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49、舒花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舒展把地球來客接到圣湖城的租房后, 再次跟他們強調了天殘身份在天柱星的低下和危險。

    “你們做生意和學習我都不反對,但是請千萬記住,第一不要暴露我們的真實來歷,如果有人逼問你們,就說你們是天地村人,是鎮海國八王子的領民。

    第二,你們都拿到了天地村的正式身份, 這可以讓你們在外面自由行走,但你們千萬不要一兩個人獨行,每次出門最好帶上一名當地天柱星人。

    第三,一旦遇事不要熱血冒頭, 不管看到什么、遇到什么,回來再說。花鐵兒贈送給你們的手環具有一定保護作用, 可以經受十次槍擊的威力,但遇到厲害的、等級高的符紋攻擊,那就難說了。總之,萬事以自保為主。”

    舒展把自己該說的都交代了一遍, 并以私人名義聘請了五名戰字衛保護十名地球來客, 同時還給每個人都發了一個藥劑包, 里面裝上了治療急病和救治外傷內傷的急救藥物。到此, 他能做的都做了,如果真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把自己玩死,那他也沒辦法。

    鄭老忽然舉手,“如果有人和當地人談戀愛怎么辦?”

    舒展一頓, “那是個人自由,但你們沒有我能逃跑和自保的能力,就不要輕易把自己的來歷說出,就是我當初也是因為空間門和某人才被迫暴露。如果你覺得已經到了必須和對方坦誠一切的時候,就把人帶回來,對方是真情實意,還是假意玩弄,我們可以驗出來。現在還有什么問題?”

    眾人面面相覷,陳冕代替大家提問道:“如果有人失散怎么辦?”

    “你們的手環上具有定位和求救功能,使用方法已經教過大家,如果失散、迷路、被抓等等,不要驚慌,我們會盡可能地去救你們。”舒展笑了下,道:“救援不是免費,救援所需費用,我會和探索部申請。”

    陳冕又問:“可以透露出地球的知識嗎?”

    舒展回復:“這點我相信來之前,探索部都已經給諸位說明多次,透露多少、透露什么內容,大家自己心里應該有數。我不反對你們用地球知識贏取當地人的尊重和認可,也不反對你們利用這些知識和技能來賺取能量幣和當地資源,但也請諸位不要把天柱星人都當做傻子,你們看看花鐵兒和瘋兔大師,你們覺得他們傻么?”

    眾人沉思,也都各自警惕。托花鐵兒和瘋兔大師的福,過來的地球人沒有一個敢小瞧天柱星人。

    而這種警惕心無疑會幫助大家減少很多麻煩和危險。

    “我知道諸位身上都帶了槍械,但這些武器不到萬不得已,請不要輕易使用,如果用了,最好不要丟失。當然,如果真的丟失或被搶走,也不要驚慌,回來說清楚,我們會想辦法解決。”舒展敢這樣說,也是因為花鐵兒正在根據地球的槍械等武器改造這邊的符紋武器,相信很快就會有類似的符紋武器出現,到時地球人再使用槍支就不太容易被人看出。

    舒展曾想讓地球這邊帶來的武器讓花鐵兒都刻上符紋,但花鐵兒告訴他,那樣意義不大,只能騙一些對符紋不了解的人,遇到真正的符紋師一定會被戳穿,還不如就這樣,到時候實在不行就說是從落寶門撿到的。

    花鐵兒有一點說得很隱約,那就是地球那邊也不太想讓花鐵兒知道他們都帶來了什么武器。花鐵兒也就裝作不知道。

    不過這種情況也就是目前,等到以后正規化,無論是地球來客,還是天柱星人過去地球,雙方都會進行詳細檢查,避免帶入不可挽回的污染物。

    舒展也不覺得地球來客的事情可以隱瞞很久,但在地球人還沒有站住腳跟之前,他希望能隱瞞多久就隱瞞多久。

    最后,舒展給所有人吃了一顆定心丸,“我穿越空間門的能力有所提高,如果你們真的被抓、被困,而我怎么都無法把你們撈出來,那么我會回去家鄉一趟,而所有跟我過來這邊的人,都會因為我離開而跟我一起離開,不管你們當時在做什么、以及在什么地方。”

    陳冕眼睛一亮,欣喜道:“這么說,我們不用在你離開的時候特地趕到你身邊?”

    舒展搖頭,“不用了,我已經做過嘗試,我離開,所有跟我過來的人都會離開。”

    地球來客們聽到這句保證才都真正舒了一口氣,他們這也算是有了最后最強大的安全保障,只要他們不死,舒教授一回地球,他們就也能跟著脫困。

    舒展沒有解釋他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的空間里擺放著所有地球來客的血液,這些血液儲存在他這里,就像是和他建立了某種聯系,他可以直接帶其主人來往地球和天柱星,甚至是其他地方。但如果他不想要帶某人,他可以把血液從他的空間中拿出來,那么當他離開天柱星時,那個人就會被天柱星排斥。

    他不說,也是他的自保手段。如果讓地球人知道他可以用這種方法控制所有地球來客的生與死,那他絕對會成為地球第一號警戒對象。

    而舒展之所以會想到利用血液來建立聯系,也是受到花鐵兒那條帶子的啟發。

    他和大黑帶著刀客暗中試了一次,確定能行后,這次帶地球來客過來就以體檢的名義,各自取了一點他們的血液。

    他本意不是控制,而是為了救人方便,但如果以后暴露會被人怎么說,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

    “好了,諸位,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可以自由活動了,我下一次的返家鄉時間為五十天后,為了家鄉那邊便于管理,以后我們的往返時間基本都定在五十六天一次,也是這里的一個月時間。大家根據時間和距離,自己估算著來,建議你們不要脫離大隊遠行,一是危險,二是你們自己趕路不方便。”舒展交代完這些,就把事情都交給了陳冕。

    尉遲鷹飛留在了天地村,有些科研工作者還在那邊工作,并沒有跟來。

    沒有了必須趕回去的時間和距離約束,地球探索隊能做的事情更多,陳冕臨時調整計劃,開始和大家開會。

    舒展也不再管地球探索隊接下來要怎么探索和接觸天柱星,相信地球那邊的智囊團只會比他想得更周全。

    “蒼狼,你跟我來。”舒展招呼蒼狼,邊走邊說:“這幾次穿越空間讓我對空間之力的理解稍微多了一些,讓我看看你體內的能量運轉,也許我能稍微解決一點你的問題。”

    蒼狼臉上綻開笑容,他想說自己現在就很好了,但誰不想自己的能力能更近一步?而且他真心喜歡和尊重他的新主人,他希望自己能幫到舒展更多忙。

    舒展、大黑和蒼狼在屋里關了整整一天。

    瘋兔大師回來時,地球來客已經帶著五名戰字衛保鏢組團去城里探險。

    聽守時說舒展似乎在治療蒼狼,瘋兔大師很感興趣,但他并沒有進去打擾,直到舒展帶人出來。

    “有進展嗎?”瘋兔大師逮著徒弟考問。

    舒展秒懂老頭在問什么,當即拉了拉筋骨說道:“有一點。”

    “說說看。”瘋兔大師示意舒展和他到樓上陽臺坐一坐。

    舒展瞭望著圣湖城的景色,指了指自己的額頭說道:“你們的雙角很有意思,就像是一種信號接收器,不過你們接受的不是信號,而是能量。更有意思的是,你們的雙角就像是接受能量的總控開關,只要這個總控開關不壞,你們全身上下都能接受能量,可一旦總控開關壞了,你們的能量系統也會跟著崩潰,不但不能再吸收能量,就連體內的符紋脈絡也會漸漸萎縮、損毀、消失。”

    瘋兔大師不滿意地道:“這點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沒有看出一些新的東西?”

    舒展搖頭。

    瘋兔大師更不滿意了。

    舒展卻在此時突然笑道:“我雖然沒有看出新的東西,但我發現雙角折斷也不是完全不能重生。”

    瘋兔大師立刻坐直身體,“有點意思了,繼續說。”

    舒展表示:“天柱星人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在一些恢復藥劑的修復下基本都能重生,只要還有一口氣,就是大腦和心臟都能重生,但只有你們的雙角,不管使用任何藥劑,哪怕是高級藥劑都沒辦法重生。”

    “不錯,然后呢?”

    “既然普通藥物沒有辦法,我就只能從基因層面著手了,我仔細檢查了蒼狼的雙角,又拉了守時他們檢查,發現缺了一根角的蒼狼,其基因鏈也有了缺損。而這種缺損與天地村的天殘十分相似。”

    “很好!繼續。”瘋兔大師眼睛特別亮。

    “普通藥物,哪怕是神奇的殘肢重生的藥劑,它們能修復的是身體缺損,而不是基因鏈缺損。換言之,人的身體本身就沒有的東西,你自然不可能讓它出現。基因鏈受損就像是把原本擁有的東西從根本上抹除,讓藥物想修復都無從修復起。”

    舒展打了個比方:“這就像你可以用金屬去修補一個壞掉的金屬柜的抽屜,但如果這個金屬原本就沒有抽屜,你就不能去修補,而是得重新改變柜子的樣式、重新設計、重新制作出帶有抽屜的柜子。”

    舒展虛虛畫了一個基因鏈的圖形,“所以想要治療好蒼狼,只有從根本、從修補他的基因鏈著手,而如果我能讓蒼狼的殘角重生,說不定也能讓天殘們再次發育成正常天柱星人。”

    瘋兔大師猛地站起,不無激動地道:“你想到辦法了嗎?”

    舒展慢慢說道:“同源重組,反鏈交換。”

    瘋兔大師沒聽懂,舒展耐心地做了詳細解釋。

    瘋兔大師最后總結道:“你發現了一種二次變異物質,這種物質原本是天柱星特產的快線蟲液、氣冰與那蟲子的結合物,我們姑且稱之為一次變異物質。這種一次變異物質也是讓那蟲子能活下來的原因,而這種變異物質對基因有著極好的修復和維護作用,你把這種一次變異物質拿到你的家鄉做實驗,結合你們那邊的某些物質,讓這種物質再次變異,就成了你現在口中所說的二次變異物質。”

    舒展接口:“沒錯,這種二次變異物質我稱之為舒花,因為它的外形就像是一朵盛開的小花,又是我研究出來的,所以叫它舒花。但目前舒花只是理論上可以修補損傷乃至直接缺失的基因鏈,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以及又會有什么副作用,還得大量實驗才知道。”

    瘋兔大師毫不猶豫地拍板:“做!你不用擔心藥材和試驗體,天柱星任何一個國家和種族都有著數不清的符紋能力受損者,他們為了能恢復能力,什么代價都愿意付出,只要我們放出試藥的風聲,信不信我們的門檻都能被人踏平?”

    瘋兔大師越想越激動,“今天碰到一個傻叉要跟我比徒弟,比就比,老子要讓他知道不但老子比他強,老子的徒弟也比他徒弟強一百倍!比他本人更是強一萬倍!”

    舒展:……那人和您老多大仇?

    瘋兔大師抹掉噴出來的口水,恢復淡定和高傲,“明天你和我去本地的藥劑師協會一趟。”

    舒展:“好。”

    瘋兔大師斜看他,“好好表現。”

    舒展看懂了老頭的言下之意——不好好表現就打死你!

    舒展本來還想問問老頭去看了那個病人怎么說,但看老頭的表情,他很明智地沒有提這個話題。反正明天就應該能知道了。

    蒼狼一直在旁邊聽兩人交談,等瘋兔大師離開,他跟舒展提到:“主人,請讓我做第一個試藥人吧。”

    舒展無奈:“不要回到這邊就叫我主人,我還打算還你自由人的身份。”

    蒼狼搖頭,“自由不自由我無所謂,能伺候主人、為您做事,就是我的人生榮耀。您不要勸我,我的思想和地球人不一樣,我從小接受的就是一定要對主人忠心的洗腦教育,我的思維已經僵固,對我來說,我的人生最大幸福就是遇到一個好主人,而我的人生目標就是侍候好我的主人。我有幸遇到了您,我覺得這就已經是眾神賜予我的最大幸福,請不要再提給我自由身的事,如果您真的恢復我的自由,我依然會戴著奴隸環待在您身邊,除非您殺了我。”

    舒展又感動又頭大,“這事我們以后再說。至于你做第一個試藥人的事,讓我再想一想。”

    蒼狼懇求地道:“我相信您。而且我的情況不同,您對我的身體非常了解,我的能力您也了解,您不是說你可以幫助牽引,隨時監督舒花這種物質在我身體內的反應嗎?這樣一來,我應該比其他試藥人更有把握。”

    舒展抬手,“我只是說出自己的推論,到底能不能成行還不知道。”

    大黑在量子空間內忽然汪的一聲叫:“爸爸,我也覺得可以試試。”

    舒展皺眉,依然不同意,“舒花只是我個人判斷在理論上有再生缺損基因鏈的作用,但它也可能導致基因異變,我原本打算是先在動物身上進行試驗,人體要到最后。”

    蒼狼還想進一步爭取,被舒展斷然拒絕,“不行,剛才老師說試藥的事情,我就想說,我不會一開始就進行人體試驗。蒼狼,你的情況還算穩定,不用這么急著恢復,我可不想你變異成怪物,最后我不得不另外想辦法把你恢復,或者干脆殺了你。蒼狼,再說一遍,你對我很重要,我不想這么冒失,也不想你有任何危險。”

    蒼狼感動得眼眶都紅了。

    舒展不善于煽情,看蒼狼這樣,立刻改變話題:“花鐵兒那家伙怎么還沒回來?他跑哪兒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不好意思,離家一個月,堆積下來要處理的事情比較多,更新時間有點不穩定,等到下周一應該就會恢復中午更新了,見諒哦,合掌~

    感謝在2019-11-14 17:34:52~2019-11-15 20:47:1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冬冬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不知道的很多 3個;雨青 2個;書卿紙短、心寬腿長雙商在線、蘋果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書卿紙短 70瓶;萌豆豆 27瓶;圈圈很圓、阿萊 20瓶;lucifer 15瓶;19298778、jc、取一個名字、yenaii、王小娘 10瓶;漫天京歌 5瓶;不周 3瓶;銀之、異世流放我 2瓶;貓影影88、遠遠、做夢都在玩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