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252章 改變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血族女王原本蒼白的臉色變得慘白如紙,被月華捏住的喉嚨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哼,無法說出完整的話。

“大小姐!”寒衣的傷勢不只是胳膊斷了這么簡單,反震的力量對她的五臟六腑都造成了傷害,聽到熟悉的聲音,寒衣原本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意識也陷入了昏迷。

寒衣的聲音成功吸引了月華的注意力,她沒有松手,就那么拎著血族女王的脖子走到了寒霜和寒衣的身邊,看著齊齊陷入昏迷的二人,月華眼里的戾氣更加濃重。

“我問你,跟她們在一起的女孩在哪?”月華干脆利落的打斷了血族女王的四肢,將她扔在了地上。

從口袋拿出一張面巾紙,細細的擦拭著自己的手指,平靜的如一潭死水,剛剛的暴怒似乎只是錯覺。

“卑微的人類,你不得好死!”血族女王絕望的發現自己的自愈能力就像是消失了一樣,全身上下傳來的劇烈的疼痛感讓她幾乎要疼死過去了,卻仍有一種不知名的力量讓她保持著清醒。

月華沒有聽到滿意的答案,一腳踩在了血族女王的肚子上,血族女王在沖擊力下吐出一口鮮血,夾雜著內臟的碎片,模樣十分的狼狽。

月華的眼神更冷了,血族女王費勁的睜開眼睛,和那雙冰冷的雙眼對視,從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意,這眼神太可怕了,看著她就像是再看一個冰冷的尸體。

月華踩在血族女王身上的一條腿彎曲,上身下壓,胳膊撐在膝蓋上,面無表情的臉上透著冰冷:“回答我的問題。”

“你是說剛才那個人類,我不知道,你來了她就不見了,還偷走了我血族的圣物,我什么都不知道!”最后一句話,血族女王幾乎是吼出來的,血紅的眸子透著極度的恐懼,人類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存在,她真的是人類嗎?

“你為何傷了她們?”月華直起了腰,手中的白傘傘尖抵在了血族女王的脖子上,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眼里除了殺意沒有任何東西。

“她們要搶我血族的圣物,難道還不允許我反擊嗎!?”也許是受到的打擊太大,血族女王現在的表情處于猙獰和恐懼之間,不停的交替,整個面目表情都有些扭曲。

月華聽后,似乎明白了,收回了自己的腿,站在了一旁,手指微屈放到了下巴上,月華偏過了頭:“血族的血仆和血奴也都是自愿的嗎?”

“那些卑微的人類怎么能和我血族相比!”女王幾乎連思考都沒有思考就吼了出來,剛說完就看到月華眼里的戲謔。

恐懼還來不及放大就永遠的凝固在了眼睛里。

“既然如此,一個血族而已,算個什么東西。”月華平靜的將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血族女王,神識已經擊潰了她的大腦,血族女王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沉睡了千年,好不容易蘇醒過來竟會就這么不堪一擊的被殺掉了。

月華走到了寒霜和寒衣面前,靈力在二人體內流轉了一周,傷勢很嚴重,必須盡快治療。

寒霜和寒衣是小星的貼身護衛,她們都傷成了這樣,那小星呢?

想起女王剛才說的話,月華眼底有了些陰郁,為何到這個地步還要躲著我?

月華用靈力固定住了寒衣的斷臂,又用神識包裹著了寒霜接近崩潰的精神海。

從智腦取出了治療艙,將二人放了進去,直接打開空間點將兩個治療艙送回了易恒家主星。

眼前的場景十分狼藉,月華通知了薇草,自己沒有回去,而是仔細的開始檢查周圍的空間波動。

星神能這么快就逃走,就說明她已經提前定好了空間點,月華只能一點點的搜查。

整顆星球都被月華的神識籠罩在內,沒有發現一點可疑的波動,月華閉了閉眼睛,那雙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還是那般的冰冷,猶如一塊寒冰,一點波動的都沒有。

不是空間的力量嗎?

月華想起自己在古籍上看到的一些東西,又想到了元青蕪中了一種對身體無害的蠱,她的眉心跳了一下。

蠱術,小星怎么會覺醒這種能力?

月華將所有關聯的事情聯系到一起,很快發現了星神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蠱術這種能力月華不是沒見過,雖然自家妹妹是個白切黑,但是蠱術應該是十分陰狠的東西,怎么都不像是小星的性格能夠覺醒的。

不對,在六歲之前,小星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樣子的,我并不知道,還丟失了十二歲到十五歲之間的記憶,這其中一定發生了些什么。

月華在這里沒有收獲,就沒有再多停留,轉身離開了已經即將崩塌的古堡,順便帶走了星神設下的禁制。

古堡的頂層失去了力量的支持,瞬間開始坍塌。

月華邁著步子往前走,沒有直接開空間點,而是瞇起了自己的眸子。

蠱術是月華比較陌生的東西,這種力量跟修真還有些不同,雖然蠱術在修真中也有分支,但是星神的蠱術和月華所知道的蠱術明顯不是一個東西。

有一種說不出的古怪感。

月華收回自己的神識,這顆星球黑暗的氣息很重,比常年黑夜的易恒家主星的黑暗氣息都要濃烈很多。

怪不得會出現如此大規模居住的高等血族。

月華邁出去的步子一頓,目光放到了剛剛離開的建筑,那個位置光明氣息很濃,按剛才的情況來看那是血族的大本營。

血族為何選擇不適合自己的地方居住?

光明與黑暗,陰與陽,正與反;月華覺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紙張卻無法觸碰。

“大小姐,商家人來訪。”智腦突然響起,打斷了月華的思路,月華點開了閃爍的智腦,易恒忠恭敬的站在那,發過來了一封郵件。

月華打開了郵件,商家家主的投影立刻就放了出來:“月大小姐,對自己身體內的東西是否好奇?我想,關于那個東西,我知道一些東西。”

表情很自然,沒有一絲的破綻,似乎真的是想來幫忙的,商家的老狐貍,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月華關了投影。

“三天后。”不知道商家人打著什么主意,不過要見的是自己,見見也無妨。

只是這個時機是不是有些太巧了,小星才剛下落不明,商家就主動來訪了;商家,如果小星的失蹤跟你們有關系的話,我不介意率先挑起四大家族的內戰。

月華眼底的殺意越來越濃了,原本那種出塵的仙氣幾乎完全散盡了,留下的只有緲淡的氣息還有冰冷至極的殺意。

世人都說易恒家的二小姐最為可憐,被月大小小姐牢牢的控制在手里;兩人一起出現的時候,月華總是會將星神的氣勢壓下去這不是月華刻意的,換句話說月華在星神面前是她氣勢最弱的時候。

一些縈繞在周身的東西不是她能控制的。

如果沒有星神,易恒家現在絕對會更加強勢,月華手中的性命也絕對不僅僅是現在這樣。

她珍視生命的態度和她厭惡不尊重性命的態度呈正比,那些讓她厭惡的人她一個也不想留。

尤其是那種表面儀表堂堂,實則畜生不如的人,月華連給他解釋的機會都不會留,那讓她感到惡心。

如果月華對一個人產生了殺心,那唯一可以勸住她的人,就是星神,易恒家身為四大家族之一,看似風光,實則要顧及的東西很多,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完美的解決的。

月華找不出什么東西,也找不到星神,轉身撕開了空間點,也回到了易恒家主星。

已經六天沒有上線了,月華簡單的梳洗了一下,進入了游戲。

星神的賬號是暗著的,沒有登錄。

月華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失望,看向擂臺,挑戰賽第一場,月衛抽到的對手是一人核心的隊伍,所謂一人核心,就是一個人控制戰局。

個人賽和小隊賽對方似乎放棄的很干脆,只拿了一局的分數。

團隊賽月華沒有上場,因為不需要,對付這種隊伍,月華如果上場了,雙方都不會太好看,對方已經放棄了個人賽和小隊賽,團隊賽卻是干勁十足。

數次極為出挑的表現讓場上的月衛差點翻車。

但是最終還是因為隊員的實力不足而被水月年華以極為暴力的方式轟下了擂臺。

水月年華的戰斗風格很狂野,跟他那嚴肅的性格大相徑庭,一點也不死板,操作干凈利落。

因為出場次數不多打的打的對方措手不及。

第一局順利拿下,一直處在風口浪尖的月衛再次接到了熱烈的歡呼聲。

比賽結束后,月華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出現的人——天罪。

“隊長,好久不見。”天罪身上的裝備也有了些許的變化,天師這個職業在王座很少露面,到目前為止月華都沒有看到能讓人眼前一亮的天師。

“嗯,回來了。”對于失蹤了很久的天罪,月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還是那句話現實是現實,游戲是游戲,月華是不會將現實和游戲混為一談。

即使在現實見過了天罪,即使天罪的身份是個謎團,在游戲里天罪就是月衛的一員,和其他人一樣。

整個月衛和現實搭上了關系的三個人是月華不得已而為之,換句話說,如果月華不采取行動,會嚴重影響到游戲中的東西。

星月需要月衛,要把《星月神話》發展成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公會,這是星神的目標,星神的目標就是月華的目標,只要是星神想做的,月華都會盡全力幫忙。

只要不危害星神的安全,月華什么都能做。

“天罪,你小子還以為你棄游了呢,竟然活了,你這裝備不錯啊,等級也上來了,你是不是開掛了,這么快,變態吧。”流火從月華身后露出了一個腦袋,十分驚訝的繞著天罪開始轉圈。

“有些事情要處理,抱歉了。”長時間不上線之后,天罪說話似乎也不是那么古怪了,雖然還是有一些說不上來的感覺,但已經不是近古代的那種說話方式了。

“回來了就好,正好我們還缺張底牌,天罪你來最合適不過了。”風弈點開自己的面板不停地寫寫刪刪,月華當甩手掌柜,風弈就忙了起來。

幾乎每一個都在不停地計算著數據。

原本因為星神失蹤而陷入了低氣壓的月華站在這群人中間,心中的陰霾突然散開了很多。

一種無法言喻的,有些暖的感覺流進了心里,讓自己充滿殺意的內心得到了平息。

“隊長,我們今天表現的怎么樣啊?”琉璃月突然竄出了一個腦袋,盜賊裝扮的她只露出一雙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十分可愛。

“很好。”抿成一條直線的嘴唇放松了下來,月華的聲線比較冷,語氣平平淡淡的恢復了常態。

“嘿嘿,隊長夸我了,你聽見沒有。”琉璃月聽后立刻得意洋洋的跑到了我欲成王面前舉起了小拳頭:“本姑娘華服第一盜賊的名頭不是白叫的,隊長都夸我了!”

“隊長說的是我們全部,不是你自己。”我欲成王翻了個白眼,用很老成的語氣說完了這句話。

惹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成王,你能不能不要頂著那張嫩的不行的臉,說出這么不符合形象的話。”水月年華抱著雙臂,有些好笑的看著我欲成王。

因為我欲成王的極力反對,大家心情好的時候,還會不叫他矮豆丁,而叫成王。

“怎么就不符合形象了,我不會一直這樣的!”我欲成王那一點就炸的性子還是一點沒變,一群人嘻嘻鬧鬧的離開了榮耀王座賽場,回到了《星月神話》的駐地。

一路上因為有傳送陣,大家其實玩鬧的時間不長,但卻讓月華感受到了一種放松的氛圍。

看著月衛的一張張熟悉的笑臉,月華輕輕吐出了一口氣。

小星,這才是你讓我帶月衛的目的嗎?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