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164章 被扇巴掌的顧一念(二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江蓉跟顧銘離婚之后,在京城是待不下去了,她爸早亡,媽媽在她大三那年也去世了,老家自然也不想回去,思來想去,跟著劉鵬飛去了粵城。

    粵城跟京城一南一北,她的事傳不過去,到了那里可以改頭換面重新生活。況且,她心里還打著別的算盤。

    這些年在顧家過得養尊處優,她早已不想再過那些為柴米油鹽發愁的日子了。可跟顧銘離婚時,因為是她出軌在先,又被顧銘拿顧諾要挾,只得讓了步,拿了一百萬就被掃地出門。

    一百萬對現在的她來說,根本就經不了幾天花,所以,她必須為自己的下半生做盤算。

    粵城重商,離港城又近,有不少大老板。雖然比不上京城那些豪門的底蘊,但有錢就是大佬,規矩還少,對她來說反倒是好事。

    活到她這個年紀,早已經不會再奢望什么感情這種東西了。當初跟劉鵬飛倒是你儂我儂了一陣子,但劉鵬飛是個好高騖遠的性格,她也不甘心一輩子過窮苦的生活,這才很快就攀上了顧銘。她對顧銘,這么多年的相伴,雖然也處出些感情來,但這些微不足道的感情,這幾個月也早已消磨殆盡。

    她跟著劉鵬飛到了粵城后,就分道揚鑣了。

    兩人的關系,很早之前就只剩下了利益二字。給顧銘戴綠帽子的事,她當初確實是被逼的,劉鵬飛用光了錢又來京城找她,她有把柄在劉鵬飛手里,他又擔心她翻臉不認人,所以才想要抓點別的證據在手里。

    沒想到就那一次,自己就懷上了,還鬧得如今這個地步,每每想起,心里實在是不甘,自然不可能還對劉鵬飛有好臉色。

    而劉鵬飛呢,知道她如今被顧家掃地出門,在她身上再也撈不到油水,四十多歲的人了,也沒什么美色好貪的,就也二話沒說離開了。

    當然,那一百萬的事,江蓉是不會讓劉鵬飛知道的。

    再她找到下家之前,她還得靠這一百萬撐著。

    打發走了劉鵬飛這個心腹大患,江蓉心里就安定了些許,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遠在京城的顧諾了。

    她知道因為自己的事,顧諾受了連累,所以也不會計較她這段時間的冷淡。

    可連著兩天沒消息,以前是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心里不免著急,現在聽到顧諾好不容易接通了電話就哭了出來,心中一緊,忙問,“諾諾,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是不是你爸罵你了?”

    江蓉是個聰明人。

    顧銘疑心病重,自己出了這事,他一定也會懷疑顧諾的身份。可這點她倒是問心無愧,顧諾確實是顧銘的女兒,否則她也不可能這么放心留她在顧家。

    但即便如此,顧銘對顧諾的態度,也不可能再跟從前一樣了。

    顧諾抽抽噎噎哭了好一陣,才止住了些許,啞著嗓子道,“媽,我……我在這家里過不下去了。”

    江蓉聽她哭著著急,好不容易說話了,又是這么語焉不詳的一句話,只得接著問,“是誰給你氣受了?告訴媽媽。”

    顧諾便哭著把顧一念這事說給了江蓉聽。

    江蓉一聽,臉色就沉了下來。

    這個顧一念,顯然不是省油的燈。居然將計就計,不聲不響就給了諾諾這么大一個教訓。

    她當然知道顧諾這事做得不高明,但在母親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沒有錯的,就算吃了虧,那也是別人的錯。

    柔聲寬慰了顧諾兩句,她道,“諾諾,你聽媽一句話,現在你爸因為我的緣故,肯定不會再像以前那么護著你,但你畢竟是他的親生女兒,又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等他這陣子氣消了,自然就不會再幫著顧一念了。這段時間你先忍耐忍耐,不要跟顧一念對著干,也不要惹你爸生氣。”

    顧諾也不笨,知道江蓉說的有道理,雖然心里不快,也只得不情愿地應了下來。

    江蓉想了想,又道,“況且顧家看不慣顧一念的人,也不止你一個,你又何必著急出這個頭。”

    顧諾撇了撇嘴,一臉郁結,“媽,你不知道,奶奶最近也不像以前那樣天天揪著顧一念不放了,就連小姑姑,上次過年的時候,也跟顧一念兩個人在外面單獨說了好久的話。”

    江蓉心里明白。

    顧一念現在在娛樂圈發展得順風順水,少不得以后能幫上公司的忙,自己那個前公公是最精明的,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跟顧一念交惡。

    “而且……我聽詩語姐說,顧一念居然還跟霍二爺搞在了一起!”顧諾憤憤不平,又添了一句。

    江蓉一驚,“霍二爺?哪個霍二爺?!”

    顧諾心里不耐煩,皺著眉頭道,“京里還有幾個霍二爺?霍家那位剛回國的小兒子,媽你不是還見過嗎?”

    江蓉知道顧銘想用顧一念去商業聯姻,當初也考慮過寶能集團的丁家,但后來顧一念背著家里進了娛樂圈,這事也就不了了之。當時她還一陣慶幸,可沒想到,現在顧一念居然能攀上霍家這處高枝了?

    霍家可比丁家還要顯赫不少。

    “你爸的主意?”

    “我爸估計還不知道。”顧諾頓了頓,還是說了實話,“上次顧一念把你從樓梯上推下來那一次,我們去了醫院后,詩語姐親眼瞧見霍二爺來老宅接的顧一念。”

    自從劉鵬飛的事被發現,江蓉心里一直惴惴,再加上后來又有了身孕,根本就分不出多少精力再去關心顧一念的事,現在聽著,只覺心驚。

    這么說,是老早就有苗頭了!

    顧銘知不知道還難說,但顧建國那個人精一定是發現了什么端倪的,否則那段時間怎么會破天荒的對顧一念態度好了起來?!

    心里又氣又惱,但她現在遠在粵城,就算想做什么,也是有心無力而已。

    轉念想到她剛才話中提到的顧詩語,頓了頓,臉上的急色就漸漸消退下去,眼珠子一轉,“諾諾,你跟你詩語姐一向關系好,這些天也別去觸你爸的霉頭,多跟顧詩語走動走動。你別忘了,她跟榮家的事成不了,顧一念可脫不了干系。”

    聽到這里,顧諾眼神一亮,頓時明白過來。

    顧一念這幾天心情不錯,但她向來是穩重的性格,人前并沒有露出什么異樣來。

    可偏巧上次她跟姜謹對劇本的時候,楊汐彤也在不遠處,將他們倆的對話聽了進去。

    楊汐彤不喜歡顧一念。

    原因很多,不過歸根結底,無外乎也就兩個。

    顧一念長得漂亮,演技又好,還比她年紀小,剛入圈就發展地順風順水,照這個勢頭下去,不出幾年,她的人氣就能超過她。

    雖然娛樂圈的新人一茬茬地冒,但顧一念偏偏是在她眼前冒出來的,心里自然就嫉妒上了。

    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為席睿。

    雖然外面都傳席大導演從不找娛樂圈的女人,但她就是覺得,席睿對顧一念的態度不一般。在這種事情上,女人的直覺一向很準。

    所以,雖然顧一念這兩天跟平常沒什么兩樣,楊汐彤卻越看她越不順眼了。

    顧一念沒注意到這些。

    她當然知道楊汐彤對她的態度很微妙,不過片場這么多人,私底下兩人沒有任何接觸,她就算想對自己如何,也找不到機會,所以不想在楊汐彤身上浪費時間。

    不過,兩人在劇里的對手戲不少,今天就有一場。

    此時按照劇情發展,顧一念扮演的淑妃之父被皇上猜忌,被迫交出兵權,聽候發落,淑妃因為替父求情頂撞了皇上,被判禁足宮中,偏偏這個時候傳來了楊汐彤扮演的女主有孕的消息。

    楊汐彤扮演的女主江卿入宮之后被封為才人,很快得了圣寵,前段時間剛被升為貴人,現在又有了身孕,一時風光無兩。

    淑妃雖然寵冠后宮,卻一直無子,如今聽到消息,自然不忿,竟派手下的人偷偷從宮外捉來野貓,埋伏在江卿前往御花園的必經之路上,等江卿一過,就將野貓放了出來。

    江卿不查,被野貓嚇到,腳下一滑就摔倒在地,不幸流產。

    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子,就這么沒了,江卿自然不會善罷甘休。這個時候,皇上有心要查辦淑妃父親,其家族已然失勢,淑妃卻并不知自己即將大難臨頭,除去了江卿的孩子,心里還洋洋自得。

    可很快,她的父親就被革職,她被禁足宮中,連皇上的面都沒法見到,自然也無處求情。她派人給皇上遞了消息,請皇上念在過往的情分上,再來看她一面。

    沒想到,她沒等來皇上,卻等來了江卿。

    江卿流產,皇上雖然知道是淑妃下的毒手,但程家尚未根除,暫時不好動她,只能晉了江卿一級位分,以示補償。

    而程家一倒,已經升為怡妃的江卿很快就找上了門。

    她們今天要拍的這一幕,就是從這里開始。

    導演叫了“action”,在場眾人迅速投入到劇情當中。

    宮門被人推開,顧一念扮演的淑妃原本正懶洋洋地躺在偏殿的貴妃榻上,突然聽得有人進來,以為是皇上,連繡鞋都沒來得及穿,只穿著襪子就跑到了正殿。

    可一看來的人是江卿,臉上歡喜的笑容生生就僵住。

    “你來干什么?!”淑妃從小被百般嬌寵著長大,即使失勢,也學不會低頭討好,更何況對方還是她的眼中釘。

    “我來看看淑妃娘娘。”楊汐彤看著顧一念的目光很冷,冷得顧一念都一時分不清,她究竟是演技太好,還是根本就是本色出演?

    心念一轉,面上適時地浮上一抹高傲的神色,揚了下巴,神情倨傲,“江卿,你不必這么假惺惺的,我知道,你現在心里恨不得殺了本宮,可只要本宮還坐在這淑妃的位子上一日,你就動不了本宮,你以為……”

    她話音未落,突然眼前一陣掌風起,緊接著,空氣中響起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感受到面頰上傳來的火辣辣痛意,顧一念不由怔住。

    劇本里雖然寫了這一幕,但一般情況下,就算是真打,對手演員也不可能下手太重,大多是高高揚起,輕輕放下,這樣拍出來看得真實,演員也不會真的受傷。

    前期顧一念扮演的淑妃得勢時,扇過楊汐彤扮演的江卿不少巴掌,但她基本上都是借位,就算真的碰到了,也根本沒有使勁。

    而楊汐彤這一巴掌,卻分明下了狠手。

    顧一念又不是傻子,事已至此,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楊汐彤分明是看不慣她,借著演戲的由頭出氣而已!

    她這一巴掌實在太響,不光顧一念愣住,連導演也愣了幾秒,才忙忙喊了“卡”。

    楊汐彤倒是一點也沒有公報私仇后的自覺,眼尾一揚,看向導演嬌嬈道,“導演,怎么喊停了?我跟一念正演的入戲呢。”

    顧一念的眸光一冷。

    ()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