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78章 祖龍死!(五千字大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心魔眨眨眼,倒也沒有太過驚訝。

    雖然夢魘之主乃是萬界諸天一切有情眾生心中誕生的夢魘,心境天生混亂而邪惡,但這并不代表他的心境便脆弱。

    事實上,混元者,或有權衡利弊,卻沒有貪生怕死,見道而退的道理。

    夢魘之主產生退卻之意,自然是他的手段。

    可惜,他雖然隨顧少傷的晉升而水漲船高,但是還不足以操縱影響一尊無極,即便是死過一次,歷劫歸來未至巔峰的夢魘之主。

    “心魔?!”

    夢魘之主凝眸掃視心海,看到不知自何時已然誕生在其心海陰晦之地扭曲錯亂的詭異存在,不由的臉皮抽動,神情猙獰:

    “什么時候,小小一只心魔,都敢在對本座出手了?”

    夢魘之主心頭驚怒不已。

    心魔者,誕生于一切陰晦之氣中,任何修行者都不可避免的會碰上這些詭異的東西,但是對于大羅之上的存在來說,心魔便算不得什么了。

    任何一尊大羅,其皆是心智堅韌之輩,混元者,更是斬去一切妄我,觸及本質本源真我的存在。

    但這尊心魔,居然能夠影響到他的念頭,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他尚未成為無極之時,都曾在魔祖座下無上大自在心魔主的誘惑之下,抵擋千萬年。

    這小小心魔,何德何能?

    夢魘之主心念一動,心海之中已然浮現出一尊大不可量,好似眾生面孔組成的偉岸魔神。

    他看著腳下隱晦之處,看不清模樣的小小心魔,獰笑一聲:

    “無論你哪來的潑天大膽,來到這里,都要萬劫不復!”

    “小小心魔?.......狗東西,敢小看你家顧爺爺?!”

    夢魘之主的心海陰晦之處,一道道漆黑魔意交織而出的心魔自七情王座之上緩緩起身,顯現出其真正本相來。

    一襲黑袍獵獵,面容無瑕如神圣,唯有一雙眸子殷紅似血,蘊含無盡的暴戾與邪惡。

    顯現出其心魔本色來。

    “那是......”

    看到那心魔本相的剎那,夢魘之主心海大震:

    “你是顧少傷?!心魔幻化?不,怎么可能真是你?!”

    夢魘之主心神震怖。

    他當然知曉心魔的一切手段,會幻化出其人心中最為恐懼的存在,以擊破他人心境。

    但是以他的心境,便是魔祖羅睺座下的無上大自在心魔主,都不可能幻化出讓此時他都辨認不出的幻象來。

    這心魔,居然真是顧少傷的手段?

    是他曾經在最初時空擊碎無限夢魘之界時,留下的手段?!

    “不管你是什么東西......”

    一驚之后,夢魘之主迸發出無盡暴戾:

    “都要死!”

    轟!

    夢魘之主探手而出,浩浩蕩蕩的魔意便演化出無窮無盡的魔頭,宛如潮水般滾滾而下,沖向心魔。

    心魔豁然起身,一抖黑袍,身形扶搖而起,頃刻之間變得矗地通天。

    夢魘之主那好似大到無窮的心海之上陡然掀起無盡的浪潮,無數的記憶畫面為之破碎開來。

    一時間,好似萬神萬魔萬仙萬佛齊齊發出的凄厲哀嚎之聲向著夢魘之主沖擊而去。

    轟隆隆!

    心魔一步踏出,無窮詭異之意已然滾滾如兆億天河滾滾而來,頃刻之間,心魔已然大不可量,蓋超夢魘之主。

    隨即,心魔一聲怪笑,一腳轟然踩下,震碎無窮心海:

    “大不大?!叫爸爸!!”

    “你找死!!!”

    心魔之主勃然大怒,魔意席卷心海,化生出無限夢魘界,就要將這心魔碾碎!

    .......

    就在夢魘之主與心魔廝殺的不可開交之時,巴山城,臨客樓上,不知何時,已然空無一人了。

    說空無一人也不對,靠近樓梯之處,孟奇不知什么時候來到此處,正小心翼翼的看著呆立在窗口,渾身顫抖,散發出無比可怖氣息的少年。

    “......這可是一尊無極啊,若是蘇醒,問題可就大條了。”

    孟奇捏著萬界通識符,不由的心中暗罵某人,什么危險任務都派他來。

    這可真是最佳歷練之法,孟奇覺得自己心境大有長進了。

    “心累啊.....這老匹夫是不是要坑死我,然后讓小桑改嫁?”

    作為諸天萬界少有的腦洞大開者,便是在這等情況之下,他都忍不住浮想聯翩。

    啪嗒~

    這時,樓下有人走上來,來到孟奇身前,微微躬身道:

    “巴山城已經遷移完畢,諸多生靈,都已歸攏入蘭田侯城之中了。”

    “霸仙兄辦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孟奇收斂無數雜念,面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敲敲桌子,讓陳霸仙坐下:

    “如此,就等幾位前輩前來,將這一位大高手,帶去人皇天。”

    “元皇謬贊了。”

    陳霸仙長了一副鷹視狼顧的模樣,此刻卻顯得溫文爾雅,靠著孟奇坐下。

    “卻是不知,此人是何來歷,值得元皇耗費如此多的心力?”

    陳霸仙打量了一眼呆立不動的夢魘之主肉身,微微皺眉。

    他能感覺到那少年身軀中蘊含著的可怖氣息,似乎是一尊老古董歷劫歸來,但是,似乎也不值得元皇如此重視才對。

    畢竟,此時跟在元皇身后的老古董,可不是十個八個.......

    “此人,是域外而來......”

    孟奇一手端著茶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一手輕敲桌面,云淡風輕:

    “你不要小看此人,此人之修為比之蒼茫妖帝或有不如,也是同境界的存在,本皇為了困住他,也耗費了不少心力.......”

    “和妖帝同境界的存在?!”

    陳霸仙面皮一抖,心中驚駭欲絕。

    他歷劫歸來已然數萬年,對于蒼茫自上古到如今的演變也都十分知曉。

    上古之時,他同階一戰被乾蒼梧鎮殺于天裂谷,那時的乾蒼梧不過先天神圣絕巔,而后來,上古之末,乾蒼梧已然登臨神圣之上,成為堪比遠古八皇的無敵存在。

    中古之時,一力鎮壓天地,萬族數千尊神圣都要仰其鼻息,若不是后來他突然重傷垂死,中古根本不可能有妖族崛起的土壤。

    而那妖帝,無論如何,是擊殺了乾蒼梧的無敵存在,必然是堪比遠古八皇的無上存在。

    與其同境界,這少年,竟然如此之強?

    陳霸仙倒吸一口涼氣,看著云淡風輕的孟奇,不由的心悅誠服:

    “元皇神威無敵,在下佩服至極!”

    無論元皇是以什么手段牽制住了這一尊無敵存在,都證明了其實力。

    果然不愧是萬界通識符的締造者,獨身游走混沌海,跨越萬界諸天登臨蒼茫的巨擘。

    “這算不了什么。”

    孟奇心中暗爽,面上卻不表現出來,只是輕嘆一聲:

    “若非蒼茫天地之壓制,本皇倒是可以將此獠押去人皇天,可惜,可惜.......”

    “若其人果真是那般存在,莫說其未死,便是隕落了,我等也必然是無法觸碰其肉身.......”

    陳霸仙面帶羞愧。

    他曾是神圣絕巔,自然知曉更進一步是何等境界,那般存在,其肉身已然沉重的先天神圣都無法背負了。

    “霸仙兄何須自慚?以你之天資,日后必然踏破那一道關卡,成為無上巨擘。”

    孟奇安慰了一句,他此時被壓制頗慘,不得不以這般手段敲打這些老古董。

    “難,難,難。”

    陳霸仙輕嘆一聲,前世他以為自己觸手可及。

    歷劫歸來之后才知道,那門檻雖然近在咫尺,但也遠在天邊。

    “好了,好了,這般喪氣話便不必多言了,此番你助本皇擺脫此劫,本皇必會助你。”

    孟奇笑了笑,也不看陳霸仙感激的表情,擺擺手道:

    “你與一眾道友暫且退出巴山城,之后的一些事宜,你不適合留在此處。”

    來到蒼茫這些年,到底讓他將一眾歷劫歸來的老古董調教的服服帖帖,當然,萬界幣也是流水一般花出去了。

    陳霸仙點點頭,踏步出了巴山城。

    “嗯?!這是.......”

    離開巴山城的剎那,陳霸仙不經意間瞥到了幾道身影,心中不由的大震。

    那聯袂而來的幾道身影之中,其中一高冠博帶,相貌奇古之人,他曾經見過!

    那是遠古八皇之一,泰皇!

    而認出了泰皇,其他幾尊與他并肩而行之人是什么身份,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他們果然也是歸來了.......怪不得元皇不讓我留下,如果留下,今日我便必死無疑了!”

    陳霸仙毛骨悚然,心中暗暗感激元皇的同時,生出大恐怖。

    都不敢仔細看,便一踏步,遁逃出千百萬光年,遠遠的離開了巴山城。

    “在下孟奇,諸位前輩有禮。”

    臨客樓上,孟奇也似有所覺,起身拱手,迎接六皇到來。

    “道友客氣了。”

    “此次勞煩道友奔波辛苦。”

    “道友有禮!”

    話音飄蕩間,一道道或飄逸,或沉凝,或超然的身影踏入臨客樓中。

    泰皇眸光垂落,看向夢魘之主:

    “這道氣息與混沌天之戰時一般無二,果然是夢魘之主!”

    “一代無極巨擘,假死入我蒼茫,必有所求,還好大祭司留下手段,否則等兩界交匯之時他突然發難,危害將會極大。”

    一身麻衣的農皇深深的看了一眼夢魘之主,面色沉凝。

    一尊誕生自一切有情眾生心靈之中的無極,若一朝發難,危害之大難以想象。

    “不必耽擱,將此人帶去祖廟,太日雖隱,祖廟之中也足以鎮壓一尊尚未恢復巔峰的無極了。”

    熒皇一步踏前,單手按壓在夢魘之主的肩膀之上。

    呼!

    就在此時,夢魘之主那凝滯不動的身軀陡然一動,漆黑的眸子豁然睜開,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你們.....又是什么東西?!”

    “不好!這老魔頭擺脫鉗制了!”

    孟奇心頭一跳,將絕刀神劍拔出,這夢魘之主還能擺脫心魔的手段不成?

    “醒了又如何?你此次可逃不了了!”

    “我等不曾恢復,你也不曾恢復,今日你難逃亦!”

    “夢魘,束手吧!”

    “出手!”

    夢魘之主睜眼剎那,其余五尊皇者也齊齊一動。

    于方寸之間,十二條手臂齊齊鉗制住夢魘之主的身軀,本身體量轟然壓了上去,將其徹底束縛住。

    “你們!!”

    夢魘之主怒目圓睜,還未擺脫心魔鉗制的他,根本來不及還手,就被這六個老東西制住了。

    “慚愧,慚愧。”

    泰皇一面將夢魘之主的脖子掐的‘咔咔’響,一面笑瞇瞇的向孟奇告辭。

    然后,六人合力,將夢魘之主架在半空,抬走了......

    抬走了......

    “........怎么就畫風突變了?”

    孟奇嘴角抽搐,心中哭笑不得。

    他本以為那夢魘之主既睜開眼,必然會發生一場驚天地動鬼神的戰斗,他都做好了遁逃的準備。

    哪里想到,這六尊皇者齊齊出手,疊羅漢一般將這夢魘之主壓倒在地。

    扯手臂的扯手臂,拽大腿的拽大腿,掐脖子的掐脖子,生生將夢魘之主抬走了.......

    這樣的混元之戰,可真是別開生面。

    .......

    “老賊無恥!”

    “六個無恥老賊,安敢如此欺我!!!”

    “若本座脫困,必然要屠了你蒼茫人族!!!”

    蒼茫九十九天之上,祖廟大界之中,一道道蘊含無盡魔意的怨毒之音震動天地,刺耳至極。

    “老爺子們可真彪悍.......”

    老樹之上,禿毛鳥嘆為觀止。

    “是啊,是啊.......”

    老樹之下,龜長生探出腦袋,看著被掛在穹天之上的夢魘之主,也很咂舌。

    “那還要等你能脫困。”

    泰皇端坐虛空之中,淡淡的看著被六人圍在中心的夢魘之主:

    “我等六人,不對,我等八人什么都不多,就是時間多,足以將你鎮壓到萬萬劫之后了......”

    太日無所不在,但是缺了人祖之血,便失去了控制,欲要鎮壓一尊無極,自然要他六人一同鎮壓。

    “無恥......”

    夢魘之主還要罵,面色陡然一面,漆黑的眸子之中陡然泛起殷紅之色:

    “狗東西,你沒有以后了......”

    .......

    無盡浩瀚的混沌海某處,一方看似尋常的多元宇宙。

    這一方多元宇宙之中,無可量計的時間線縱橫交織,無窮平行宇宙宛如基石一般承載起一方無可形容的巨大宮殿。

    卻正是大漢神庭帝都之所在。

    自出混元洪荒界,大漢神庭輾轉數十億年,才安定下來。

    “混沌海之中,頗為不太平啊。”

    瞭望臺之上,一襲銀袍的馬孟起斜坐在高臺之上,通過瞭望臺眺望無盡混沌海之中燃起的戰火,心有余悸。

    這混沌海之中的大戰太過可怖,大漢神庭帝都所在的多元宇宙都被波及到了,屬于大漢神庭統轄的諸多多元宇宙之中,都有不下十方被不知被掀飛到哪里去了。

    這樣的戰斗,太過可怖。

    縱使是他,心中都十分沉重,心神緊繃。

    “咦?!”

    突然,馬孟起面色一變,只見混沌海中,一道赤紅流光劃過無垠混沌而來!

    馬孟起尚未來得及做出反應,那一道赤紅流光已然逼近了大漢神庭所在的這方多元宇宙!

    其速度遠遠超越先天神魔!

    嗡嗡嗡~~~

    就在這時,這一方大漢神庭所在的多元宇宙陡然之間一震,無窮冰冷的紋路自虛無之中通過無數平行宇宙,時間線而來,滾滾如萬千天河齊齊而至,倒灌入大漢神庭之中。

    下一瞬,大漢神庭所在的這一方多元宇宙便迸發出無盡璀璨的神光,于混沌之中光芒大放!

    卻是那一道赤紅流光觸發了大漢神庭的防守機制!

    “敵襲?”

    光芒大作之間,一道道人影自縱橫交錯的時間線之中踏出。

    “孟奇,發生了何事?”

    當先一人面如冠玉,兩耳垂肩,神態雍容,正是劉玄德。

    “玄德公,一道赤紅流光自混沌深處而來......”

    馬孟起面色難看:

    “卻不知是如之前一般被波及到,還是有敵來犯!”

    轟!

    宇宙轟鳴,無數平行時空都齊齊為之一震間,一道無窮大的手掌自大漢神庭之中探出,于無盡神光之中一抓,一握。

    便泯滅了一切光芒。

    下一瞬,一襲常服,氣息平和的劉秀浮現在眾人之前。

    “議長!”

    “議長!”

    見得劉秀,眾人莫名松了口氣。

    神漢億萬年以來,劉秀威勢早已超越祖輩,成為神漢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人。

    “非是敵襲,諸位不必擔憂。”

    劉秀安慰了眾人一句,握著的手掌緩緩展開。

    眾人看去,只見劉秀掌間,似是一道赤底金邊,好似敕令一般的錦布。

    “怎么可能?!”

    錦布尚未展開,劉秀手掌便陡然一握,幾乎將那錦布捏的粉碎!

    轟隆!

    好似萬雷齊發,世界殉爆一般,整個多元宇宙都齊齊一跳,幾乎要崩裂開來。

    “議長!”

    劉玄德,馬孟起等人頓時面色一變,以劉秀之沉穩,縱使是與仙秦鏖戰最危急之時,都未曾見其變色。

    那錦布上記載了什么,竟讓其為之變色?

    此時整個大漢神庭都在震動,可見其心中何等之震驚!

    “依仗,發生何事?”

    劉玄德定了定神,上前詢問。

    劉秀面上陰晴不定,猶豫片刻,還是將幾乎被其捏碎的錦布敕令遞給了劉玄德。

    嘩~

    劉玄德一抖錦布,敕令之上一道無上的意志所化的大字便垂流而下:

    “此劫祖龍死!!”

    妙書屋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基金配资条件 福建36选7中奖金额 中超联赛2018赛程表 免费下载大嘴棋牌 四川金七乐官网下载 内蒙古快3一定牛预测 福彩开奖直播 吉林科乐麻将客服电话 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计划推荐 重庆幸运农场如何下载 蓝月亮免费四肖期期谁 一起温州麻将官方网站 配资排排网 全年平码公式规律 北京快乐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