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62、青神草和阿火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面前的天殘當然不是弱智。老人略一思索就得出判斷, 席草對于面前的天殘來說很重要,重要到他愿意用成品藥劑換取。

    如果換了其他人這時可能會霸王獸大開口,但老人卻打算先看看舒展要怎么做。

    “怎么換?”老人像是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人一樣,露出一臉高興的神情,問道。

    舒展不管老人是有見識還是沒見識,他原本就沒打算隱瞞,說句實在話, 看著村人拿著寶貝當野草,他為青神草心疼。最重要的是小黑猴子阿森和作為大巫的老人給他的印象都很好,這個村子還如此平等對待天殘,他打心里也想幫幫他們。

    “在貴村, 席草可能只是野草,但在我們那里席草還有個名字叫青神草。”舒展把青神草的作用說明了一下。

    老人還好, 青年阿敏幾乎是立刻跳了起來,“什么?!席草是藥草?還是那么珍貴的主材?”

    舒展點頭。

    青年阿敏氣得罵:“我終于知道那個貴族管家為什么每年都來我們這里收集席草,還特意讓我們不要曬干,說就要新鮮的, 說喜歡席草的清香氣, 我草他媽!他肯定知道席草的真正價值。”

    舒展笑了下, “青神草是一年生植物, 論株賣,品相一般的最低一株賣一百,品相較好的可以賣到一株三百到五百,如果藥性特別好, 可以賣到一千左右一株。你們村的青神草,就我剛才在地上撿的那株,其藥性相當不錯,最少也能賣到五百到八百。”

    阿敏呆了,氣得嘴唇都顫抖了,“一株就賣那么多,他一百斤鮮草才給我們一千!一百斤那是多少株?大巫,那個混蛋……”

    老人抬手,“好了,賣都賣了,以前你們不是覺得有這么一個大客戶愿意花能量幣買野草還很高興嗎?”

    “可是!”

    “沒有可是。人家愿意告訴我們是他們人好,不愿意告訴我們是商人本質,沒什么好抱怨的。”老人淡淡道。

    舒展越發欣賞這位大巫,這不是看得開,而是看得透徹。

    “多謝你告訴我們席草……不,青神草的真正價值,作為報答,我們可以按照外面行價的十分之一把青神草賣給你。”

    “那就多謝了。”舒展也沒有拒絕,大不了他在藥劑上賣便宜一點就是。

    青年阿敏因為這件事對舒展的印象大好,心想哪怕對方給不出成品藥劑,他也愿意把對方當做貴客看。

    舒展表示有些藥劑他需要現制作,正好阿森過來接人,老人索性就讓舒展住到阿森家里。

    青年阿敏急:“大巫,可以讓舒展住到我家啊,我家更大更干凈,而且我家食物也多。”

    阿森生氣了,跳起來叫:“阿敏哥你什么意思?我家是小了點,但哪里不干凈了?我每天都收拾得很干凈,而且我家食物也很多,我今天撿了好多石頭果!”

    阿敏把阿森推開,“算了吧,光吃果子有什么用?又不抵飽。還有,大巫都說了不允許去大山,你又鉆進去!小心大巫懲罰你。”

    阿森嚇了一跳,偷偷看老人。

    老人搖搖頭,“阿森,我知道你大哥受傷后,你家負擔比較重,找食物也不容易,但你也不能經常去大山,那里真的太危險。”

    “可是那里有很多石頭果。”阿森喏喏道。

    老人招手讓阿森過來,摸摸阿森的腦袋:“下次不能再去了,這次不出事,不代表以后不出事,如果你出不來怎么辦?你大哥肯定會去找你,到時候……”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再去了。”阿森嘴上這么說,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食物缺乏,這孩子十有八-九還是會去鉆那座山。

    老人也不好說什么,事情總是這樣,不疼到自己身上,永遠都會有僥幸心理。

    “大巫,讓舒展去我家住吧。”青年阿敏還想搶。

    老人擺擺手,問舒展:“你是想去阿森家里住,還是去阿敏家?先說清楚,阿森家目前只有他和他大哥兩個,但他大哥腿殘了,脾氣不太好,家里也沒有多少肉食。”

    舒展看到阿森期盼的目光,想了想,還是說道:“我去阿森家里住吧,畢竟我是他帶出來的。”

    阿森開心地一把抱住舒展的胳膊,蹭了蹭,他晚上要和舒展睡,舒展抱起來好舒服。

    老人笑了笑,“那好,你去阿森家里住,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食物的事,以后只要你在我們村期間,你的食物由村里負責,等會兒我會讓阿敏把肉食給你送過去。”

    “那就多謝了。”舒展空間里帶了足夠的食物,但他也沒有拒絕老人的好意,他能看出來,老人也有通過他來貼補阿森兄弟倆的意思。

    阿敏聽老人說要給舒展送肉食,似乎也明白了老人的想法,沒再爭搶舒展的居住地。

    阿森帶著舒展回去時,天已經擦黑。

    舒展抬頭看看天色,暗暗希望瘋兔和蒼狼他們一切都好。

    “對了,大黑,你過來時,有沒有和花鐵兒打招呼?”舒展在腦中問。

    大黑:“汪?打招呼?他又聽不懂我的話。”

    舒展:“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能用爪子寫字。”

    大黑嘿嘿嘿:“爸爸,當時太緊急了,我根本想不了那么多。”

    “那你們當時在干什么?”

    “在和怪獸打架。”

    舒展有點為花鐵兒擔心了,打架的同伴忽然少了一個,這不止是少了支援,更容易在心理上造成打擊,只希望花鐵兒那家伙能挺得住。

    “爸爸?你生氣了?”大黑小心翼翼地問。

    “怎么可能?”舒展嗤笑,“好了,別裝了。我沒怪你,你及時過來,我感激你還來不及。”

    大黑刨刨爪子,“就算沒有我,爸爸也會沒事汪~”

    “不一定。”舒展大大夸贊了大黑一番。

    阿森的家確實不大,前后院子倒是不小,但房屋只有一間,臥室、廚房、客廳全都在一個房間里。

    但也確如阿森所說,他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凈,靠墻擺放著兩張床鋪,中間是燒飯和取暖的火塘,墻壁上掛著一些狩獵工具和皮毛,房梁上吊著一塊干肉和幾串果實。

    至于剁肉的地方則在外面院子里。

    阿森帶著舒展回來時,他大哥阿火正在院子里打磨石頭。

    阿火兩只腿都斷了,他用手按著地面拖動身體,把自己固定在地面,就抱著石頭一點點打磨。

    阿森跟舒展介紹:“這是我哥,他在打磨火石。”

    “火石?”

    阿森驚訝,“你連火石都不知道?火石外面會有一層胎衣,需要打磨掉,然后兩塊火石互相摩擦,就會發熱,我們燒飯取暖就是用火石,兩塊火石根據大小能用好些天。”

    舒展對火石來了興趣,心想走的時候一定要弄一些。

    “你好,我是舒展,今后一段時間要打擾你們了。”舒展面露笑容打招呼道。

    阿火抬頭盯了眼舒展,無視舒展的招呼,問弟弟:“這就是你撿的人?”

    阿森點頭,對他哥,他不敢鬧騰,老老實實地說:“哥,這就是舒展,你看他長得多好。”

    舒展:“……”真沒想到有一天他也能靠臉吃飯。

    阿火沒看舒展,只看自己弟弟,“你把人帶回來,你打算怎么養活他?”

    阿森趕緊說道:“大巫說舒展是我們村的客人,以后他的食物由村里提供,等會兒阿敏就會送食物過來。”

    “送到我們家?”阿火皺眉。

    阿森狂點頭。

    阿火立即道:“不行!這事以后會說不清楚,你把他送走,讓他到誰家住都行,反正不能住在我們家!”

    “大哥!”

    “喊爸也沒用,我說不行就是不行,立刻把人送走,如果你不肯送他走,那我走!”阿火表情很堅決。

    阿森都要哭了,“大哥,你不要這樣說。”

    舒展對旁觀家庭倫理劇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很不客氣地道:“有自尊心是好事,但自尊心過勝,甚至以自己的殘疾來威脅家人,這就很惡心了。”

    阿森呆滯,趕忙去拉舒展,想讓他不要說。

    阿火則怒瞪舒展,“你說誰惡心?”

    “說你。你是在拒絕我入住嗎?不,你是在拒絕他人幫助。你明知道你弟弟年紀還小,他已經沒了父母,如今的精神依靠就是你這個大哥,可是你不但不積極面對生活,反而變得暴躁易怒,還用離家出走來威脅自己唯一的弟弟。可能在你看來,你弟弟沒了你這個拖累,他能活得更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他現在的年齡根本就不適合獨立生存,他更想要的是來自家人的關心,哪怕為此小小年紀擔起養家重擔他也愿意。”

    舒展輕輕推開想要阻止他說話的阿森,語言如刀:“更可恥的是,村里想要幫助你們兄弟,你卻為了自己的臉面和自尊拒絕了,完全忘了你弟弟還小。你知不知道你弟弟為了一點食物,多次冒險跑去你們大巫不讓去的大山里面?這次你們大巫明顯想要借由我給你們補貼一點食物,可你做了什么?你不但沒有考慮你們村的共同利益,竟然要趕我這個村里的客人走。你有沒有想過得罪我的后果?”

    “舒展,對不起,你別說了。”阿森帶著哭音道。

    舒展沒有停止,他用更冷的語調說道:“你得罪我也就罷了,還以離家來威脅你弟弟,好不接受村里給你們的暗中幫助。這樁樁件件,每件事你都只考慮了自己的面子,你說你惡心不惡心?”

    阿火:“……”臉部肌肉都在跳動,雙手更是握成了拳,但他卻什么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反倒是阿森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抽噎著說:“我哥不是這樣,他只是不想拖累我,他只是……嗚嗚!”

    “你不用為他說話。你自己問他,他是不是只想到自己?這種活在自己悲情中、還以為自己犧牲很大的人,又惡心又可笑!”舒展一改之前的溫和,字字犀利。

    “我不是這樣!我不是……我不是!”阿火口中呢喃,雙手用力到肌肉凸起。

    “大哥!”阿森想要撲過去,被舒展拉住。

    可小小的阿森力氣卻不小,把沒什么力氣的舒展帶的往前一沖。

    “汪!”大黑從舒展身體里沖出來,一口咬住阿森的小腿。

    “阿森!”阿火一看弟弟危險,抓起一塊石頭就砸向大黑。

    大黑輕輕一跳就閃了過去。

    阿火又抓起第二塊石頭。

    舒展冷冷道:“這是我的契約戰獸,是我的同伴,它根本無意傷害阿森。”

    阿火的第二塊石頭已經砸了出去,同樣被大黑躲過。

    阿森也連聲叫:“大哥,我沒事,我真的沒事!”

    大黑回到舒展身邊,沖著阿火一陣狂吠。

    “它是你的契約獸?”阿火被這么一刺激,人看著就清醒了很多。

    舒展沒理睬他,轉頭對阿森道:“帶我去屋里,還是你不再歡迎我?”

    阿森抹抹眼淚,用力搖頭,“不,我歡迎你。我哥也歡迎你,哥,對不對?”

    阿火目光復雜,像是在想著什么心思。

    “哥?大哥!”

    “嗯,我……也歡迎他,你帶他進去吧。”阿火坐在院子里,他想他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以前從沒有人這樣罵過他,這個天殘說得很刺耳、很傷人,但是……他是不是在某種意義上真的變成了弟弟的包袱?不止是生活上,更是精神上?

    舒展進了房屋,對里面的整潔度還算滿意,當然不能跟地球他家比,但是至少這里沒有明顯的臟污,火塘里的灰燼也打掃得很干凈,沒有弄到外面到處都是。

    大黑跟在后面,他還是喜歡待在外面。

    阿森進屋后,愁眉苦臉,都忽視了大黑是突然冒出來一事,他小聲道:“舒展,你怎么能那么說我大哥?大哥是真的不想拖累我。”

    “我知道。”舒展無意做壞人,也不想讓這個善良的黑猴子誤解他,他溫和道:“我跟你說過我是藥劑學徒,而藥劑學徒有時不止是要學會制作藥劑,我的一位老師曾經跟我說過,有些人不止是身體生病受傷,他的心靈也生病了,而遇到這種人,你不僅要用有形的藥劑去治療他的病情和傷勢,你還需要一種無形的藥劑去治療他的心理疾病。”

    阿森愣住,“你說我哥他……”

    舒展:“嗯,心理有病。不用擔心,他這種情況很常見,尤其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和頂梁柱遇到這種情況最容易生出心理疾病。在我們那里,對這種病人,除了給他療傷,還有專門的心理疏導師幫他們進行疏導,讓他們重新建立起對生活的自信,尤其要改變他們對家人的態度,避免他們對家人和朋友造成彼此傷害。”

    阿森不是很懂,但他又隱隱明白。

    舒展摸摸他的光腦袋,“你大哥沒受傷以前是不是和現在不太一樣?”

    阿森不由自主點頭。

    舒展又道:“你們父母沒了,他是不是跟你說沒事,有他在,你們一樣會生活得很好。”

    阿森再次點頭。

    舒展,“然而當他受傷殘廢,他就變了,變得暴躁易怒,變得自怨自艾,變得對未來再也沒有希望,并多次跟你說讓你離開他,甚至他自己也有離家的行為。”

    阿森眼中又蓄滿了淚水,舒展全說對了。

    舒展嘆息:“他是不是還試圖自殺過?”

    阿森眼淚流下來,用力點頭,小聲問:“舒展,我該怎么辦?那次我幸好臨時跑回來,大巫好不容易才把大哥救活,大巫還罵了大哥,這之后大哥才……嗚嗚。我好怕自己不在家的時候,大哥會、會……嗚嗚。”

    舒展沒有推開撲進他懷里抱著他小聲抽泣的小黑猴子,抬頭看向屋門口。

    阿火兩手撐在地上,眼中滿是傷痛和羞愧。

    大黑甩給他一個鄙視的狗眼神。

    舒展覺得猛藥用得差不多了,這里的人比較單純,類似的心靈雞湯都沒怎么喝過,他這樣刺激一通,這個阿火應該會想通一些,如果他真的很在乎他這個弟弟的話。

    而阿火接下來對他弟弟說的話,也說明舒展剛才那番言語刺激起到了作用。

    阿火叫了弟弟的名字,“阿森,對不起,是大哥不好,我只想到自己,忘了你還小,我卑鄙又無恥,把自己的壓力都轉嫁到你身上,以后大哥再也不會這樣了,我們兄弟倆好好過日子,大哥也會努力活得像個人樣!”

    “大哥!”阿森離開舒展,猛地撲過去抱住他大哥哇哇大哭。

    阿敏送肉來的時候,就看到兄弟倆抱在一起,阿火眼中含淚輕輕拍著弟弟的背,小黑猴子抱著他哥哭得稀里嘩啦。

    “這是怎么了?”阿敏滿臉茫然,也很擔心。

    阿火放開弟弟,沉聲道:“沒事。阿敏,之前……多謝你了。”

    阿敏一愣,隨即咧開嘴笑道:“說啥謝謝,你我兄弟哪需要這些廢話。好了,我遵從大巫之命過來給舒展藥劑師送食物,這是肉,還有一點村中存著的藥材,大巫說你看著用。”

    后面一句話,阿敏是跟舒展說的。

    阿敏也看到了大黑。

    大黑沖他歪了歪腦袋。

    舒展用契約伙伴的身份介紹了大黑,說大黑自己找到了他。

    隨后,舒展接過簍子,略微翻撿了一下,“都是不錯的藥材,不過炮制手法不太好,有些浪費了。”

    阿敏聽了不但不生氣,反而興沖沖地問:“那你能教我們正確的炮制手法嗎?這些手法也都是以前大巫傳下來的,有些還是我們跟外面人偷學的,但學得不好,沒掌握精髓。”

    “行,沒問題。”舒展一口答應,這是小事。

    阿敏更高興了,他突然靈機一動,對舒展說道:“我們村還有些野草雜草之類,你要是有空,明天帶你去看看?”

    說不定再找出一兩種類似青神草的藥材,他們村以后可就不愁吃不飽肚子了。

    舒展欣然同意,就算阿敏不提,他也打算明天讓阿森帶他在附近轉轉。

    他為什么不急著走?一來,他隨時可以瞬移回山谷。二來,他總覺得這個村落或者說那座大山附近還藏了一些秘密,如果他能勘破這些秘密,很有可能對他們了解那個山谷很有用處。

    阿敏走了以后,阿火讓阿森把阿敏送來的肉食洗干凈放到石板上,說他來做飯。

    阿森驚喜異常,“哥?你真的要做飯?”

    “我還沒廢呢,把石板放到地上,剩下的我來,如果我需要你,會喊你。你招待客人。”阿火撐著兩只手移動身體。

    阿森驚喜地都不知如何是好了,連聲道:“好好好!”

    舒展看阿火一副要開始新生活的樣子,笑了笑,突然道:“吃過飯,你不介意的話,能讓我看看你的腿嗎?”

    如果阿火繼續頹廢下去,他看在小黑猴子的面上,也會幫,但絕不會現在就出手,至少也要等到他走的時候,而且他頂多留幾支治療傷腿的藥劑,其他多余的事都不會做。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19-11-28 20:25:41~2019-11-29 14:09:3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雨青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衣 2個;青月宇冥、啊嗚、銘銘、佑人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殺馬特遇見洗剪吹 160瓶;屁屁豬 70瓶;阿蓮 66瓶;書卿紙短、wuli貝貝啊 60瓶;啊嗚、安菲特里忒、來掉坑了 50瓶;布丁 40瓶;鹿柒柒 37瓶;涼夜、周桐宇 30瓶;荳荳、九霄攬月、千羽凌雪、sunflower、蹦吧啦蹦 20瓶;jj777 16瓶;壞咔咔 15瓶;紫衣、凱兒、小古。、楊柳青青、好文留名、土豆燉雞、公孫小四、愛栩臣、敲敲、胤兮、daskey、云左同學 10瓶;125 6瓶;漫天京歌、99號夜貓子、arashi1212、白又白、燕、小朋友 5瓶;susu 2瓶;jx、貓影影88、千層糕、流年、煙小凝、小七、guardien、冥芲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