之中的兩尊無上存在,李寒沙眸光之中泛起一絲絲漣漪。

    自主神殿撞碎太易洪荒之后,源便已然是無盡無限多元宇宙之中最為頂尖的巨頭了,樹敵無數仍然穩如泰山。

    而那顧少傷一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崛起,折戟其手的混元乃至無極巨擘都不是一個兩個了。

    兩人的碰撞,本質上便已然是大道之下最為頂尖的碰撞了。

    這可不同于最初時空之時的一次碰撞,這一次,必然是不死不休了。

    “嗯?”

    似是感覺到了什么,李寒沙眸光偏移,垂落無垠混沌之外。

    只見無盡混沌陡生波瀾,一人持劍而來,白衣獵獵之間,兩側混沌蕩起無盡狂潮,席卷無量大世界。

    其人強,其勢烈!

    “荒......”

    李寒沙負手駐足,看著那踩踏混沌,游走萬界之中,氣息強極霸烈的白衣人,眸光微微一凝。

    “李寒沙......”

    混沌滔滔之間,石昊踏步而行,一頭黑發揚起,眸光中迸射出冷冽攝人的光芒:

    “我等你很久了。”

    石昊氣息沉凝霸烈,宛如一尊神王之王,行走之間,浩瀚混沌,無量大千都好似被其撼動。

    “比起上次,你進步不小。”

    李寒沙微微點頭:

    “可惜,還是擋不住我。”

    “那也未必!”

    石昊腳下一頓,無垠混沌頓時為之沸騰炸裂,滔滔無盡的大浪頃刻之間席卷十方四極,恒沙無量大千為之四散拋飛開來。

    轟隆!

    話音隆隆之間,兩人齊齊出手,攪動無邊混沌海,在此展開碰撞。

    .......

    混沌海中大戰燃燒,波及了無可計數的時空宇宙,好似一瞬間混沌海都被戰火所點燃。

    實則,縱使千百尊混元一同出手,也不足以覆蓋無盡無限混沌海之中的所有宇宙。

    只不過,顧少傷與源的交鋒,同時存在于主神殿萬萬劫以來所攻伐侵染的宇宙時空,其影響之大遠遠超出任何混元之戰,才會產生好似混沌海之中處處皆是戰火的假象。

    但即便如此,這一刻,無盡無限多元宇宙之中絕大多數的先天神魔,混元巨擘還是被驚動了。

    “主神殿的底蘊,真是可怖可畏.......”

    洪易眺望無垠混沌,不由感嘆。

    自太易坍塌至今的萬萬劫,被主神殿侵染的時空大千,宇宙次元,數量之多,范圍之廣,縱使是混元巨擘看到都要震怖。

    要知曉,主神殿的覆蓋,可不同于混元之道的覆蓋,貫穿,而是徹徹底底的霸占!

    混元無極者,道之所在,只在咫尺之間,無所不在,無處不在。

    但除此之外,對于宇宙本身的影響,可就遠遠比不上主神殿那位源了。

    源一念之間,能改變其覆蓋的無窮無盡般的宇宙之中,無量量眾生的命運,也可彈指間重啟那無可計量的宇宙時間線!

    本質上,此時的主神殿,已然超越單一天道,成為無數世界意志,天道概念的統合,類比于大道一般的神異存在了。

    “這一條路,似乎很像是父親心魔分身曾經的一個狂想,又好似太易之年,鴻鈞道人曾經失敗的道路........”

    洪易眸光中泛起思量,主神殿的道路,對于所有混元巨頭,乃至于部分大羅絕巔都不是秘密。

    攻伐侵染萬界,統合萬千大界時空,最終,不外乎取大道而代之。

    但這條路,真走的通嗎?

    縱使大道無情,也必然會有反應機制。

    盤古承載不了,洪荒承載不了,主神殿,便能承載的了嗎?

    便是沒有大道降劫,主神殿走到最后,也必然是舉世皆敵的下場。

    事實上,縱使主神殿枝繁葉茂,與諸多混元乃至大羅都結下因果,但真正會站在主神殿一邊的,只怕也寥寥。

    此戰,但凡主神殿落入下風,便是一個墻倒眾人推的下場。

    咚!咚!咚~~~

    便在這時,一道道宛如諸天震爆般的腳步聲宛如鼓點般響起。

    霎時間,混沌蕩起漣漪,層層擴散十方,滾滾不盡,滔滔不絕的席卷大千宇宙。

    洪易眸光偏移,只見一道身形昂藏的身影自混沌海深處踱步而來。

    其人如大日,雄壯如矗地通天的萬古神山。

    普一出現,便壓迫的混沌為之坍塌,虛空為之卷縮,體量質量無窮大,硬生生的吸引了無數浩瀚宇宙環繞流轉,無窮時空次元向其匯聚而去。

    每一步踏出,都好似裹挾著無窮大世界齊齊而動,動靜之大無與倫比。

    “無極巨擘?”

    看到來人,洪易眸光頓時一滯。

    這一尊體量質量大到不可思議的存在,赫然是一尊無極巨擘!

    而且,在他身上,洪易感受到了一種極為熟悉的氣息。

    “洪易......”

    遙隔無垠混沌,那萬界諸天環繞之中的偉岸存在垂落眸光,淡淡開聲,吹飛不知幾多宇宙大千:

    “你進步太慢了.......”

    “你是......”

    洪易心頭一震,眸光中虛幻剝離,漸漸浮現明悟:

    “楊琦!”

    “認出我來了?”

    那偉岸存在微微頷首:

    “你斬去道身道果,此時看來,除了讓你孱弱的不可思議之外,似乎也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

    “你又有什么了不得的變化?”

    洪易尚未回答,一道平靜聲音自無垠時空的盡頭傳來。

    話音回蕩之間,一尊同樣偉岸的不可思議的存在自混沌海之中踏步而出,其人高大無限,眸光開合間便好似照亮了亙古混沌海。

    如神如魔,比神高,比魔更高。

    “江無限.......”

    名為楊琦的偉岸存在眸光幽冷:

    “你倒也舍得出了你那囚牢了.......”

    “何處不是囚牢?”

    江無限步履不急不緩,似感嘆著回答:

    “大道就是最大的囚牢。”

    “太始一別,至今也是很久了啊......”

    一聲輕嘆聲中,周青施施然踏出混沌,先后掃過江無限,楊琦,最后落在洪易身上:

    “洪兄,久違了。”

    “周青。”

    洪易眸光收斂,微微拱手:

    “教主久違了。”

    “除了那一位,今日也算是到齊了。”

    楊琦輕輕一擺手,混沌海之中無盡漣漪便被一掃而空,顯現出一扇巨大的門戶。

    那門戶古樸而厚重,無窮法理道蘊交織其上,散發著神秘不可直視的光芒。

    門戶之上,方寒緩緩睜開眼,一一掃過眾人,最后看向楊琦,神情平靜:

    “你加入主神殿,似乎收獲不小。”

    “還好,還好。”

    楊琦淡淡一笑:

    “主神殿攻伐諸界,匯聚無量量眾生的智慧火花,對我而言,不無小補。”

    “可,僅憑如此,還是勝不過他......”

    說到最后,楊琦面上的笑容漸漸消失,眸光也變得冷冽幽深。

    “萬萬劫一出的人物,要勝的過,自然不容易。”

    江無限神色平靜:

    “但太始之敗,非戰之罪。”

    那一戰,他不甘!

    洪易靜靜聽著,眸光中明悟更深,隱隱間,照見了真實。

    那是一段被他自己抹滅的真實,一段被他自己掩藏的時間線。

    “敗了便是敗了,沒什么好說的。”

    周青微微搖頭:

    “除非找回來,否則無論你我說什么,都不過是敗者不甘的嘶鳴,可笑而已。”

    “太易之年,鴻鈞道人幾成萬道之師,蓋壓三清道人一頭,如今的這位橫掃無敵,崛起不可阻擋.......”

    楊琦眺望無垠,看了一眼隱藏在平靜之下的劇烈碰撞:

    “風云聚會,大道演變,果然可怖可畏。”

    “鴻鈞終究敗了,武祖未必真無敵,那位同樣有敵!”

    江無限看了一眼洪易,神情有些微妙:

    “洪兄,你倒是好大的氣魄.......”

    “因緣際會而已。倒是此戰,楊琦,你要出手?”

    洪易搖搖頭,不愿多說,即便揭開了自己埋葬的一切,他也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

    即便回想起那一戰,他心中都沒有什么觸動了。

    畢竟,他此時情況與其他幾人不同。

    相比于太始之戰,他此時更在意那蔓延無盡大宇宙的碰撞。

    “我與源,不過各取所需,祂限制我不得,我既不會出手幫祂鎮壓你,也不會出手幫你......父親。”

    楊琦收回眸光,神情也帶著一絲微妙。

    他們六人曾一同去往太始紀,但彼此之間卻并不如何熟悉。

    誰曾想,洪易父親,居然是這位.......

    ........

    “風云突變,戰火蔓延無數大世界......”

    蒼茫大陸,神荒帝朝,巴山城,臨客樓上,夢魘之主靠窗而坐,通過萬界通識符,看到了混沌海之中發生的巨變。

    這蒼茫天地的壓制大的不可思議,即便是他,此時都要通過萬界通識符才能感知到混沌海之上的巨變,想要出手,自然是不可能。

    畢竟,他之前已然死在了顧少傷手里,即便是通過諸多后手,付出莫大的代價提前歸來,也遠遠沒有回到巔峰之時。

    想要遁破蒼茫大陸,太難太難了。

    “源都被逼到了這一步.......如果此戰源輸了,那武祖豈非是無人能制了?!”

    捏著萬界通識符,夢魘之主的面色有些陰沉。

    之前看到的一幕幕,太過讓人心驚,尤其是對于主神殿知之甚詳的他。

    能夠逼迫的主神殿萬萬劫以來所侵染的所有多元宇宙,維度時空,這毫無疑問,那武祖顧少傷已然真正威逼到了源的核心。

    兩者此時只怕已然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了。

    這背后蘊含的意義,讓他心驚肉跳,他很清楚,只要源落入下風,那必然就是墻倒眾人推的下場。

    而一旦源輸了,他在這蒼茫大陸,進不可進,退不可退,豈非是陷入必死之地?

    “輪回這老賊,坑殺我也!若那武祖不死,其超脫之日,便是吾之死期了.......”

    夢魘之主心中焦急無比,思考著一個個的對策。

    大道之下,想要徹底抹去一尊無極的存在,自然很難做到,但卻不是一定做不到。

    他便知曉一種徹底磨滅一尊無極的方法!

    那就是,一尊無極絕巔的巨頭,于超脫之前的最后一剎那,足以將大道之下的任何一條大道抽離出去!

    失道之無極,必然要跌落位階。

    屆時,便會被徹底抹殺,絕無一絲一毫的可能存活!

    他在主神殿的記載之中知曉,那人族圣母媧皇超脫之時,便以此手段磨滅了一尊曾經的大敵!

    這,也是磨滅無極巨擘唯一的機會,稍縱即逝。

    讓他震怖的是,縱使在主神殿的記載之中,那一尊曾經能被媧皇視為大敵的存在,就徹底的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莫說名諱,便是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了,真真正正的被磨滅了!

    毫無疑問,這武祖,比他更有超脫之姿!

    “我必須踏出這囚牢一般的蒼茫大陸!太一未必靠得住......”

    億萬念頭于瞬息之間轉過,夢魘之主咬牙,只要源失敗,他必然會在有朝一日萬劫不復。

    “不對!我怎么會有臨陣脫逃的想法?”

    思及此處,夢魘之主心頭頓時警醒,以他的心境,怎么會產生如此念頭?

    “哦?發現了嗎?倒也不算太廢物!”

    無盡光怪陸離的心海之中,一座漆黑如墨的王座之上,心魔手托下巴,神情詭異。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如何用1万撬动300万 基金理财平台推荐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长春科乐麻将官网 软件黑客破解时时彩票 甘肃11选5前3直遗漏 福彩20选8开奖20分钟 芸泓配资 海南本彩4十1开出6870 微信赚钱捕鱼游戏下 贵阳捉鸡麻将必胜口 精选3码中特 中国nba男篮球员 温州麻将怎么算分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网站 平特三连肖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