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7878小說

第38章 目的達到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惠老大囧:“呃……”
    “看在與惠子莊子于雀閣高談闊論之緣,觀、津、衍等兩百里地,孤便不要了。”林牧又說道,惠老一聽心中長落下了一口氣,但一句“不過”又讓他提起了嗓子眼。
    “惠老稍安勿躁。”林牧看他這般模樣有些哭笑不得,見此狀的惠老也倍感尷尬,儼然成了驚弓之鳥,受不得刺激了。
    “這兩百里地孤可以不要,不過……”林牧說出了另一條件,道:“此番我晉國傾巢出動,又值春耕之際,損耗無數,梁國得賠其損耗。”
    合著你在春耕之際不惜而傾國出兵怪梁國咯?惠老欲言又止,靜等下文,現在是人為刀俎啊。
    只見林牧侃侃而道:“梁國想要換這兩百里地的大城小邑,需無條件額外奉送糧草三十五萬石、十萬金、三千精匠、黑金甲胄兵器五千,是全套裝五千!”林牧多提醒一句,“如此方可換地二百里。”
    每說一項,這惠老心中便猛跳一下,在滴血!
    簡直大開虎口。
    三十五萬石糧食足以夠一萬大軍一個月的消耗,再加上一筆巨款十萬金,三千精匠幾乎拿了梁國的十成有二,還有全套黑金甲胄五千,這是黑金甲胄,不同青銅甲胄。
    黑金便是黑鐵,便是鐵器兵甲,鐵器在這個時代可是稀有品種,強盛一時的梁武卒裝備的便是黑金甲胄。
    “回晉王,這三十五萬石糧食梁國拿不出來,黑金甲胄也拿不出五千全套,三千精匠與十萬金尚可不變,這糧食減至十萬石、黑金甲胄換成青銅甲胄全套,一萬套,如何?”惠老仍舊想要爭取一些。
    “不可!”林牧言簡意賅的說。
    “再增送美人舞姬三十!”惠老討價還價說道。
    “孤亦是聽聞梁女多美艷……”林牧僥有興致的這么說,惠老以為可以打動正直血氣方剛之齡的林牧,卻不料其忽然搖頭:“不需要!”
    “梁國連年征伐,拿不出來啊晉王!”惠老頓時又急了。
    “如此,那還是獻地算了!”林牧漫不經心的說道。
    “……”惠老。
    梁國的確連年征戰,不過林牧對梁國的底子還是有信心的,光看現在的天下第一城大梁城的繁華就能說明,人口近四十五萬之巨,是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城,加之梁國雖然地處四戰之地,卻也是富庶之地。
    林牧還想著是不是要少了呢。見惠老不語,林牧也沒多大耐心了,“惠相。孤言盡于此,賠償事宜斷不可讓之。如此爭論不休下去,惠相委實有怠慢而貽誤我軍戰機之嫌。惠相已看到大軍拔營,今日若無答復,明日必是攻城之日。孤已擬定好文書,明日便派特使前往越國借兵。”
    說罷,林牧看向惠老,悠悠然的說道:“屆時,無結盟而自聯,天下分梁,再無回旋。”
    惠老看向林牧時,后者正好端茶輕輕吹著。
    茶,千年之前便出現,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茶蜜,皆納貢之。到了戰國時代已經逐漸興起于上流階層。
    端茶!
    送客!
    林牧這番舉動再明顯不過了。
    “唉!”聞此言見此狀,惠老便知道這是林牧最后的底線了,“如此,便依晉王罷!”
    林牧當即把茶放下,笑哈哈的大聲道:“來人,擺宴,孤要與惠老暢談,坐而論道!”
    僥是心性非一般人的惠老看林牧這番舉動也在心中大罵一番無恥之尤,卻連忙起身,“謝晉王盛情,鄙臣國事在身,不便久留,既然事已談妥,鄙臣便回去復命了。”
    “也罷!孤便重擬國書!”林牧點點頭,之前那是客套話,這桂陵之地下邊埋著數以萬計的疆場尸骨,他也巴不得快點離開,便道:“來人,讓曹大夫來見我!”
    一番交代,曹彥再次隨同惠老返回大梁,按照后世來說便是簽訂協議條款了。
    彼時,惠老離去不久,林牧再次召集諸將,贏戰寧元等將領進賬之后,便看向寧元,“上將軍,傳令三軍,擇日班師回朝!”
    “什么?班師?”寧元和一眾將領頓時議論紛紛,這還沒打就回去了?
    “贏戰聽令!”林牧又道。
    “末將在!”
    “班師回朝之際,率精銳八千與宿胥口渡河水北上,于業城古都外駐扎聽候!”
    “末將領命!”
    “這……”寧元看著贏戰走出大帳又回頭看向了林牧,“王上,這這……就這樣還都了?”
    “不然呢?”林牧反問,愜意的坐下來才說道:“謀國伐交,下下之策攻城也,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上策。今我大軍兵屯桂陵而遙望大梁,梁恐之故以割寧新中、中牟、殷墟、虛、黎、業城等地,不費一兵一卒盡得大城小邑地兩百三十里,為何攻城?”
    “啊——?”一眾將領吃驚的下巴都快掉出來了,只是過來走一遭,打都沒打就收回失地了?太夢幻了,五萬大軍乘興而來,都在磨刀霍霍,上下一心而等著一場決定命運的大戰呢。
    “王上英明!”“恭賀王上!”
    反應過來的一眾將領紛紛單膝屈身而姜聲道,寧元的內心五味雜陳,這樣的君主即讓他興奮又讓他不安,興奮是因為君主正在一步步展露雄主之姿,追隨之定能扶搖直上,不安之處亦是因為如此,王上若是雄主,豈會容忍三卿把持朝政,控晉國命脈嗎?
    矛盾中的寧元有意識的掩藏了一些情緒。
    “命斥候快令傳于鎮守首陽的左司徒。出征大捷,盡收地兩百三十里,大軍不日班師回都,并令其著手官吏準備接收失地,予以治理之……”
    “眾將聽令,姜卿攜國書回營之際便是大軍主力班師之時!”
    “末將遵詔!”
    ……
    曹彥再次入梁國都城大梁,惠老回都復命,林牧的要求不出意外的同意了,老梁王看到惠老爭取到了半數重要城池兩百多里地,頓時大喜過望,仿佛忘記了那四百多里地的城池小邑本就是梁國控制的。
    幾番落差,能夠喜出望外倒也可以理解。
    額外的賠償雖然肉痛,但梁國還是有底子的,消耗品用沒了便沒了,有城有地以后都可以源源不斷補回來。
    曹彥回營之日已是十日之后,隨同而行的是連成一條線的糧草物資,遠在桂陵之地的林牧都能看到浩浩蕩蕩的隊伍,看的林牧兩眼放光。
    “好你個惠老在孤面前哭窮,沒想到梁國打了這么多年還這么肥,這么快就備好物資了,早知道該多敲詐一點了。”林牧望著長長的隊伍咧嘴笑道。
    再遙望大梁城所在方向,不免想起了梁都的歷史,整個大梁城在后來被梁國打造成了鐵桶一般,囤積的糧草無數,這些都是當初兩次圍攻大梁的教訓而導致的。
    現在,除了孫臏兩次圍攻大梁,加上這一次林牧又故伎重演,三次圍攻大梁。
    被圍怕了梁王恐怕要把這都城打造成鐵桶中的鐵桶,林牧想起竹卷之上秦攻梁國至都城大梁,秦將王賁看到固如鐵桶般的大梁城便知道強攻基本是個絞肉機,城墻不但堅固,梁國瘋狂囤積糧食,數年都不愁吃喝,便是意味著數年都不一定攻得下來。
    大梁城被打造成這樣的鐵桶,孫臏兩次圍攻起了莫大功勞,現在又有林牧來了個第三次,估計要成真鐵桶了。
    倘若這大梁城要是換個位置或許會成為真正的鐵桶,然而最致命的是其地理位置,林牧記憶猶新,秦國大將王賁率軍至大梁,破此城使用水淹大梁的策略致使這座銅墻鐵壁不攻自破。
    大梁城打造的再堅固卻也是枉然之舉,此城在地勢上便是先天不足,城北便是河水之濱,河水洪流距離大梁城數里之外浩浩蕩蕩而過,而大梁城的地勢遠低于黃河河床高度,其致命的弱點不言而喻。。
    林牧收斂思緒,轉身而回帳。
    “傳令三軍,翌日班師還都!”

本站域名變為  www.lrrnlh.icu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全民来捕鱼外挂