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56、年底結婚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藍貝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可前面卻出現了兩條岔道。

    一條岔道微微透出暗淡的星光,一條岔道漆黑一片。

    藍貝自然就往有星光的道路走,可是剛走出一步,他就發現原本圍繞在他身邊的螢火蟲忽然全都飛走了。

    藍貝嚇了一跳,連忙收回腳步,改走那條漆黑的岔道,同時還跟大家解釋了原因。

    舒展幾個都十分好奇那有星光的岔道里到底有什么危險, 如果沒有藍貝在、沒有他說的螢火蟲的梗,他們也許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去那邊看看,但現在他們自然不會不聽一個有經驗且來過這里的探險者的話,而自己去找死。

    花鐵兒走到岔道口, 假裝要和舒展并行說話,故意往有星光的道路走了兩步, 等他發現圍繞在他身邊的螢火蟲也飛走了,這才真的趕上舒展。

    舒展瞄他一眼,并沒有嘲笑花鐵兒的多疑,反而很欣賞他的這份小心謹慎。

    漆黑的道路在遇到一隊違規的戴著高亮礦燈帽的探險者的情況下, 幾乎毫無危險, 所有坑坑洼洼和濕滑地面, 大家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一些躲在墻縫土縫中的毒蟲遇到燈光就紛紛躲避。

    舒展還看到墻角一條如蛇一樣的長尾一甩而過。

    瘋兔大師還伸手摳下了墻壁角落一塊苔蘚,嗅了嗅,分辨道:“這里有水源,水質還很好, 只這塊藥蘚的藥效就不錯。”

    “藥蘚?”舒展好奇,也摳了一小塊用舌尖嘗了嘗。過了一會兒,贊嘆:“不錯。”

    “老師,以前我在市場和協會怎么沒有發現這種藥蘚?”舒展轉頭問。

    瘋兔大師一邊挖藥蘚,一邊慢悠悠地回答:“因為這東西只有新鮮的時候有用,一旦干燥,所有藥性都會消失。而且極不好保存,不管你用多么密閉的符紋盒保存,這東西頂多三天就會干成渣。所以藥劑師想要這東西入藥都是現采現用,但藥性這么好的新鮮藥蘚可不好找。”

    舒展看著墻壁角落大量的藥蘚,舍不得就這么離開,他剛才分析過了,這藥蘚能治療多種囊腫、外傷,還能降熱解毒,對多種毒蛇毒蟲咬傷都有良好祛毒作用。

    天柱星藥劑師有個好處,那就是他們緊急制藥時可以不借用制藥工具,只要使用引能術就能制作出想要的藥劑。

    而舒展不但會引能術,他還有空間,帶來了大量制藥工具,這些制藥工具可以大大提高他的制藥速度。

    于是藍貝一回頭,發現后面一排人都蹲在那里采藥蘚。

    瘋兔大師先教會所有人怎么采集藥蘚而不損害它的藥性,花鐵兒和大黑就屁顛顛地幫助舒展采藥蘚了,瘋兔氣不過,拉著蒼狼和守冶給他打下手。

    四名護衛也想暗搓搓地學一點怎么采集藥蘚,但他們的主要職責是保護藍貝,只能豎起耳朵聽、睜大眼睛看,指望著能多記一些就多記一些。

    藍貝超級無奈,“你們之前不是還說要趕時間的嗎?”

    舒展揮手,“磨刀不誤砍柴工,不急。”

    瘋兔更是道:“你不是說了有你帶路,我們肯定會比他們快嗎?稍微耽誤這么一會兒,沒事。”

    花鐵兒想到了地球龜兔賽跑的故事,但他聰明得沒吭聲,只興沖沖地一個勁挖掘藥蘚——比起還不知道有沒有的寶貝,自然是讓他家舒舒玩得開心最重要。

    藍貝恨恨地想:挖吧挖吧!算了,我也挖。

    藍貝一動手,那四名護衛都耐不住了,留下兩人負責戒備,其他兩人也蹲下幫忙,同時還跟舒展商量……他們不敢和瘋兔說話,就跟看起來比較好說話的舒展商量,他們幫助挖掘藥蘚不要報酬,只希望舒展制作好藥劑能分給他們一支。

    舒展見他們也不貪心,就只要一支,當下就答應了。護衛們一聽舒展同意,挖掘藥蘚挖的更起勁。

    瘋兔還現場教學,教了舒展幾個新方子,舒展很快就掌握了。

    藥劑師有了配方和全部的材料,一般多試試總能制作出藥劑,但有人教還是不一樣,少了許多自己摸索走彎路的可能,制藥中更有許多小竅門,這是配方中基本不會提到的,也只有師徒相授,才會教得那么清楚明白。

    舒展和瘋兔一口氣各做了上百只藥劑,這些藥劑不完全都是同一種功效,而是各有各的作用。索性兩人身上都有儲物空間,帶的藥材足夠齊全,很多需要用到藥蘚的方子都拿來試了試。

    藍貝和四名護衛不傻還很聰明,他們在看到舒展拿出那一堆制藥工具,再看到他和瘋兔大師兩人又拿出那么多藥材,就猜測他們是否有空間類的符紋能力。不過空間類符紋能力會這么容易出現?還一下就出現了兩個?且兩人都是藥劑師?

    藍貝五人無解,但也識相地沒有多問。

    一行人也沒有把這里的藥蘚都挖光,每隔一米就留了一點,便于長期發展。舒展試著在自己的空間里放了一些,但也沒放多,他也不確定自己的空間能否保證藥蘚不會變質。

    除了舒展,有儲物工具的人也多少都放了一些做實驗。

    “這是防毒蟲的藥劑,可以現在就噴灑在身上。”舒展拿出十支藥劑,一人發了一支,“藥效理論上只要不沾水就可以維持五到七天左右。”

    花鐵兒聞了聞,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并不難聞,就很均勻地往自己身上灑了一遍。

    其他人也照做,包括瘋兔大師。瘋兔大師還對這支藥劑表達了一定贊賞,認為舒展不虧是他一眼看中的得意弟子,能這么快就做出自創的藥劑。

    舒展笑,這也不算是他自創的藥劑,藥方是地球有的,他只是把其中一些藥材換成了天柱星藥物。當然他也不是亂來,在更換藥材之前,他就在大腦中做了多遍測試,確定藥效更強,且副作用低微,這才真正做出來。

    而這種防蟲藥劑的副作用就是那股宛如香水的清香味,而會讓皮膚微微發出金屬一樣的光澤,這點在天柱星人身上尤其明顯,在地球人身上,則是皮膚像撒了一層淡淡的金粉,黑暗中看不出來,但在陽光下會閃閃發光。

    舒展認為這是副作用,可不管是花鐵兒還是藍貝他們卻都很喜歡這樣的副作用,還說如果這種藥劑賣給貴族,一定會特受歡迎。

    舒展又拿出了九瓶藥劑,再次分給眾人,“這是解毒-藥,理論上,一般的毒蟲咬傷或者毒-藥,這個解毒-藥都會有一定作用,就算不對癥,也能拖延一段時間。”

    舒展這邊的人拿到藥劑都很高興,藍貝和他的護衛心里更想要瘋兔大師制作的藥劑,但他們見連瘋兔都高高興興地收起徒弟給的藥劑,心想這藥劑品質怎么也不會太差,就也道謝收了起來。

    藍貝尤其高興,他欣喜地說:“其實這個山谷里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毒蟲,如果我們能防它們近身,還能解它們的咬傷毒,危險就已經去了大半。”

    很快他又補充道:“不過這只是我知道的危險,我并沒有把這個山谷全部探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走了多深,也許后面還有更多危險。”

    時間已經到半夜,舒展一行繼續走了沒幾步遠,就看到了從高處投下的星光。

    這里的星光很隱蔽,必須要拐過一個彎才能看到,不走到近前,根本發現不了這里還有出口。

    頭頂是個天坑一樣的洞,遠處則依然是黑暗一片,看樣子里面還很深。

    “我們必須上去。”藍貝說,他看出眾人疑惑,就解釋道:“這是我在進入的一個洞穴中找到的石板上刻寫的內容,上面說想要活命和得到傳承就必須通過藥劑之母的試煉關卡,如果不經過試煉關卡,就這么往里面闖,則不但得不到傳承,還一定會丟失性命。而試煉關卡則是根據提示來,找到提示也是試煉關卡之一。”

    花鐵兒走到墻邊打探,又抬頭往上看了看,說道:“上去不難,這邊可以攀爬,只是比較陡峭。或者我直接飛上去,垂下繩子把你們拉上來。”

    舒展看看蒼狼。

    蒼狼仰頭看洞穴上方,“我先上去,找到安全落腳點后,我再下來帶您。”

    最后大家選擇三路并進。

    兩名善于攀爬的護衛和擅長地質學還能操控金屬的守冶去爬洞壁。

    花鐵兒展開金屬翅膀飛到上空,洞口比較小,但這難不住他,只見他到了洞口,翅膀一收,手抓著洞口邊垂下的植物根須,輕輕一拉,人就上去了。

    蒼狼更簡單,他一閃身就出現在了洞穴上方。

    花鐵兒和蒼狼上去后卻沒有立刻繼續拉人,兩人都望向了不遠處。

    在洞口下方等待的舒展幾個隱約聽到上面傳來喝問聲:“誰?!”

    守冶和兩名護衛立刻加快速度,想要出去看是什么情況,同時他們動作也放得更輕。

    藍貝在下面擔心地小聲說:“很可能是前面進來的人。”

    舒展倒不是很擔心花鐵兒,那家伙看著活得大大咧咧,實際上保命手段多得很,只要別在那特別的幾天。

    他曾經問過花鐵兒,當初他怎么會被黑卡人抓到,還不小心跑掉山崖,最后還被火巖長蟲纏住不得脫身。

    花鐵兒先是左繞右繞不肯說實話,后來看舒展有點發怒,才帶了那么一點羞澀說異端改造術什么都好,就是在沒有大成前,一個月總會有那么幾天衰弱的時候。

    然后這個八王子就很無賴地說舒展既然已經知道他的最大致命秘密,以后就不能隨便拋棄他,還要對他負責什么的。

    舒展嘴唇微微彎起。

    藍貝看他這時候竟然還露出笑容,誤會了,舒了一口氣說道:“有瘋兔大師在,我們的安全應該沒有問題,只不過也要看這次來的三批人都有誰,以及藥劑之母留下的傳承和寶物到底有多珍貴。”

    瘋兔冷哼一聲,他一看徒弟那蕩漾溫柔的眼神就知道對方想的根本不是他這個老師,也完全沒有在擔心他們的處境。

    舒展干咳一聲,收起笑容,指了指上面說:“上面似乎在爭執。”

    守冶和兩名護衛也翻了上去。

    上面的爭執聲變大,過了一會兒安靜下來。

    蒼狼下來,抓住舒展和瘋兔的手,瞬間就出現在洞頂安全的地方。大黑沒讓任何人幫忙,自己借力跳了幾次,就輕松跳到洞口上方。

    為了節省蒼狼的能量,剩下的藍貝三人都是被繩子吊了上去。

    舒展到了上面就發現上面竟然是一個郁郁蔥蔥的山谷,距離他們約五十米處還有一個小型水池,水池邊上的山崖有一道小小的瀑布流下,水量不大,卻也嘩嘩作響。

    在水池邊上有幾頂帳篷,之前帳篷里的人應該都在休息,這時都出來了。

    天上沒有月光,但星光很亮,加上他們戴的礦燈帽,把四周照得亮如白晝。

    舒展還注意到花鐵兒身邊站了一個人,那人……竟生得十分俊美,那種俊美幾乎超越了男女界限,站在星光下就像是傳說中最會蠱惑人心的惡魔之子,又像是黑暗精靈的寵兒,之所以加上惡魔和黑暗這樣的形容,是因為青年的額頭長著一對墨綠色的角。

    在俊美青年斜對面也站著一個人,那人腰背挺直、面容寒冷如霜,也十分英俊,充滿了軍旅氣息的硬漢風格。只是那人的眼神看花鐵兒似乎很不善,一副看到奸夫、欲殺之后快的殘忍冷酷樣兒?

    花鐵兒正在和俊美青年說話,看到舒展出來,眼睛一亮,立刻丟開俊美青年,屁顛顛地就跑過來了,嘴中還超甜蜜地叫著:“舒舒~”

    聽到這聲叫喚,俊美青年和那硬漢的臉皮都下意識抽搐了一下,再看花鐵兒圍著那天殘轉圈,屁股后面似乎有隱形尾巴在拼命搖擺的獻媚樣子,更是覺得眼睛生病了。

    “花古蒙塔,這是你新收的小侍?”俊美青年走過來,語氣親昵,輕笑著問。

    舒展笑容一收,不要以為他不知道小侍是什么意思。

    花鐵兒聞言,哈哈一笑,摟住舒展的肩膀,跟俊美青年說道:“不不不,我才是他的小侍。介紹一下,這是舒展,高級藥劑學徒,我的愛人。”

    說完花鐵兒還炫耀地道:“等到年底,我就帶舒舒回家結婚,我已經給我母親傳信讓她準備婚禮事宜了。”

    舒展:等等!我怎么不知道這件事?

    舒展正要詢問,卻在聽到俊美青年接下來的話語后,收回了所有質問花鐵兒的心。

    俊美青年皺眉,搖搖頭,一臉不信地道:“你在開玩笑么?一個天殘?就算他是藥劑師……他還不是,只是一個學徒,年齡看著也比你大很多,你說你要娶這樣的人當你的伴侶?你母親會同意?”

    俊美青年還跟舒展道了聲歉:“抱歉,我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蒙塔這個人太喜歡開玩笑了,不過他這個玩笑開得真的太過頭,傳出去對他可不好。”

    舒展微微一笑,抬手捏了捏花鐵兒的耳朵,對花鐵兒半斥責半親昵地道:“我們的事何必說給外人聽?到時候發張請柬就是,你看,現在還得解釋一堆。”

    花鐵兒眼睛亮得比礦燈都亮,他滿臉驚喜,差點喊出來“舒舒你答應了”,總算這家伙狂喜之余還留下了一點腦子,猜出來舒展很可能是因為看俊美青年不爽才說的這樣的話。

    不過花鐵兒是誰,他追舒展那是沒棍子也要上,更何況現在舒展還給他遞了一根棍,當下就蓋戳道:“好好好,我們就發請柬!我保證不跟外人亂說了~”

    外人的俊美青年維持著臉上笑容不變,眼中卻有了明顯的殺意和對舒展滿滿的厭惡,不過他適時垂下了眼眸,沒有讓人窺探到他眼中的秘密。

    站在舒展后方假裝自己不存在的瘋兔大師看到青年垂下的眼眸,暗暗冷笑。他也沒提醒自家徒弟,因為他相信自家徒弟也不是好欺負的。他還用眼睛瞪花鐵兒,不讓他介紹他的身份。

    但花鐵兒這時明顯把他給忘了……

    大黑搖了搖尾巴,盯著那俊美青年流下了一串口水。這國王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對了,還沒給你介紹。”興奮到完全忘了其他人的花鐵兒手指俊美青年,對舒展道:“這就是圣湖國國王洛倫費羅拉,他身邊那位就是安瀾侯爵。”

    藍貝也上來了,當他看到俊美青年和他身后的硬漢,當時就想過來見禮,可因為他們在和舒展幾個說話,他就沒好上前,這時看氣氛有點不太妙,他就趕緊上前一步,行禮道:“藥劑師協會藍家藍貝見過陛下和安瀾侯爵,愿眾神的光輝永遠照耀二位。”

    洛倫費羅拉抬起眼眸,微笑:“你認識我?”

    “是的。”藍貝右拳放在胸口,恭敬地道:“我曾有幸隨家父一起,在宮廷宴會上見過您的真顏。陛下您的容顏和氣質是眾神的恩賜,任何人見過都不會忘記。”

    洛倫抬抬手,示意免禮。

    原本對花鐵兒充滿敵意的安瀾侯爵在知道花鐵兒似乎真的喜歡上一個天殘并且腦殘到要真娶他后,立刻就對花鐵兒釋放出了一點點善意,他問:“你們也得到消息了嗎?”

    “什么消息?”花鐵兒假裝糊涂,也假裝沒注意到舒舒沒有和洛倫客套。

    雙方在經過一番你來我往的試探后,終于弄明白,原來那天在他們離開會診現場后,貝黎姿公主就公布了藥劑之母山谷一事,現在整個圣湖城就沒有幾個不知道這個山谷的秘密,他們算是來得早的,還有些人正在尋找山谷入口,想來要不了幾天,這個山谷就會變得人山人海。

    “貝黎姿公主這是什么意思?她為什么要公布這個消息?難道她就不想獨占這里的好處?”花鐵兒不解,他一點都不覺得那位公主殿下是個大公無私的人。

    洛倫冷笑,“因為她知道我已經知道了這里的消息,她怕我搶先,也怕自己得不到,索性就把消息公布出去,想著即使得不到藥劑之母的傳承和寶物,也能惡心我一把。”

    花鐵兒抱臂,歪頭看俊美無比的洛倫,“她是想惡心你,那你呢?你為什么親自過來?這里可不適合讓一位國王親自來探險。”

    洛倫:“我有必須來的原因。”

    “能說么?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幫幫你,當然要跟我和舒舒的利益不沖突。”花鐵兒笑嘻嘻地道。

    洛倫以前很喜歡花鐵兒這種性格,現在卻想要打他一頓,“本來想說的,被你說的我不想說了。”

    舒展發現不需要他,花鐵兒就能把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國王陛下給生生氣死。

    花鐵兒哈哈大笑,無所謂地擺手:“那行吧,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你們繼續休息,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了。”

    “等等!你們去哪里?”洛倫忍不住叫住花鐵兒。

    “當然是探險加尋寶。”花鐵兒一副不想被人占便宜的樣子,說道:“你們玩你們的,我們玩我們的,就這樣,出去再見~”

    洛倫看到花鐵兒出現,怎么可能放他離開?他之前就想邀請花鐵兒和他一起過來這里,可是他又怕花鐵兒會由此知道一些他不想讓其知曉的秘密,那天見面才忍住沒說。其實他比貝黎姿、比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更早要知道這個山谷的存在,只是他一直沒有好的人手,也下不了決心,直到兩天前見到花鐵兒,他才終于下定決心。

    “蒙塔,我需要你。”俊美無比的洛倫國王帶著一絲懇求說道。

    幾乎沒有人能拒絕這樣的請求,安瀾侯爵聽到洛倫這樣說,心臟都顫抖了,只恨不得把一切都捧到這位陛下面前。

    但花鐵兒眼中和心中的國王都姓舒名展,他特別直男地搖頭,說:“不行啊,我得保護舒舒,我看你身邊人也不少,保護你應該足夠了。這樣,我這里有不少我們天地村特別制作的小東西,你想要么?我可以便宜賣給你。”

    洛倫國王:“……你可以滾了!”

    花鐵兒聳肩,“你確定不要?真的都是很好的東西,比如我頭上戴著的礦燈,它可以在黑暗中起到……”

    舒展抓住了花鐵兒的手,打斷他的推銷,道:“好了,不要強行推銷,洛倫陛下準備得很齊全,我們該走了。”

    花鐵兒十分可惜,他還想把帶來的小商品翻個倍賣給洛倫陛下……賣給國王的東西嘛,自然要從價格起就要不一樣。

    洛倫看著花鐵兒一行遠去,臉色慢慢陰沉下來,但就算如此也無損他的美貌,反而讓他看起來更有黑暗王子的驚心動魄美。

    安瀾侯爵存在感十分強大的站在洛倫身后,輕聲道:“我可以幫你,你知道的,我的陛下,無論付出什么代價,只要能讓你滿意。”

    “滿意?”洛倫背著安瀾露出一個譏諷的笑,他連自己真正的心意都不能表露,靠著美色才能籠絡住自己的大臣,還有比他更憋屈、更痛苦的國王嗎?

    洛倫仰頭看星空,不到一分鐘,他就把所有情情愛愛拋出腦海,專心去想如何獲得藥劑之母留下的寶物。

    不管是貝黎姿,還是曾經來過這里的探險者,他們都沒有他知道得更清楚,藥劑之母確實留下了一樣東西,而那東西對他的幫助極大,也是他能從此脫離大臣控制、掌握真正強大力量的關鍵,無論是誰,他都不會把那東西讓出去,他也一定會得到那東西!

    作者有話要說:    兩章合一~

    感謝在2019-11-22 15:32:32~2019-11-23 13:16: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mizuki 3個;雨青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jcchen、鯢可可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銘銘、嘀嗒嘀嗒、流云、彭彭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鹿瞌瞌、魚魚 20瓶;是真理啊!、一顆喪檸檬、不想說、緣來珍惜、水墨淡然 10瓶;玲 7瓶;古代有一只神獸啊嗚~~、juice 5瓶;菜丫丫 2瓶;山里有只小麋鹿、胤兮、貓影影88、孫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