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50、心灰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正在玉蘭三人悠閑游古鎮的時候,一輛省城牌照的捷達車正悄悄駛入通往南坪村的盤山公路里。

    車子里只有兩個穿著白襯衫的男人,看起來像是走街串巷背著旅行袋賣文具的業務員。

    其中一個瘦一點的小心翼翼地開著車,一邊眼睛不錯地盯著七拐十八彎的道路,車速比那三輪摩托的速度快不了多少。

    副駕駛座的座位放得有些低,一個壯碩的胖男人半躺在座椅上,腳架在車前架上,痞里痞氣地跟別人講電話。

    車子駛入一段彎度不大的路,瘦子終于有心情和胖子說話了。

    他叫到“馬哥,你說咱們為什么要跑到這個窮旮沓里來啊?你說就為了一個鄉下土妞,至于嗎?那女的又不是美得天上有地上無的,再說都是被人玩爛了的貨,咱們老大至于這么大動干戈嗎?咱們又是坐汽車又是租車的,何必呢?”

    馬胖子懶洋洋地看了一眼開車的瘦子,嗤笑道“我要是能猜到老大的想法,那我現在就是老大了,還至于被派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我說瘦猴,你給老子專心開車,山路這么陡,你這么三心二意,小心咱倆都得玩兒完。老子可不想交代在這兒。”

    瘦猴嘿嘿笑了兩聲,知道踩到對方的痛腳了,對方已經惱羞成怒了,再撩撥下去這小心眼的就該記仇了,頓時安靜了。

    馬胖子對瘦猴的識相表示滿意,他抱胸瞇著眼睛說“我睡你一下,到地方了再叫我。小心開車!”

    瘦猴縱然不滿,也得乖乖聽話,控制車速向南坪村駛去。

    南坪村,正是家家戶戶燒鍋的時候,煙囪里冒出裊裊炊煙。

    提早收工的農民互相打著招呼,老人呼喚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還有水牛哞哞叫著,熱鬧中透著悠閑。

    何阿秀家里,何二槐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不想動彈。

    李麗在灶臺邊忙活,鐵制的瓢摔在大鐵鍋里哐當哐當響,嘴里罵罵咧咧地道“你是腿瘸了,不是癱瘓了,天天躺在床上不動彈等死嗎?我看也別等了,我直接用草席給你裹一裹直接送去埋了行不行?”

    “老娘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嫁了個窩囊廢,一輩子沒過過一天好日子,老了老了,還要伺候你個殘廢,你怎么不死了干脆?”

    罵完老大,繼續罵小的。“老窩囊廢生個小窩囊廢。一個大男人,連個女人都管不了。當爹的人了,還要你老娘給你養一家子,臉呢?你是不是打算連你孫子都讓我給你養?”

    餐桌上,李三妹頭也不抬,拼命往自己兒子碗里扒拉雞塊,對婆婆指桑罵槐充耳不聞。

    她兒子小聲說“娘,我阿爺和我奶還沒吃飯呢,我少吃點,給阿爺留一點吧?”

    李三妹橫了他一眼,呵斥道“吃你的,吃飽了去玩吧。大人的事少管!”

    她兒子癟癟嘴,頭埋在碗里拼命扒飯。

    何阿秀在屋里幫何二槐剪腳指甲。

    何二槐的腳趾甲又黑又硬,指縫里還有濃濃的污垢,何阿秀要用老大的勁才能剪的動。

    她低下頭,強忍著淚水仔仔細細把指教修剪得干干凈凈。

    何二槐對這個女兒從來沒有多少關注,此時見她專心給自己修指甲,心里有一咪的溫情泛起。

    再加上這段時間,他在家里地位一降再降,誰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女兒的態度讓他舒服多了。因此,難得問了一句“你嫂子說你找了個對象,賺大錢去了,你們賺了多少錢了?他這次怎么沒和你一起回來?”

    何阿秀手一抖,差點剪到何二槐的肉里。

    何二槐反射性地踢了一腳,頓時將女兒踢得往后一倒,心中剛剛升起的一點父女情頓時煙消云散了。

    他破口大罵“咋滴?怕你爹娘問你要錢花?我們養你這么大,花你的錢不是應該的嗎?你要是孝順,這事不用我們提,你就該把錢上繳給我們,而不是扣扣索索的買些不實用的東西就打發我們,還騙我們說沒錢。”

    何阿秀強忍著淚水,死死咬著下唇,心里反復告訴自己別計較,別計較!

    反正,從小到大,她在他們眼里,就是一個可以換彩禮的工具。

    她從那么遠的地方趕回來,就是想再看看他們,再多陪陪他們,何必再跟他們計較說話難聽不難聽。

    她小臉微白,忍著痛站起來繼續給何二槐剪未剪完的指甲,一邊低聲地解釋道“我和他已經分了,我身上剩下的那些錢,已經全部給阿娘了,現在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了。”

    何二槐更惱怒“啥?分了?沒賠你一筆錢?合著你一個黃花大閨女就讓人白玩了?你怎么這么沒用?你娘的手段你就沒學到一點?從小到大,你娘教你的那些手段你全部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何阿秀想起北上帝都過得屈辱的日子,渾身顫抖起來。

    她嘴唇抖了抖,想說什么,最終還是一個字也沒說,臉上卻有大顆大顆的淚珠滑落下來。

    這樣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任誰看了都要心軟了。

    然而,何二槐看著女兒哭喪的臉,只覺得無比晦氣。

    “哭哭哭!在我面前有用!你要是不想看我這殘廢就趁早滾!不想回家就別回來了,回來了又給我擺這臭臉干什么?滾出去!老子看見你就煩。”

    何阿秀跟個受氣包似的默默出了屋子。

    李三妹已經吃飽喝足了,抬頭看見小姑子狼狽的樣子,哂笑起來。

    雖然心里有些奇怪小姑子這段時間的反常,不過,與她和干?

    反正這一家就是一灘爛泥,她只要顧好自己與兒子就行了,至于別人死活,她才管不著。

    何阿秀走到廚房里,站在土灶邊,仔仔細細地看著忙碌的李麗,從她鬢邊的幾縷白發,看到她眼角的皺紋,從她佝僂的身子看到干枯的雙手,想把眼前看到的一切深深記在心里。

    李麗罵道“杵在這里干甚么?栽樹嗎?還不滾去吃飯,等我喂你啊!沒有千金小姐的命,就別擺那個款……老娘真是爛了肚腸,盡生些廢物……我的命好苦啊!”把手里的抹布啪地摔在灶臺邊,扭身出去了。

    何阿秀呆立一陣,然后就這么站在灶臺邊就著冷菜殘羹匆匆扒完了一碗飯。

    門外,李麗瞪著門前站的一胖一瘦兩個男人,心里一咯噔,警惕地問“你們是誰?要找誰?”

    她以為是兒子欠的賭債人家追上門了,心里正慌,結果那胖子開口就問到“何秀秀是不是住這里?”

    。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