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163、要不要試藥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阿火切肉的時候差點切到自己的手, 之后一頓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好、又是怎么吃完的,他只恨不得時間能過得快一點再快一點,但同時他又害怕從舒展口中聽到他的腿已經沒救的話。

    真正是矛盾至極。

    如果是以往,他聽到舒展這么問,立刻就會說不用看了,說他的腿肯定看不好。但剛才被舒展罵了一頓,他怕他這樣說, 舒展又會諷刺他自私自利成天只活在自己的悲情中。

    其實不只是阿火心焦,阿森同樣,不過阿森對舒展并沒有抱太大希望,所以吃飯時還算正常。

    好不容易熬到晚飯吃完, 阿火脫口說我來收拾,被舒展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

    最終還是兄弟兩個一起把東西收拾了, 舒展作為客人也沒坐著不動,而是適當地做了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阿火這時已經冷靜許多,他看舒展連幾個石碗都拿得吃力,再回想起吃飯時這位似乎都沒怎么吃肉, 就是吃果子, 可他吃果子竟然連果殼都剝不開, 還是阿森幫的忙。

    阿火在心中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他就算沒有腿, 可他有比天殘強大得多的身體素質,他還有兩只手,其他地方也都好好的,連這么柔弱的天殘都能活得好好的, 他為什么就不能扛起生活?

    阿火心里一松,壓在身上的無限重力似乎也突然消失了,臉上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阿森看到他哥竟然笑了,眼眶立刻就紅了。這一刻他真的非常非常感激舒展,就算舒展對他哥的傷勢也沒辦法,那也沒關系,只舒展今天過來能讓他哥產生這么大的變化,就足夠了。他一點都不在乎養雙腿殘廢的大哥,他在乎的是不管他做多少努力,大哥都成天想著尋死、想著離開他,他想要回到過去,想要大哥重新變回原來那個自信、爽朗、熱情的大哥。

    飯后,阿火躺到床鋪上,阿森怕熒光石的亮度不夠,很聰明地把礦燈帽掛起來,打開了高亮礦燈。

    舒展看到阿火的雙腿已經肌肉萎縮,變得像麻柴棒一樣,皮包著骨頭,和他上半身判若兩人,可他在阿火雙腿上并沒有看到明顯傷口。

    阿火開口:“我的腿沒有受傷,受傷的是我的脊椎,在腰那里,那里……斷了,后來大巫想辦法幫我接起來,救活我,但我的下半身就再也不能動。而我已經算幸運的,和我一樣脊椎受傷的另外一個人,雖然也活下來,但全身都不能動彈。”

    “那個人還活著么?”舒展隨口問道。

    “……死了,在我們村,如果完全失去行動能力,又被大巫判斷再也無法復原,受傷者可以選擇活還是不活,大巫會賜藥。那個人在家里掙扎了一個月,選擇了讓大巫賜藥。”阿火低低回答。

    阿森紅著眼眶說:“鱷哥不想連累家人,他覺得自己再也沒有復原的希望,就哭求他家人請大巫賜藥,他家人不肯,他就絕食,強逼著喂他吃下去,他也會吐出來。他還咬自己的舌頭想要殺死自己,他家人覺得鱷哥活得太痛苦,不想讓他再這么痛苦下去,就去找大巫求藥了。”

    阿森沒說他那時害怕極了,害怕他大哥也選擇讓大巫賜藥,那段時間他天天盯著他大哥,就怕他大哥想不開。也是那段時間,家里食物實在不夠,他跑出去找食物,發現大山那個縫隙,才會冒險偷溜進去。其實他那時進入山縫,不是為了找食物,而是想要在這座傳說的怪山中尋找有沒有能治愈他大哥的神奇藥物。雖然最后他沒有發現神奇藥物,但他發現了石頭果,后來還發現了舒展……

    所以哪怕大巫和村里人都說那座山不好,他卻很感激那座大山。

    舒展覺得大巫也是個了不起的醫者,也許他對藥草藥劑懂得不多,但他能讓脊椎受傷的人活下來就已經很不容易。

    接下來舒展開始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查看阿火的脊椎乃至全身。

    學會引能術后他就逐漸明白,他的彩超透視能力也好、能看到能量也好,都和他的精神力有關,而精神力又和他的符紋能力聯系在一起。

    按照舒展的理解,符紋就像是編碼程序,符紋能力就是程序可以顯示出來的作用,而能量則相當于電能,精神力則是無線信號和個人理解力,潛能則相當于發電站的最大功率。每次能力提升,就是對程序的一次升級。

    而為什么同系同等的符紋能力,不同的人使用出來會有不同的效果?這就跟同樣的兩臺電腦,在不同的操作者手中,會有完全不同的表現一樣。精神力越強的人對能力的理解越強、信號也強,從而能發揮的余地也更多。

    舒展覺得自己這種理解很有意思,就好像把人的身體和人的精神力分開了,人的身體就像是機器,人的精神力則是操作者。而如果他的推斷是正確的,也許靈魂說也真的可以成立?

    舒展笑著搖搖頭,把這些多余的思緒從腦中趕走,專心觀察阿火的身體。

    精神力讓他很方便地查看到阿火脊椎處一些神經糾結成一團,也能看到他身體內的能量堵塞,下半身幾乎沒有能量流動,下半身的符紋脈絡也從腰部開始變得若有若無,似乎隨時都會斷掉。

    “你不是符紋能力者?”舒展詢問阿火。

    阿火苦笑,隨即又振作精神道:“我不是,我只是身體比較強大,不過大巫建議我們這些沒有能覺醒符紋能力的人注重煉體,所以我們村的成年人,哪怕沒有覺醒符紋能力,戰斗力也都很強。”

    “嗯,你的身體素質確實不錯,雖然你糟蹋了一段時間,但還沒有被你完全糟蹋完。”舒展淡淡道。

    阿火羞愧又后悔,決定不管能不能治,從明天開始就把以前的鍛煉全都拾起來。

    舒展在思考要怎么治療阿火,像阿火這種情況在地球只能手術治療,可在天柱星,有些藥劑甚至能起到比手術還好的效果,如果能配合相應的符紋治療工具,相信效果會更好。

    可惜天柱星的符紋師似乎更喜歡把符紋應用在武器上,日常生活用品有一些,但也不多,更不要說應用在醫療上。

    等等!他怎么忘了花鐵兒?天柱星上沒有符紋醫療工具,他可以讓花鐵兒制作啊。何況花鐵兒對地球那些儀器都很感興趣,前段時間他還看到對方抱著力學、工程學的書用心地啃。

    舒展把奔跑的思緒收回,符紋醫療工具不急,現在先想想要怎么解決阿火的問題。

    如果不通過手術,想要讓阿火復原,就得刺激他的脊椎神經細胞再生,讓他的身體進行自我修復。

    能讓身體細胞再生的藥劑很多,但能讓已經壞死幾年的脊椎神經細胞再生的藥劑卻不多,他知道的只有生命藥劑。生命藥劑分初中高三個級別,每個級別能起到的效果也不同,像阿火這種情況,如果是剛受傷的時候,使用初級生命藥劑就可以,但現在恐怕至少也要用到中級生命藥劑。

    偏偏舒展現在手里只有制作初級生命藥劑的材料,中級的還差上一些。

    阿火阿森兩兄弟看舒展陷入沉思,都不敢打擾他。但好在兩兄弟并沒有抱多大希望,畢竟舒展自我介紹只是一個藥劑學徒,一個學徒就算能制作成品藥劑,那又能制作幾種呢?

    他們大巫也能制作一些巫藥,就算這樣,他們大巫也不敢說自己是藥劑師。

    阿森很懂事地給舒展端了一碗水放在他手邊,又去旁邊悄悄整理自己的床鋪,晚上他要和軟軟暖暖的舒展一起睡~

    數分鐘后,舒展抬起頭,沖著已經躺在床上的阿火微微一笑,說道:“我有一個醫療方案,但是有點冒險。效果好,你的下肢會逐漸恢復知覺,直到能夠行走。效果不好,那就難說了,死亡都是好下場,更糟糕的結果是說不定你會變成怪物。”

    阿火張開嘴巴。

    阿森聽到,連忙跑過來詢問:“變成怪物是什么意思?”

    舒展對小黑猴子的耐心總是比對別人多一些,詳細回答道:“你哥的情況得用中級生命藥劑來治療,但我手頭上沒有能制作中級的藥材,初級的倒是有。”

    “那就用……”

    舒展抬起手,打斷阿森的話,繼續道:“初級不行,這種藥劑不是說用得多效果就能累積,相反一旦讓使用者的身體適應了藥性,下次恐怕就不是要用中級,而是要用高級生命藥劑才能起到一定效果。”

    阿火按住弟弟,“那你說的醫療方案是什么?”

    舒展組織了一下語言,誠實道:“我的醫療方案分兩步,第一步使用初級生命藥劑,因為初級生命藥劑對你效果不一定好,所以緊接著我會給你使用第二支藥劑,也是治療的第二步。但問題是第二支藥劑是以前從沒有出現過的藥劑,是我個人獨創,是完全的新藥劑,之前也從沒有人使用過,我可以確保它對你有一定作用,但我不知道服用了這支藥劑之后的你會產生什么樣的變化。”

    阿火示意他弟扶他坐起來,靠著墻問道:“第二支藥劑能起到什么作用?會有什么變化?不用隱瞞我,好的壞的都請告訴我。”

    舒展微微一頓,“第二支藥劑理論上可以修補缺損基因……你們可以理解為修補你們的天生不足,比如你的符紋脈絡,效果好的話,不但可以刺激你的脊椎神經再生,還可以讓你沒有發育完全的符紋脈絡重新生長。”

    “等等!”阿火激動了,“你說你的藥劑可以讓我的符紋脈絡重新生長?那豈不是說……”

    舒展點頭,“激發出符紋能力,是有這個可能,因為理論上不能激發符紋能力九成都和符紋脈絡還沒有發育完全或者遭到破壞有關。”

    “太好了!”不等舒展說完,阿火就興奮地揮拳,同時毫不猶豫地道:“給我用你的藥劑吧,我不怕!只要能……”

    “稍等。”舒展無奈,“我還沒全部說完,你不能只聽好的部分。”

    阿火心想我才不在乎,只要有一點可能,我都愿意試試,但是看到弟弟忐忑不安的小黑臉,他用力抹抹臉,按捺下激動,說道:“您請說。”

    舒展又陳述了這支藥劑的可能副作用,“因為之前從沒有任何生物使用過這支藥劑,包括這支藥劑中蘊含的特殊物質舒花也是我本人獨創,所以我不能保證這支藥劑的安全性,你有可能復原,也有可能激發符紋能力,但是你也有可能無法承受這支藥劑的藥效,身體基因……身體內部被完全破壞,你的身體會崩潰,自爆變成一灘爛肉都有可能。就算你不會變成爛肉,這種破壞也極有可能讓你的身體異變,甚至有可能改變你的腦神經,讓你變成毫無原來思想的怪物,也就是你將再也不是你。”

    舒展停頓了下,說道:“所以請你好好考慮一下,到底要不要接受我的藥劑治療。如果你愿意,因為有試藥性質,我將不收你任何費用,兩支藥劑全都免費。”

    阿火一聽不要能量幣,狂喜,立刻就要開口答應。

    舒展豎起手指,阻止阿火開口,“不要輕易下結論,你再好好想一想。”

    這一晚,注定讓兩兄弟都不能好好睡了。

    舒展卻睡得很香,明天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今晚他必須要好好休息。

    大黑趴在舒展身邊,一邊休息一邊警戒。

    阿森最終還是沒能和他心心念念的舒展一起睡,他被大黑驅趕到了他哥的床上。

    阿森很委屈,但他打不過那只兇兇的大狗,只能抱著他哥睡覺了。小孩子心里事情就算再多,也抵不住睡神的誘惑,翻騰沒一會兒就呼哈呼哈睡得跟只小黑豬一樣。

    阿火一夜都沒能怎么合眼,早上起來,兩眼全是紅血絲,精神還亢奮得不得了。

    阿森苦惱,和他哥小聲商量,問這件事要不要問過大巫。

    阿火一把抓住弟弟,壓低聲音道:“不要告訴大巫,也不要問他。”

    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們去問了,大巫肯定不會輕易讓他用藥,就算大巫同意讓舒展找村人試藥,也不會選擇他。

    村里也有比他傷勢更嚴重但還依舊艱辛活著的人,大巫九成會去找這些人,問他們愿不愿意試藥。

    阿火也有一點小私心,雖然讓別人先試藥,他會更安全一點,但舒展說了,試藥不要能量幣,完全免費!如果試藥結果是好的,等確定了藥效,人家憑什么再免費給他們藥劑?

    一支藥劑有多貴他們村里人心里都很清楚,更何況是舒展口中有那么神奇效果的藥劑。

    阿火之前為了療傷,已經把家里那一點點積蓄全部消耗完,還借了外債。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不是他還有點不甘心,他早就自殺了,免得繼續拖累自己的弟弟。

    在這種情況下,兩支免費的藥劑,對他們兄弟倆有多重要不言而喻。

    阿森已經十一歲,說小也不小,他用力搖頭,“哥,我不同意你試藥,舒展也說了那藥從沒有人使用過,我不怕你變成怪物,但我怕你變成你不是你,更怕你變成一攤爛肉。反正我不同意你試藥。”

    阿森看他哥的表情,又補充道:“你也不要想把我騙出去,偷偷去找舒展讓你試藥,我跟你說,舒展不會同意的,他早上就跟我說了,我是你的家屬,我不同意,就算你同意也沒用!”

    阿火:“……”好像打這個弟弟一頓怎么辦?

    兩兄弟吵架了,阿森氣得去找舒展,直接問他能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大巫。

    舒展既然說出藥劑的事,就不怕別人知道,他笑得堂堂正正:“當然可以。”

    阿火如果只有他一個人,他自個兒愿意試藥,舒展也就同意了。

    但阿火有兄弟,還有一個村子的“親人”,舒展自然不可能只得到他一個人的同意。效果好,那什么都好說,可如果效果不好,阿火變異或死亡,他絕對會從該村的客人變成仇人。

    阿森得到舒展同意,就跑去見大巫。

    舒展也在院子里找了個干凈明亮的地方開始露天制作藥劑。

    他把操作臺和部分藥材及器具等從空間中拿了出來。

    阿火吧嗒一下,下巴頦差點掉地。

    舒展之前就在阿森面前暴露了他的瞬移能力,為了行事方便,他決定就讓這個村的人以為他有掌握空間的能力好了。

    至于制藥能力,那就隨便他們想吧。

    真有危險,他就帶著大黑撒腿跑。

    阿火家的院落柵欄外突然冒出一顆小腦袋,接著又冒出好幾個。

    先是一群小孩子跑過來瞧稀奇,他們一開始是來看舒展這個外來的客人,后來看到舒展在院子里制藥,不由都好奇萬分。

    看到小孩子圍在這兒,大人也過來了,尤其是昨天看守村墻的那幾個,他們對舒展有點意思,暗搓搓地過來想要勾搭舒展,每人手里都還拎了一些東西。

    結果彼此一見面,都看出了對方意思,頓時都給了對方一個鄙視的眼神,不過在吵架前,他們注意到了院子中的舒展,等他們發現舒展在做什么后,都沒敢進去打擾,可他們又舍不得離開,就都站在柵欄外看。

    阿火:“……”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這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那個外來的天殘正在阿火兄弟家的院子里制作藥劑,頓時,只要是沒事的人,全都呼啦啦跑過來圍觀。

    阿火開始擔心,他看到小孩出現后就已經拖著腿過去警告過他們,讓他們千萬不要出聲打擾到舒展,否則就讓大巫懲罰他們。

    小孩們聽說舒展在做藥劑,也都很老實地沒有吵嚷。

    阿火后來也跟來的成年人們說了,但現在人太多了,阿火憂心忡忡。

    就在這時,阿森帶著大巫和幾名村中戰士過來了。

    村人看到大巫表情十分嚴肅,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正要行禮。

    大巫抬手,手指放到唇邊,示意他們不要出聲。

    大巫走到阿火家院落外,看到舒展在制作藥劑,也沒有進去打擾,就站在門口看。

    看熱鬧的人連忙讓出最佳觀看位置,大巫也沒客氣,他也想從舒展身上偷學一點。

    舒展知道有人圍觀他,但阿火家里面積太小,又不是特別明亮,他只好選擇在院子中制藥,還好他控制能力不錯,并不怎么害怕嘈雜。而且他確實有炫技的意思,不這樣,別人怎么能快速認可他這個天殘的制藥能力,并同意讓他試藥?

    等看到大巫過來,舒展加快了手中速度,有工具幫忙,同樣的藥劑,只要材料充足,初級及以下,他能一次性完成十支到二十支。

    大巫看舒展一次性做出的藥劑數量,眼睛都瞪大了。

    這、這真的是學徒?!

    看到這樣炫技的舒展,大巫打消了原來的想法。他剛聽到阿森說舒展問阿火要不要試藥時,他很生氣。因為他覺得舒展一個藥劑學徒,肯定是制作藥劑能力不足,制作的藥劑的藥性也不穩定,這才想要找人試藥。

    可現在看到手法那么純熟、能量鎖定那么完美、且一次性能做出這么多支藥劑的舒展,大巫的想法變了。他想也許這個天殘藥劑學徒真的能給他們阿火、甚至給他們村帶來奇跡也說不定。

    這就跟一個不會做菜的人隨便做出一道菜讓你試吃,和一個特級大廚做出一道新菜讓你試吃,那意義和試吃結果自然完全不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19-11-29 14:09:32~2019-11-30 12:13: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雨青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jcchen、□□魂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cchen 2個;小風、青月宇冥、cc和阿翡、冰糖葫蘆、胖丫?、黃金包子鋪、西瓜西瓜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冰糖葫蘆 120瓶;cc和阿翡 88瓶;霄霄愛吃糖 60瓶;_zorua、冷月星、逆時空 50瓶;我是一只小天使 47瓶;池碎影、蘿卜愛吃兔、葉子 40瓶;彌彌虎虎 31瓶;冰糖葫蘆酸、吳素芬、小白菜、蕓蕓 30瓶;大大大~蔥頭兒~ 29瓶;曉霧、連三朵 25瓶;波板糖、six、猶大、風zhi雷、小朱、細致、dondon、阿岑、無毒蔬菜 20瓶;saya、青貓姑娘、水滴、27738166、黃金包子鋪、順心、arashi1212、西瓜西瓜、做夢都在玩、allthat、玖玖、陌路~塵埃、古玩寶齋、為看書來打游戲、狐貍愛竹林 10瓶;核桃酥餅 9瓶;burzumdark 7瓶;黑芝麻湯圓、23558706 6瓶;xixi0604、青鋒君、tongvoice、我的心、青衫翠影、yu、醬油、燕 5瓶;涼茶 3瓶;疏霓、菜丫丫、小七 2瓶;ares 靜靜、帥、白又白、小愛、貓影影88、胤兮、21064336、雪馨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