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587章 無始玄都(四千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混沌海中,大浪滔滔。

    玉景道人隕落之地,玄黃大作,鴻蒙破開,太極轉動,四象乃生,隱隱間,似有無數宇宙衍生,好似一方無限界的雛形。

    混元隕落,還歸大道,造化混沌海。

    無數年修為,在此刻悉數化為烏有。

    錚~

    某一刻,黯淡無光的四劍微微一動,跌落于那一方無限界的雛形之中,于萬道衍生之中,消失不見。

    紀寧駐足良久,方才一步踏出,背負之神劍騰飛而起,終極劍道為之震動,轟然之間,倒灌此方宇宙雛形之中:

    “此界,當為玉景劍界!”

    .......

    玉景道人的隕落,放眼平時,已然是足以震動諸天萬界的大事,但在此時,卻也稍稍顯得平靜了些。

    自那武祖于最初時空兩度出手,直到此時,混元的隕落,似乎都不再那么讓人震驚了。

    大赤天之中,雄壯如山的青牛鵪鶉一般縮著頭,戰戰兢兢的請罪:

    “老爺,俺弄丟了您的九轉金丹。”

    道臺之上,太清道人盤膝而坐,神情淡漠,讓青牛心中越發驚恐。

    呼~

    太清道人輕甩拂塵,將青牛打翻在地:

    “你這牛兒,越發不像話了!”

    “老爺,牛兒知錯,牛兒知錯了。”

    挨了一拂塵,饒是青牛的筋骨,也痛的滿地打滾,但他也不敢大叫。

    太清道人微微搖頭,這牛兒跟了他萬萬劫,雖然蠻橫,但也算任勞任怨:

    “罷了,本就該給他,也算不得什么。”

    “謝老爺.......”

    青牛疼的齜牙咧嘴,卻也不敢怠慢,叩首謝過,才道:

    “老爺,小老爺怕是遇到了敵人,不知有沒有什么妨礙。”

    “玄都啊......”

    太清道人輕嘆一聲:

    “那孩子一向有自己的想法,隨他去吧。”

    老道士放下拂塵,淡淡的看向大赤天外。

    只見那太清大宇宙之外,無垠混沌海之上,無盡混沌氣流繚繞之間,兩尊偉岸存在相對而立。

    一人手持拂塵,一人提鐘。

    兩人遙遙而立,似無劍拔弩張之感,反而有一種莫名的和諧。

    當!

    某一刻,一道堂堂皇皇,宏大神圣的鐘聲浩浩蕩蕩的回蕩在無垠混沌海之上。

    那鐘聲輻射無垠,貫穿時空,覆蓋深遠,似無始終。

    “無始道友,得罪了。”

    鐘聲回蕩的剎那,玄都大法師揚起拂塵,遙隔無垠時空,一甩。

    轟~

    頃刻之間,太清大宇宙之外的混沌海齊齊為之暴動,在這拂塵搖曳之間,無邊混沌都為之匯聚而來,滾滾道蘊衍生變化。

    隱隱間,似有一方無窮大的太極圖自光影交織之間升騰而起。

    “道之所在,談何得罪?”

    煌煌鐘聲中,無始一步踏出,袖袍抖動間,推動無窮混沌海齊齊搖曳:

    “若說得罪,還是無始得罪了!”

    他與玄都,從未有過相見,自然也談不上恩怨情仇。

    但道至此處,卻不得不爭。

    正如鴻鈞道人所言,無始無終者,太上也!

    他自走上這條路,便已然注定了要與玄都大法師做上一場。

    “是極!”

    玄都大法師微微頷首。

    下一刻,璀璨神光在無垠混沌海之上轟然亮起,照亮了無垠混沌海,也同時震動了太清大宇宙之中的無數神魔,修行者。

    積雷山巔,李青山豁然起身,遙望無垠,只見一口無窮神圣,貫穿始終,蘊含無窮法理的大鐘升騰而起。

    與一面輻射無盡,自起源起,到終結末,一切法理交織而成的太極圖徐徐轉動。

    “這是,玄都大法師的成道劫嗎?”

    李青山心神一震。

    太易之年,玄都大法師,多寶道人,南極大帝三人并稱為三教大弟子。

    而三人之中,玄都大法師卻是最為神秘的。

    萬萬劫以來,南極大帝已成無極,多寶化佛,更只差毫厘成為無極巨擘。佛之源流。

    唯有玄都大法師安坐不動,不急不緩。

    此時,卻也終于要成道了?

    呼~

    虛空微微一動,一只猴子跳出虛空,悄無聲息的來到李青山之后。

    “五哥。”

    李青山心神一動,看向獼猴王:

    “怎的出來了?”

    “那蠢牛都請罪了,我自然出來了。”

    猴子蹲坐在大石之上,撓撓耳根,齜牙一笑:

    “那蠢牛囂張跋扈,自以為身份高貴看不起咱們兄弟,能讓他吃個癟,那可真是好極了!”

    “五哥你可真是,算了,好在牛哥也皮糙肉厚。”

    李青山笑了。

    “這玄都大法師,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

    猴子六耳善聆聽,太清大宇宙之外的動靜如此之大,當然瞞不過他。

    “五哥連這位玄都大法師的事跡也知曉?”

    李青山倒是有些詫異了。

    這位玄都大法師為人無比之低調,萬萬劫幾乎不出大赤天,有關于他的事跡,可謂少之又少。

    李青山自己,也只知曉這玄都大法師曾隨老子西行,化胡為佛而已。

    獼猴王便是六耳通天,善聆聽,也萬萬沒有可能洞徹大赤天中才對。

    “王禪老祖嘛,我當然知道。”

    猴子眨眨眼,道:

    “你不曾聽過他的傳說,卻該知曉他的弟子,他的弟子,可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我只聽說廣成子曾是軒轅人皇之師,玄都大法師的弟子倒是不曾聽說過。”

    李青山微微皺眉,似乎沒有聽說過玄都大法師還有什么弟子來著。

    “他那弟子可是位大人物......”

    猴子收回眸光,一字一頓:

    “就是那位天庭大帝,北極四圣之真武大帝!”

    “真武大帝是玄都大法師的弟子?”

    李青山吃了一驚。

    真武大帝可是個傳說中的大人物,他與玄都大法師也能扯上關系?

    而且,軒轅人皇比廣成子更強也就罷了,這玄都大法師也不如他的弟子。

    這兩位教徒弟的手段,也太高了。

    ........

    “玉景隕落!”

    無盡無限時空長河之上,輪回道主長嘯一聲,心中驚怒。

    陰影之主之死他心中已然隱生不詳,玉景道人的隕落,讓他心中終于泛起一絲漣漪。

    不同于陰影之主,玉景道人可是源最佳的載體之一!

    同樣的無情冷漠,高遠如天,近道之人,玉景道人,李寒沙。

    本就是源最佳的載體。

    若主神殿徹底被掃滅,最后一步,必然是源自那兩位身軀之中化生而出。

    但若沒有了那兩位.......

    輪回道主心中警鐘長鳴,感受到了危機的降臨。

    若無最佳載體,在夢魘之主剛剛歷劫歸來,主宰不知所蹤,天蒼之主被無限龍蛇困住的情況之下,他豈非成了最佳的選擇?

    “不妙,不妙!”

    輪回道主一震輪回盤,震退時空之主,心中咬牙。

    但凡加入主神殿者,其本身一切修行的資源,悟道,神通,秘法,系數來源于主神殿。

    這固然是修煉的便利,但也留下了一個不算隱患的隱患。

    那就是,一旦到了最后一步,近乎不可能反抗源。

    “你心緒不定,似乎玉景道人的隕落,觸動了你。”

    時空之主立于無盡時空長河之中,似同時處于過去,未來一切時間線,從任何時空,任何角度,全都只能看到他的正面。

    堵住了輪回道主一切前進后退的道路:

    “你在恐懼什么?”

    時空之主心中轉過思量,卻是隱隱有所了然。

    “呼!”

    輪回道主深吸一口氣,撼動無盡時空。

    下一瞬,那一道大不可量的六道輪回盤微微一震間,裹挾無盡時空長河之水為之旋轉起來,迸發出無窮璀璨的輪回之光:

    “時空,我沒有時間跟你耗了!”

    轟隆隆!

    覆蓋無窮大千,無量宇宙的時空長河隆隆震動,光陰如水流動,時空如刀飛舞。

    時空之主無處不在,無所不在,又好似無影無蹤,處處皆不在:

    “很不巧,我時間很充足......”

    “哈!”

    輪回道主振臂狂呼一聲,輪回之盤橫飛無盡時空,如刀如劍,斬斷重重時空,斬殺無數概念維度。

    其光影交織之間,似有恒沙之數的大宇宙彼此碰撞,迸發無窮偉力,生生撕裂了這一道橫跨無垠的時空長河!

    橫擊那貫穿過去未來,一切維度,無所不在,又好似處處皆不在的時空之主:

    “給我滾開!!!”

    轟隆!

    無盡時空長河上大浪滔滔,一方方時空宛如水滴一般拍擊四方。

    ........

    封神大宇宙,虛空至高天之中,正自講道的上清道人突然住口不言,眺望無垠時空深處,嘆息一聲:

    “可惜,可惜。”

    有弟子心生疑惑,從未見過師尊如此模樣,不由上前,躬身問道:

    “師尊為何嘆息?”

    “千劫之前,有一少年習得誅仙四劍,自一方大界超脫,得證大羅.......”

    上清道人輕嘆之后,緩緩說道:

    “后來,那少年持劍而來,踏上碧游宮,與我論劍三萬三千載。”

    “與師尊論劍?”

    諸多弟子心中一震。

    有千劫之前拜師的弟子恍然,想起了那位仗劍而來,敢于踏上碧游宮的道人,玉景道人。

    “玉景道人,隕落了。”

    無當圣母微微躬身,道:“師尊,可要我前去時空之中收斂其道蘊,痕跡?”

    “不必了。”

    上清道人微微搖頭,道:

    “當有再見之日。”

    “師尊所說那位玉景道人,掌圣德之道,但弟子聽說,那道人凡俗之時,曾殺親朋師友以求道,這般人,也能得圣德之道?”

    這時,有弟子上前問道。

    “人有遠近親疏,一視同仁,看似不德,視為大德!以人道之德,來形容大道之德,這本身便沒有任何意義。”

    “于道而言,一視同仁,方是圣德。”

    上清道人道:

    “圣人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大道不仁,以圣人為芻狗,如此而已。”

    “弟子受教。”

    那弟子似遭醍醐灌頂一般,身軀一震之后,躬身退下。

    “師尊,那武祖與源之戰,為何沒有旁人插手其中?最初時空之戰,那武祖分明樹敵眾多。”

    看著混沌海中大浪滔天,無當圣母心有疑慮。

    “那兩位誰勝誰負,與旁人又有多大干系?”

    上清教主失笑:

    “最初時空之戰,是大道降劫,方有萬人景從,諸多大能出手,主神殿固然交游廣闊,但如何能與那時相比?再說,紫霄宮中論先天后天大道,多少還是要承那武祖三分情誼的.......”

    “加之那武祖早已走到無極絕巔,戰力登峰造極,便是與主神殿有幾分糾葛,也最多兩不相幫吧!”

    “原來如此。”

    無當圣母點點頭,心中知曉,尚有一個原因師尊沒有說。

    那就是最初之戰,武祖勝過鴻鈞道人,無形中讓她這位師尊,那兩位師叔也要承一份情。

    “你所思無差,便是我們三個,也欠他一分。”

    上清道人淡淡一笑,看透無當圣母的心思,眸光垂落,俯瞰無垠混沌海。

    在其眸光之中,似有無盡光影糾纏,無垠混沌一一在目。

    大天尊與西王母的碰撞,時空之主與輪回道主的交鋒,以及,那太清大宇宙之外,正自論道的二人:

    “你師叔本想煉制一枚九轉仙丹贈予其,其卻不受,反而通過萬界通識符以十倍鴻蒙紫氣購買而走,從而使得你師叔不得不給那后輩一個與玄都論道的機會......”

    “這位武祖,可沒你想的那般簡單,真個莽撞,也走不到如今這般地步。”

    “他竟然敢算計師叔?!”

    無當圣母心中震驚了。

    這武祖真是潑天的膽子,與主神殿攻伐的同時,竟然還敢打她這位師叔的主意。

    震驚的同時,不由的也心生敬意。

    自太易至今,萬萬劫以來,諸天萬界之中,敢于算計她諸位師叔的,可是少之又少。

    “算計?”

    上清道人不以為意:

    “不,只是交換罷了!說來,他可能賺了,但你師叔,可永遠不會虧。”

    無當圣母若有所思。

    看了片刻之后,上清道人收回目光:

    “無當,你持我青萍劍登天一回,去天庭一遭接你三霄師妹,趙公明師弟歸來,你諸位師弟師妹的劫數,到此也該圓滿了。”

    “弟子遵命。”

    聞言,無當圣母回過神來,心中驚喜莫名,再不思考其他。

    無當圣母躬身退下,化光直去時空至高天庭而去。

    上清道人則再度開始講解道經。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 所有赌场娱乐网址大全 股票申购新股中签查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 我想找台湾马资料 好玩的棋牌手机游戏 新手机版福彩3d字谜画 河南福彩快三电脑版 博彩通百乐坊 大圣捕鱼单机版游戏 九游棋牌下载 上证股票代码一览表 极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捕鱼王注册 吉祥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