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54、救醒考古青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瘋兔一行到了會長家里就受到了熱烈歡迎。

    大概因為就這么一個獨子, 會長家里對考古青年極為重視,他昏迷的事也惹得一家子吃不好睡不好。

    聽說會長請來了大名鼎鼎的瘋兔大師,一家老少都來了,圍著瘋兔行禮,會長的老父母更一個勁哀求瘋兔,求他一定要救救他們的獨孫。

    會長夫人則哭著說愿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能讓她兒子再次睜開眼睛。

    瘋兔非常不習慣處理這種事情, 非常任性地罵道:“夠了!別一個個哭兮兮的,人都還沒死呢,哭成這樣算什么?等人真的死了,你們怎么哭我都不管, 現在給我把路讓開,要么我就回去!”

    “別!”一群人大叫, 連忙讓開道路,不敢再纏著瘋兔不放。

    舒展想到醫院里那些難纏的患者家屬,想著瘋兔要是在地球行醫,恐怕得給他準備一個安保隊才行。

    花鐵兒跟舒展咬耳朵, 讓他學著點。

    大黑甩著尾巴, 和蒼狼一起注意著周圍。它和舒展爸爸不一樣, 它到哪里都有著野獸的警覺性。舒展爸爸不擅長這個, 它更要注意。

    譬如他們從當地藥劑師協會出來時,它就發現有人跟上了他們。

    但它剛準備叫,花鐵兒就拍拍它的腦袋,示意它不要發出聲音。

    大黑秒懂花鐵兒的意思, 這位八王子也察覺到有人在跟蹤,而且他似乎并不想讓對方知道他們知道了這一點。

    大黑搞不懂人類那些彎彎繞,但它承認,在玩陰謀上,十個舒展爸爸也比不上一個花鐵兒,這讓它決定暫時就聽這個八王子的,看他想做什么。

    雖然認為花鐵兒的能力不弱,但不是很信任他的大黑就在后面的行程中始終保持著高度緊張。

    瘋兔大師看了會長昏迷的兒子后沒說話,示意讓舒展也過來看看。

    會長和他夫人在一旁等得焦急,卻也只能等著。

    舒展在仔細觀察過考古青年,他還刺破青年的指尖,取了一滴血進行詳細分析,最后得出結論:“確實是中毒,毒素傷了他的神經,他之前服用的藥劑延緩了毒素蔓延,但最多再等兩三天,毒素就會控制不住。”

    會長夫婦臉色大變,會長夫人捂著臉又溢出了淚水,但她剛才被瘋兔吼過,不敢哭出聲。

    瘋兔哼唧道:“泰清雖然沒有高級藥劑師的真正實力,但至少他還有中級藥劑師的本事。解毒劑是不是他拿出來的?”

    會長忍著悲痛點頭,又苦著臉道:“泰清大師說這種藥劑不能多用,因其本身就是毒-藥。”

    “以毒攻毒是吧,想法沒錯,可惜藥不對癥。”瘋兔眼中滿是諷刺,“泰清的本事都在治療外傷上,讓他解毒,還不如專門找個毒師。”

    會長拍拍哭泣的妻子,愁眉苦臉地道:“協會里就有毒師,我也找過他們,但他們也都表示束手無策。”

    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冒著得罪貝黎姿公主和泰清大師的危險在今天的會診上力挺瘋兔。

    “泰清大師跟我說,我兒中的這個毒很可能是當年藥劑之母留下,而且經過三千年的時間已經變異,所以他的解毒-藥才也不管用,還說如果他不行,其他人恐怕也無法解決。”會長繼續苦著臉說道。

    舒展正準備幫助考古青年解毒,聽到這句話頓時躊躇了一下,高級藥劑師都說無法解除的毒-藥,如果他輕易解決了,那已經不是打臉,而是要怎么解釋的問題了。

    考古青年中的毒他很熟悉,就是地球現代常用的一種化學毒素,這種化學毒素確實很討厭,如果救治不及時,很容易致死,而且死相凄慘,但如果手頭有合適的藥物,快點注射中和劑中和掉,然后人體就會發揮它本能的自救功能,把對人體有害的物質自然排泄出去。

    正巧他手頭上就有配制相關中和劑的相關物品,他來的時候,在空間里放了一堆。

    雖然不明白這種毒素怎么會在天柱星的自然界出現,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也許藥劑之母當年真的準備了某種毒-藥,而這種毒-藥在三千年時間和環境的變化下,沒有自然消解,反而自動合成了化學毒素也是有可能的。

    瘋兔大師也有辦法解決這個毒素,不過他的辦法對考古青年的身體損傷比較大,他的原打算是先把青年體內的毒素解決掉,然后再用其他藥劑修復青年的身體損傷,但他看到舒展望向他的目光,很快就明白了徒弟的意思——他有辦法,而且不難。

    瘋兔大師眼珠一轉,當即就對舒展說道:“我記得你第一個老師就比較擅長解毒對吧,你不妨試試。盡管試,有我在。”

    會長很想讓瘋兔親自出手,但他之前就保證過不管瘋兔怎么做,他都不能插手,否則瘋兔可以隨時收手不管,這時他也只能相信瘋兔能在徒弟失手時還能力挽狂瀾。

    舒展笑笑,“好,那我試試,還請老師指點。”

    舒展看了眼會長夫婦。

    會長夫婦眼睛盯著自己兒子,沒注意。

    瘋兔用力咳嗽一聲,直接道:“你們去在外面等。”

    會長還好,但會長夫人一直在哭,還捂著嘴哭得抽抽噎噎,且不住吸鼻涕,吵人得很,那樣還不如放聲大哭呢。

    會長醒悟,也不好強求,只能拉著不愿離開的妻子帶上門出去,在外面焦急等待。

    會長家人涌過來問會長情況如何,會長擺擺手,但他說了一句:“大師讓我們出來等,沒說沒辦法,應該還是有點希望的吧。”

    會長家人一聽,頓時都松了口氣,一個個都開始祈求神靈。

    屋內,舒展從空間里拿出一套需要的材料和工具,結合天柱星的制藥手法,沒用機器,就現場合成了一支中和藥劑。

    舒展又取出注射器,吸取了中和藥劑后給考古青年注射入體內。

    “這小子中的什么毒?我還真沒見過。”瘋兔看舒展解決得很輕松,忍不住問徒弟。

    舒展說出了一個化學藥劑的名稱,瘋兔回憶。

    一直在旁邊當壁草的花鐵兒提醒了他一下:“舒舒家鄉的化學毒素武器,禁用的那種。”

    瘋兔一下就想起來了,他作為藥劑師,到了地球,自然最關心的就是藥劑,當聽說有大型化學武器時就特意多記了一些,但畢竟名稱古怪,他一時記得又太多,不仔細想就想不起來。

    瘋兔記得自己當時還評價說地球人真會玩,設計了許多能把全部地球人乃至地球生物都坑死的“武器”。

    瘋兔和花鐵兒對這種可怕的滅絕性武器都很警惕,他們甚至還想方設法弄了一點過來想要破解,不過地球那么多科學家們都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這些,他們體系不同,更不容易著手,只能慢慢來。

    考古青年中毒不奇怪,但其中的毒素竟然是地球才有的化學毒素,瘋兔和花鐵兒就難免在意起來。

    就是舒展,他也提到:“我對藥劑之母留下的所謂寶貝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我想去那個山谷看看。”

    考古青年在被注射入中和藥劑后很快就醒來了,人還有點虛弱,但這是一瓶補身藥劑就能解決的事,他家人就能搞定。

    會長和會長家里沒想到他們以為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已經可憐地把考古青年死馬當活馬醫,竟然這么簡單就被瘋兔師徒給解決了,都快高興瘋了。

    會長家里老少全都涌進了病房,圍著蘇醒過來的青年噓寒問暖,會長夫人更是又哭又笑。

    “大師,大恩不言謝!這份恩情我記下了。這是說好的報酬,還請您笑納。”會長拿出一個小袋子,袋子里裝著兩張不記名大額能量比卡。

    “還有您需要的藥材,我會在這幾天準備好,到時一定親自送到您住的地方。”會長特別恭敬和感激地說道。

    雖然他離開房間前,瘋兔讓那個天殘試手,但會長下意識地認為他兒子能痊愈九成是瘋兔幫的忙。

    會長與其一家對瘋兔和舒展千恩萬謝,甚至因為舒展的天殘外表,讓會長家人在心中暗自決定以后對家里的天殘奴仆更好一些,以后看到可憐的天殘也可以買幾個回來。

    考古青年同樣感激不已。

    而且醒來的考古青年在其父親提到貝黎姿公主時,表情很是怪異。

    會長苦口婆心地對兒子說:“那可是公主殿下,雖然你父親我的地位也不低,我們家想要娶一位公主也不是不可能,但那位公主的人生目的可不是嫁人,而是想要當女王。你覺得你能吸引到一位女王的注意力嗎?兒砸,我只求你別犯傻了。”

    會長巴拉巴拉說了一大通,以前他這么說,他兒子肯定會不高興,但今天他說了這么多,他兒子竟然低低回復了他一句:“我知道了,父親,我已經認識我和公主殿下的差距,以后我會遠著她。”

    “哎?哦!好好好!你能這么想就太好了!”會長簡直要喜極而泣。

    隨后,會長又擔心了,“你怎么會突然……你和那位公主殿下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考古青年雙手忽然握緊被面,過了一會兒才說道:“父親,您不用問了,總之,我以后會離公主殿下遠遠的。”

    會長夫人立刻道:“好,我們不問了,你也不用說,以后我們就離那公主遠遠的。公主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們又不是圣湖國人,以后等我們回去……”

    “好了,別說了。”會長輕聲喝止夫人,讓她不要在外人面前亂說話。

    會長夫人也只是生氣貝黎姿公主可能讓兒子吃了什么大虧,她也清楚有些話不能放到明面上說,當即就改為繼續關心兒子的身體,問他想吃什么喝什么。

    “我們有些事想要請教您兒子,您看?”舒展客氣地說道。

    會長和他的家人都極有眼色,他們看瘋兔對這個天殘徒弟十分縱容,一般天殘和他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可瘋兔卻讓舒展出面應付一切,這已經不止是信任,更是一種在意和喜歡。哪怕只沖著瘋兔的面子,會長和其一家也對舒展客客氣氣。

    這時聽舒展這么說,會長立刻把家人都請了出去,只自己留下。

    舒展看屋里安靜下來了,這才對考古青年詢問道:“你中的這個毒很少見,能跟我們說說你是怎么中的毒,以及你在那個山谷中的經歷嗎?”

    考古青年抬起頭,眼含感激地問:“你們是不是也想去尋找藥劑之母的寶貝?”

    舒展幾人互看,瘋兔很干脆地道:“我們是藥劑師,如果有可能,自然想要去看看這位藥劑之母的葬身之地。”

    “如果你們想去,我可以給你們帶路。”考古青年直接道:“那山谷說是山谷,實際上早已經下沉,一大半都在地底,只有一小半露在外面,這還只是我探明的部分,沒有探明的部分更多。那里地形復雜,目前只有我一人走到深處還活著回來,其他人……都死了。帶上我,至少可以保證你們前半段的安全。”

    會長想要阻止,被他兒子搶先道:“父親,我出來昏倒在山谷口時就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您之前不也以為救不回我了嗎?”

    會長在兒子醒來后就述說了他找泰清等多人都對他身中奇毒沒有辦法的事。

    考古青年繼續道:“我沒想到自己會活過來,如果死了也就算了,但我既然還活著,有件事我必須完成,這是我答應對方的。而想要完成這件事,我必須再次進入山谷。父親,我知道您不放心,不過這次我是和瘋兔大師一起進入,至少比我和別人偷偷跑進去要安全得多,您說呢?”

    會長拿兒子沒辦法,“你這次能救回來,下次就不一定有這樣的好運氣了。”

    考古青年倒是很灑脫:“能活我當然不想死,不過我就喜歡干這行,而干這行有多危險,大家心里都清楚,但如果有收獲,那也是極大的。父親,您知道我,就算我這次放過了,下次我還是會繼續這樣的行為。”

    會長被氣倒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去找死吧!”

    考古青年好脾氣地笑,對著瘋兔和舒展說道:“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出發?走之前,我們還有一些東西要準備。”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用了多年的小黑屋崩潰了,打開十秒崩潰一次,弄得我也跟著快崩潰了,后來只能換word寫……

    感謝在2019-11-20 07:03:43~2019-11-21 12:44:1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雨青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是真理啊!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c、紫衣、古代有一只神獸啊嗚~~、落木蕭蕭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笑看鴦鴦 50瓶;溫故知新 46瓶;路人乙 22瓶;qingqing、素織、托尼尼、取名廢 20瓶;好文留名、阿萊、古代有一只神獸啊嗚~~、又沒錢了、cdviviany、半簡 10瓶;漫天京歌、bnnli、離、moonweng12、安菲特里忒、  恨卜生為男兒 5瓶;arashi1212、銀之 3瓶;kaki、菜丫丫 2瓶;黑芝麻湯圓、做夢都在玩、寶寶、sophie、可賓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